西北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完结篇



自那以后,大江山没人敢主动提及那天的事,谁都知道茨木平日里对妖狐宠爱到了一定程度,可那天暴走险些要了妖狐命的也是茨木,若不是酒吞在场,恐怕是没人能阻止。

“茨木!”

酒吞和茨木刚从外面回来,就听见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只见妖狐光着脚嗒嗒地跑过去,一下扑进茨木的怀里。

“妖狐…”茨木倒是习惯性先蹲了下来,将对方搂进怀里,只是脸上不自觉地轻轻抽了几下。

妖狐不管酒吞还站在一旁,也不顾茨木是否在意,他捧起茨木的脸就亲了上去。茨木一顿,心里闪过一瞬的惊讶,眼里留下的是更多的无奈。这已经不知道是妖狐第多少次这样了,但逐渐反常的行为,茨木心里完全明白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身体里充斥着...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妖狐坐在屋里,外面淅淅沥沥地连续下了好几天雨了。这是自那天以后又过了一周,茨木童子依旧没有任何消息。阴雨连绵的天气让妖狐整个人都变得异常清醒,雨水溅起的凉气只会让他想起在村庄里阴冷的五年,他无法闭上眼,只能数着时间煎熬地等茨木回来。

“快快!”
“茨木大人回来了!”
“去找莹草!”

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着慌张的叫喊,安静的大江山一下子炸开了一样。妖狐从床上翻身而起,打开门,眼前一闪而过飞奔的莹草。他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去,赤脚跑在雨水打湿的走廊上。

等妖狐跑到正厅,眼前已经被围得层层叠叠,水泄不通。不少小妖回头一看,脸上是又惊又惧,身体下意识地向后退去,硬生生让出一条空道。...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呆在大江山的时日越久,妖狐就渐渐发现,茨木对酒吞的感情似乎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酒吞?”妖狐坐在走廊上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与其一个人胡思乱想得不出答案,还不如问个明白。

茨木转头有些疑惑地看向妖狐,他没想过对方会突然这么问,还不等他作答,妖狐就接着说:“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独作一方。你甘愿在别人脚底之下吗?”

换做是其他人,茨木可能就已经动手了结掉对方的生命了,但不知为何,从妖狐嘴里问出来时,他竟内心生出一丝欣喜。茨木低笑说:“挚友不一样。没有挚友,就没有如今的吾。”

“妖怪只不过是这世间的万物生灵之一,若不想被欺凌,就需要强者的引领,挚友再适合不过了。”...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六.

“抱歉啊茨木,中午擅自就跑开了。”

妖狐整个身体都陷在黑暗里,唯独稍稍抬起的眼睛,闪烁着金色的弧光。茨木在冷泉里想清楚了很多事,唯独无解的就是该如何启齿留下妖狐的目的。说到底,他自己也察觉到了内心本不应该出现的多余的怜悯心。

多余的。

至于何时?何地?为何?茨木无法给出任何的答案。只是在把妖狐抱在手上时,曾生出过不如就这样活一百年死去算了的念头,虽然可能只是一瞬,可能微小到自身都难以察觉,但这个念头的确出现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茨木,你还在生气吗?”
妖狐走了上去,双手牵住茨木的手,就如同惹了大人生气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求得原谅。

茨木这才回过神来,低头便看见妖狐那双桃花眼...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年龄差,妖狐小很多。



清晨,茨木一如既往地来到了妖狐的房间。连着近一月,妖狐的起居几乎都是茨木亲自负责,除了还在喝内服的汤药之外,可见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不少。

滑开门,茨木发现妖狐似乎还未醒来,他放轻脚步向床榻走去。果不其然,妖狐闭着眼睛,侧身靠在床的角落。

“妖狐,该起来了。”茨木喊了一句。

床上的小妖怪没动,只有身体随着微弱的呼吸上下起伏,纤长的眼睫毛也微微抖动着。

茨木叹了口气,俯身下去单手撑在妖狐身畔,小声地说道:“妖狐,时候已经不早了。”

妖狐的眉头动了动,夏日的炎热让他有些难受。随后慢慢翻过身来,他尝试去睁开眼,刺眼的光亮一时间很难去看清来人,但他知道是谁。在迷糊的...

