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爱恋 茨狐

>茨木童子x妖狐
>短篇 一发完结 私设有
>我流茨狐 ooc
>HE (对!终于不虐茨木了

#
妖狐转身之前,茨木拉住他。手环过妖狐的脖子,把脸埋起来,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别这样,茨木。”妖狐轻轻推了推茨木。
“可…我真的…很喜欢你…”说话间,湿热的呼吸撒在妖狐的颈窝里。


晴明捡到茨木时,才不过一个半大的小孩。被托付给妖狐之后,才渐渐的强大起来。现在看来,算是脱胎换骨之变吧。鲜艳的红发,高束起的马尾,体格同大妖一般强壮,身高早已超过妖狐一个头。最令人欣慰的是,妖力浩大,一只手便可使出毁天灭地的死亡之手。一切都令人羡慕,茨木自己也是非常骄傲,黑金的瞳孔也不时漏出自满的情绪。

但这些,唯独在妖狐面前,茨木觉得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够。

妖狐带出来的妖怪,只多不少。在他人看来,只不过是一个水平高于常人的狐狸罢了。可在茨木眼里,妖狐的身影,他这辈子都难以企及。

战场上,执手折扇,便可呼风来,呼风去。明明是大自然里的温柔风,到了妖狐这,便成了滴血的无情。往日里的轻风,化为一道道银光利刃,伴着寒意,狂肆的掠夺他人的生命。

茨木被这个名叫妖狐的妖怪深深吸引住,那股强大,傲立于自然之上。

当他分享给其他妖怪时,得道的回应却截然相反。他们说,寮里比妖狐厉害的妖怪很多,比如妖刀姬,一目连都是一等一的大妖怪。妖狐要是放在百鬼中,只不过是九流之辈。
茨木却一直摇头,嘴里重复着你不懂。

后来,茨木一直随妖狐,御魂塔,觉醒池,日复一日,不曾间隙。
在卷起的狂风中,妖狐的金瞳泛出血光的杀意。嘴角上扬,眉毛有意无意的挑弄,眼尾的红痕鲜艳无比。当一个个妖怪倒下之时,妖狐就越兴奋,周身浓烈的妖气,肆意蔓延。回过神来,眼前一片血肉模糊,血流满地还冒着袅袅白烟。
可妖狐呢?眼里尽是轻蔑,挑起下巴,高高在上的俯视一切。虽然折扇挡在脸上,可茨木看到了上翘的嘴角,和舔舐嘴唇的舌头。
茨木终于明白,自己为何如此迷恋妖狐。与常人不同的能力,与常人不同的神情。虽被晴明收服为式神,但嗜血,杀人,狡猾,轻蔑,作为妖怪的一切,妖狐一样也没少。从此,茨木的眼睛再也没离开过妖狐。

妖狐带的妖怪很多,茨木只是其中之一。妖狐对这晴明给的差事,没有抱怨,也没有叫好。他总是游刃有余,重复做着单调的事。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无所谓一切,妖狐的眼里只有自己,只有杀人的快感。

茨木为了得到妖狐的注意,变的越来越勤快。本就天赋异禀的他,努力起来,差距一下子就和其他妖怪拉开。所有人都在称赞茨木,直到成为了能独当一面的妖怪。可妖狐未曾多看茨木一眼,这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成长期,茨木没有感受到来自妖狐的任何多余的关照和注视。

来自所有式神的赞叹声中,茨木看见了妖狐离去的背影。只有他自己知道,这还不够,他一点也不强大。他就这样把这疯狂的迷恋,变成了窒息的爱。

从那时开始,茨木的脑海里只有妖狐。

他喜欢妖狐,喜欢他超过一切,占为己有的欲望随着时间变的强烈。他不想妖狐再去带妖怪,他只要妖狐看着他一人。他讨厌别人对妖狐拉拉扯扯,他喜欢的人,只有他可以碰。可这一切,都只是茨木的臆想。

----------
夜晚,妖狐靠在樱花树下。双目紧闭,不知是睡觉还是醒着。茨木在远处就瞧见了,鬼使神差的走上去,在妖狐旁边蹲下。白皙的脸蛋上生得一个个妖媚的妖纹,茨木越靠越近,他想仔细数数妖狐纤长的睫毛。

