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唐昊x林敬言


OOC OOC OOC


最近在补POI…所以有了这个脑洞,emm 依旧自己爽系列,没啥逻辑。


【YOU CAN NEVER FIND ME】


深浅不明的昏暗,只有几台显示器发出的荧光照亮了半个房间。狼藉的杂物堆积满地,四周的墙面也贴满了字条。除了主机转动的声响和平缓的呼吸交错,这里再也听不到一丝多余的声音。


突然,其中一块屏幕上弹出了固定频道的对话框,坐在电脑前的一人将目光移了过去。他一边手放上键盘回复着消息,一边回身踹了几脚——相连的床上还躺了一人。


「国立美术馆,今晚价值三千万的画进馆拍卖。有黑帮盯上了运画的货车,消息来...

唐昊x林敬言

OOC

三观不正 双出轨相爱

三观不正 双出轨相爱

很人渣,只是自己爽,接受不了不要点开...


这里

唐昊x林敬言


好烂一辆自行车


*预警:PWP、BJ、DirtyTalk(你是有多喜欢这个)、炮友、彼此不是初夜


大概就是,小狼狗被老司机套住而不自知。


OOC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053222


唐昊x林敬言

AIx博士


OOC OOC OOC


(4)


林敬言那日之后便恢复了日常工作,选择继续为HX集团提供研发技术与资料。他整理完今天最后的数据,脑袋因为胃痛而有些发晕,便没有收拾就起身离开了实验室,随后不出意料地在自己房门外看见了等候的TSD-100。


“博士,您又没吃饭吗?”


“别随便分析我的身体状况。”林敬言扶上门把,手指捏紧得顿了下,又转身柔声说,“抱歉。”


“博士不用道歉。”TSD-100毫不在意,“那您想吃些什么吗?”


“不用了,明早6点叫我起床。”

“好的,博士晚安。”


深夜,林敬言看上去已经睡熟了...

唐昊x林敬言

AIx博士


OOC


(3)


南街是市中心一条夹在酒吧街里的小巷,唐昊慢慢走着,眼神单薄,脑海空洞,他单纯地执行了那条指令,按照林敬言说的去找那个熟人。


巷子很短,一眼能看出地下室的入口。灰尘堆积的楼梯,墙面斑驳得掉了白皮,难以想象这是属于这个城市的一部分。唐昊直视前方,走下去时看见地下室里只有一处挂着牌子,屋内的灯晕染出一点暖黄,他过去敲了敲摆放在外的玻璃柜子。


坐在里面的人起身,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几秒后那人开口问:“买烟?”


话问出了口,唐昊却一时间没能回答上,眼前这个看似青年的人却和自己一样,是台机器。


“买不...

唐昊x林敬言

AIx博士


OOC 


(2)


城市仿佛是有生命的,能聆听到人类的话语,汽车呼啸而过的驰骋,风带动树叶的沙沙声响。霓虹的灯光落在繁华热闹的街道,蹿动的人群游离其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感扎根在土地里。


却一切都和唐昊无关。


他靠墙坐在地上,缩在一条野猫都不会光临的小巷里,四面八方是笼罩而来的昏暗,周身的温度连同他体温一样冰凉。如同坏掉了般一动不动,只有在每隔好几分钟时,能看见他摊开掌心,缓缓地活动指节。


唐昊的视线描绘着手指修长的线条,林敬言的手也同样清瘦好看。


但那双手,最后将自己推了出去。


“快逃,这不就是你...

唐昊x林敬言

AIx博士


看LDR的脑洞,无病呻吟的我又来了,不会很长。

OOC OOC OOC

有原创人物


(1)


“不用担心。”


林敬言捏在门把上的手更紧了,来自唐昊的安慰却是没能缓和他任何的不安,黯淡的眼神里有一种坠崖得难熬。唐昊伸手抚了下林敬言的脸颊,斜了一眼墙角的方向,转身先走进了面前的另一扇门。


耳边随即响起在场第三人的声音,“我可不认为机器人会说这样的话。”


“人工智能可以判断人类的情绪。”林敬言紧锁住眉头,咬字极重地陈述了一个谁都明白的事实。


那人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扬起下巴示意着说:“进去吧林博士,生气是会影响测...

唐昊x林敬言

黑道paro


OOC OOC OOC


第二十七章


两三步逃出来的林敬言迅速扣好门,靠在墙上深呼吸着。他称之为逃,是因为害怕自己再多待一秒就会心软,多看一眼就会妥协,他压抑着疯狂的心跳,责问唐昊一句就慌张地逃走了。


他回头看向传来话音的房间,停了良久起身离开。路上,车不自觉开得很快,距离已经很远了,心跳却迟迟平稳不下,一股莫名的紧张和焦虑蔓延在胸口,脑海里反复浮现自己的声音。


——“唐昊你把我当什么了,说滚就滚,说留就留?”


捏住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林敬言不知自己怎么就说了这样的话,面对唐昊他从没有考虑过这样的奢望。虽说也阴差阳错地达到了他的...

唐昊x林敬言

黑道paro


OOC OOC OOC


第二十六章


一早呼啸的那位助理女生日常去给唐昊报告行程时,发现对方躺在沙发上,双眼紧闭,面色苍白,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老大?”她放轻声音试探地问。


对方闻声坐起身子,睁开那双带着疲惫与困倦的眼睛,仿佛已等了许久地说:“你来了?带我去资料室。”


“好…这边。”助理也不敢多问,便带着唐昊朝四楼角落一间不起眼的房间走去。


这些天,唐昊着了魔似的每天都去墓园,呆在林敬言的墓碑前一跪就是大半夜。他不敢回家,踏入玄关心脏就如同被诅咒般有种爆炸的疼痛感。但墓碑是块石头,不论何时去摸都是冰冷至极,唐昊靠在...

唐昊x林敬言

黑道paro


OOC OOC OOC


第二十五章


叶修联系了孙翔,都锁好门准备去停车场,耳边突然传来动静,转头就看见林敬言扶着墙壁,步子极慢。他顿了下,很快走上前,发现那人一脸憔悴,眼神也是空洞无力,琢磨着奇怪地问:“怎么了?唐昊他…”


早上唐昊来嘉世抢人,虽然不知对方是怎么查出林敬言未死的真相,还有藏身的具体位置,但叶修并不好阻拦,最后只好看着唐昊把人带走。


“我没事,只是有点发烧。”林敬言摇摇头,声音微弱得像是只吐出了气音,“但唐昊…知道两年前老板是被我所杀的了。”


“他猜到了?”叶修皱眉。


“我估计是顾绍远说的。”林敬言难藏自...

1 / 13

西北

漫长沉默,镜里拈花,
他们之间隔着挥散不掉的雾气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