茨木童子x 妖狐
OOC 私设有
有年龄差 妖狐小很多



时间被拉得很长,等太阳落下山头之时,月亮才从云霭之中慢慢苏醒。

夜晚妖狐躺在床上,他伸出双臂,在微弱的月光之下,盯着自己满是伤痕与纱布的身体。

“活着…出来了…”他低声地自言自语道。

之后几日,妖狐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拒绝上药,拒绝吃饭。偶尔路过的小妖碰见坐在廊道上的妖狐,都被他犀利而又冷漠的眼神吓得不敢靠近。大江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传起妖狐是酒吞和茨木找来的第三把手。毕竟,不论年龄还是个头都还很小,可眼里早就缠绕着杀人与嗜血的寒意,不寒而栗的气质与酒吞茨木极为相似。

“他不肯进食,也不再喝药,身上的伤口要是再不处理估计对日后都会有影响。可只要强迫...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有年龄差 妖狐小很多



声音倒是很像徐徐的微风,疏离却又不失礼貌。

二人立马转身,便看见一个樱色长发的男子,单眼环裹着纱布,高高地立于树枝上。只见他一跳,轻巧地落了地,木屐发出一声脆响,连带着披在肩上的外套也飘了起来。

“一目连,山下…”
茨木想着提醒对方,可心里又顿时疑惑起来,因为一目连不可能不知道此时山下的状况。

他身型一顿,温柔的眉眼里一晃而过的无奈与难过,随即摇摇头平静地说:“我,没有办法。”

“哦?对方什么来头,很厉害?”酒吞一听甚是好奇。

一目连力量也堪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妖怪,而且又是神堕落而成,他怎么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对方会是何方圣神?

一目连抬起头,眼睛下意识瞟了...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等莹草匆匆赶回山顶时,本乖巧可爱的脸蛋上因山脚的厮杀而沾了几滴鲜血,睁大的瞳孔里也露出几分狰狞。

“茨木大人呢?”
她弯下腰,大口喘着气。眼睛仔细瞅了一圈周围,火光鳞鳞之下却没见到茨木的身影,只有一众小妖怪慌张地在那里跑来跑去,似乎是在想办法灭火。

她随手抓住一个路过的小妖又问了一遍。

“茨木大人…大人他进去了!”
那小妖怪颤颤地答道,脸上露出半分惊恐半分焦虑。他抬起的手指向了眼前这个烧得已经看不出是什么的房子。

“啊?”莹草立马瞪起了眼睛,声音都不自然拔高起来:“不见了一个酒吞了!还准备再死一个茨木?!这大江山是不想要了??”

“可…我们哪里拦得住…茨木大人一听妖狐大人还在里...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冷到北极圈的邪教只能再次自割腿肉…

一.

阴阳两界大乱,混沌难分。一夜之间裂开的缝隙里,肆意弥漫出瘴气,随着时间,逐渐遮天蔽日,泛滥地侵蚀世间万物。那惨绝的景象犹如盛开在人间的彼岸花丛,妖冶之中渗透骇人的死气,宛如血河一条流淌在人间大地之上。

大江山地界,素有难进也难出之说,不仅是因为有闻风丧胆的鬼王坐镇,更多的则是因它坚如磐石的结界。所以这魑魅魍魉已经连着异动好几月,大江山依然算是相安无事的地方。

无论山川还是河海,领主只要有一丝掉以轻心便被那像是饿了几千年的妖魔拆吃入腹,殃及到的妖怪只多不少,他们全然被瘴气所污染,不是死无全尸,就是成了行尸走肉。

妖怪,虽说大多狡猾邪恶好坏...

> 茨木童子x妖狐
> ooc 私设有 HE
> 隐晦含有 阴阳师(非晴明)x妖狐
> 完结篇

# 第十章
“好久不见?”男人愉悦地问候道。

妖狐不想说话,只是低头,地面上尘土石子交错,下跪的膝盖被磨的刺痛。

“还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男人习惯了妖狐的沉默,只是接着自顾自的说。

他伸出手,挑起妖狐的下巴。妖狐没法反抗,因为胸前在一踏进这个幽暗的巷子的瞬间,就被贴上了阴阳师的鬼符。

“许久未见,又漂亮了许多,真是令人嫉妒。”

“你想干嘛?”妖狐终于忍不住开口,不再是往日那般小心翼翼,言听计从。

男人看着妖狐金色的眸子,虽说还是沾染了几分恐惧,但大多数是浇不灭的顽强。

“你现在的表情就和刚刚认识...

1 / 3

西北

冷cp爱好者/没有洁癖/吃我安利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