妖狐眼睛忽然一睁,那一瞬间,眼里只有彼此,同样的金眸,相互辉映。

茨木还是第一次和妖狐这么近,结果第一次就被妖狐抓了个正着。茨木被这一睁,吓的跌坐到了地上,眼神慌乱的四处飘荡。
“茨木离这么近,我脸上有什么吗?”妖狐倒是一脸平静。
茨木偷瞄了一眼妖狐。夜月下,妖狐显得更加妖媚,唇红齿白,声音镇静的如一股冰潭,勾的茨木神志不清。
“没有…”茨木小声答。
“那我先回去了,茨木也早点休息。”
那天晚上,茨木躺在床上。脑子里重复着刚才的画面,妖狐忽远忽近,声音或轻或重。茨木下面硬的发烫,情欲热的烧身,最终没忍住,想着妖狐,第一次自渎。

渴望妖狐的心愈演愈烈。每每见不到妖狐之时,茨木就焦急万分,好想下一秒世界就会天崩地裂。
茨木开始和妖狐一同吃饭,练习。妖狐参战时,也申请随同。闲暇时,陪妖狐去山下的集市消遣,买东西。

----------
夜晚的集市,喧嚣热闹,灯火通明,小店也玲琅满目。不少妖怪幻化成人形,游走其中,茨木和妖狐亦是。
“你最近经常来找我啊。”妖狐提着刚刚钓起的水球,笑着问茨木。
“是的!你讨厌吗?”茨木担心地问。
“怎么会?带过这么多妖怪,只有你长大后,还记得来找我。”妖狐耸耸肩。
茨木一下子激动起来。这么说,在妖狐心里,他是特别的,和其他是妖怪不一样的!
妖狐看了看身边,小小兴奋的茨木,问道:“什么事?开心的嘴角都笑到了后脑勺。”

茨木先是定住,而后侧身一把搂过妖狐,“妖狐,我喜欢你。”在耳边又小心翼翼重复一遍:“喜欢你,在一起好吗?”声音里是藏不住的开心和忐忑,尾音都高了几个调。

“啊?”妖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的莫名其妙,“茨木,先放开。”
“不要!你答应我就放开。”
“这人多,先放开,听话。”
茨木慢慢放开手,直勾勾的看着妖狐,有些生气的说:“你讨厌我。”
“我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这不一样…”妖狐有些无奈。
“我哪里不够好?”
“你挺好的。”
“那为什么?”
“这事…不能勉强啊。”
茨木低下头,没再说话。妖狐拍了拍他的背,就往阴阳寮方向走去。

几天下来,茨木躲在房间里,不吃饭也不出战,好多式神来劝也没用,连晴明也吃了闭门羹。 茨木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这样算是结束了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我才说出自己的喜欢,就被拒于千里之外。想着想着,眼泪都流了下来,睡意也随之而起。梦里,妖狐在战场上潇洒自得的身影,伸手却一触即碎。

早晨,阳光透过纸窗,细细的光线汇聚,扩散,再汇聚。漫天尘埃,星星点点。茨木慢慢睁开眼,额头细汗密布,他捏了捏太阳穴,适应着清晨的光亮。

茨木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肚子已经饿到要走不动路了。正准备去吃早饭,才踏出房门半步,就碰见了妖狐。
“妖狐…”茨木一怔。
“茨木啊,早上好。”妖狐笑笑。
这个笑颜,好久没见到了。还是弯弯的眉眼,熟悉的嘴角弧度。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茨木这样想着。
“一起吃早饭吧!”茨木忽然开朗起来,大胆的邀请。
“嗯,好。”妖狐点点头。

---------
接下来几个星期,如同恢复了往常一样,仿佛集市那夜并没有发生。只是茨木越来越黏妖狐,妖狐倒觉得像是旁边多了一只大型犬。扇子坏了,茨木出钱买了好几把让妖狐选。隔几分钟,就从袖子里变出小糕点,塞到妖狐嘴里。日子算是过的平淡惬意。

一天中午,妖狐和夜叉在庭院闲聊。妖狐笑的很开朗,阳光下,真真的像只小狐狸。那是茨木没见过的一面,很嫉妒。中间,夜叉时不时会拍拍妖狐的腰,妖狐也会肢体回应着夜叉。
茨木实在是忍不了,从旁边走上去,一把牵过妖狐的手,拉着他就向外跑。
“喂你干嘛!”夜叉吼道。
“不关你的事!”茨木头也不回。
被拉扯的妖狐,挣脱不了,说着:“茨木…快放手…”
一会就绕到了后院,这里平时没什么人来往。
茨木转过身,生气的哼了一句。
妖狐似乎没听见,只是低头揉着手腕。
茨木意识到自己用力过大,立马一脸歉意,小声地问:“疼吗?对不起,力气没控制好…”
“你啊。”妖狐用手指戳了戳茨木的额头。
“夜叉喜欢你?”
“…怎么会?”
“那就是你喜欢他!”
“别乱说。”
“我不喜欢他们离你这么近…”
“哎,大家都是朋友。”
“可我喜欢你。”茨木扶上妖狐的肩膀。
妖狐低着头不讲话。
茨木别起嘴:“试试不行吗?”
“这不是试试的问题…”
“喜欢你。”
“茨木,你再这样,我们就不要再讲话了。”妖狐挣开茨木的手,转身就走了。
只留茨木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后院,明明是春日里的微风扫过,却割的人生疼。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便到了夏日祭。虽说是人类的节日,但妖怪们也早早的期待起来。寮里的气氛渐渐的热闹起来,女孩子们早早就在准备装饰寮的饰品。

当天晚上,寮内的大厅,围坐着所有式神,唱歌跳舞,喧闹声传遍了小半个山头。妖狐周围不停的有人转悠,一会女孩子过来嬉戏,一会男孩子过来敬酒。夜叉还靠在妖狐身上,不停的给他灌酒。

相较远处的茨木,一直盯着他们。因为酒,妖狐的脸颊染抹了几片粉红,眼神透出几分迷离,加上窄腰翘臀的美好身段,这场景十足香艳。

茨木咽了咽喉咙,烦躁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那之后,妖狐并没有不理茨木,反倒是茨木生了闷气,像赌气一般故意避开妖狐。可他的喜欢只增不减,先前每天作伴还可缓缓想念。可现在好几天才见一次,又不讲话,茨木的心,痒得难受。这段喜欢,来的挺痛苦,永远只有自己一人在追逐,妖狐怎样都不肯领情。好累,只有他一人在努力。但每每看到妖狐之时,放弃的念头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是他喜欢了这么久的妖狐,他的每一寸,每一处都令人着迷。

茨木脑子里接连不断的自我轰炸,酒一杯又一杯,越喝越多。眼前开始变得模糊,耳边嘈杂的声音变得若隐若现,可脑子里还是只有妖狐,嘴里也开始嘟囔。

“喂!”夜叉使劲拍了拍茨木,可茨木醉的有些不省人事,嘴里一直念叨着妖狐的名字。
“他一直喊你诶。”夜叉看向妖狐。
妖狐叹了口气,摆摆头,说:“你先回去吧,我来。”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宴会都结束好几个小时,连最后收拾屋子的纸片人都回去了。
“茨木,醒着吗?知道我是谁吗?”妖狐拍了拍茨木的脸。
“我…知道!你是…妖狐嘛…”
“很晚了,这都没人了,回房睡觉吧。”
“不要!我烦你!”
“好好好,先回房。”
“不…我还是喜欢你。”茨木说这话时,还重重的点了点头。
妖狐知道茨木醉了,也没多在意。弯下腰,准备去扶茨木,可哪想到,茨木一拉,便把妖狐圈在怀里,手箍紧妖狐的腰,让他动弹不得。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躺在地上。茨木呼出的气息,带着凉凉酒味,惹得妖狐也染上几分醉意。
“好了,茨木快放手。”妖狐伸手去解茨木的手。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你醉了…”
“我没有!你快说!”
“我说了…不能勉强。”
“你放屁!”
妖狐又是沉默,每次一说到这里,妖狐就会沉默,然后闹的不可开交。
“妖狐…求求你,喜欢我一下不好吗…”
“茨木…”妖狐看茨木的眼睛都红了,估计再一会就该哭出来了,“我们坐起来说。”
茨木很听话,立马放开了妖狐,并坐了起来,但歪歪倒,身体晃啊晃的。

茨木似乎看到了妖狐脸上多了几分抱歉,随之他慢慢开口说:“茨木你作为大妖,往日之事必将过眼云烟。我只是很普通的狐妖,一点也不值得。以后,你会遇到和你相配的。”
“结果…你还是把我往外推…”茨木低下头,开始喃喃:“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你在我心里,就是最强大的妖怪!我就是喜欢你,只喜欢你一人。你却一直推开我,我好痛苦,好难受,喜欢你好难…”

茨木此时泪眼婆娑,哽咽声穿堂在空旷寂静的大厅里。茨木用手擦了擦眼泪,摇晃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在身影消失的最后一刻,他侧过头,说:“我不喜欢你了,妖狐。”

第二天,茨木吃痛的从床上爬起来,宿醉之后,留下得只有头痛。眼睛半眯,观察着周围。
这是哪?好像是我的房间。
昨晚我记得,我好像喝了很多酒来着,怎么回房间了。
茨木慢慢坐起来,揉着头发,开始回忆昨天发生的事。
好像我抱住了妖狐,哎,真冲动,估计妖狐又要生气了。
茨木抬起头看向铜镜,双眼浮肿,还有点酸。眼睛肿??我好像哭了来着。
顿时茨木意识起来,回忆变得清晰。昨晚和妖狐的谈话,不断重复在脑海里。
完了,完了。我在干嘛!这下可好,怎么解释?
茨木心急如焚,他真是有一掌捏碎自己的心。
解释什么?妖狐说不定现在开心着…难不成给妖狐说,我还是喜欢你。这不是耍别人吗!
在房里思考了半天的茨木,决定还是得把话给妖狐说清楚。他茨木才不是轻言放弃的人,除非听到妖狐亲口说讨厌他,不然他不会罢休的。

可茨木在寮里转了大半圈,都没瞧见妖狐的影子。正奇怪,就看见夜叉走了过来。
“喂!妖狐呢?”
“哟,你醒了?昨晚你醉的那真是叫个丢人啊。”
“废话这么多!我问你妖狐呢?”
“他没和你说吗?他和晴明出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两天吧。”
“哦。”

----------
这两天,茨木觉得时间好像放大一般,过的极为漫长,上天一定在和他作对。他担心这两天,有人乘虚而入,把妖狐劫走了怎么办。昨晚太冲动,他不甘心。即使爱的再痛苦,只要回想起在一起的时光,他任然觉得心头一甜,这些都是值得的。

两天过后,晴明和妖狐终于回来了。
可没想到的是,晴明处于半昏迷状态,妖狐身上全是身痕。
众式神一阵惊吓过后,连忙扶着晴明转去卧室,大家询问妖狐要不要紧。
妖狐只是摆着手,笑笑说:“我没事,快点给晴明上药吧。他挺严重的。”
随后,妖狐一人,拖着受伤的腿,慢慢移动着。
忽然被一人腾空抱起,妖狐没反应过来,吓得大叫起来。
“嘁,这么重的伤,就别逞能了!”
“茨木?”
“哼。”

妖狐脱下衣服,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触目惊心的刀伤。茨木一丝不苟的消毒,擦药,包扎。腰上,手臂,大腿,小腿全是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纱布。
妖狐忍痛,一直咬着嘴唇,只是有时会漏出嘶嘶声。
茨木慢慢帮妖狐穿好衣服,过程一言不发。
这次妖狐倒是先开了口,笑着说:“谢谢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弄的全是伤!”茨木很生气,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晴明还是个人类,就他那破罩子,挡的了什么。”
“所以你就帮他挡?”
“我是他的式神。”
“那谁帮你挡!”说着,无意识加重了系腰带的手。
“疼疼疼…”妖狐叫了出来。
“啊…抱歉…”茨木赶紧松了松。
“没事。”妖狐摸了摸茨木的头。
头顶传了温热得触感,妖狐不经意间的动作,却带给了茨木极大的安慰,羞愤的说:“别把我当小孩子!”

良久的沉默。
“我特别吗?”
“又来了…”
“你回答我!我在你带出的妖怪里,是不是最特别的?”
“嗯…是吧。”
“那…你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

“爱的痛苦就别爱了,不是说不喜欢我了吗。”妖狐丢下一句话,准备离开。

妖狐转身之前,茨木拉住他。手环住妖狐的脖子,把脸埋起来,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别这样,茨木。”妖狐轻轻推了推茨木。
“可…我真的…很喜欢你…”说话间,湿热的呼吸撒在妖狐的颈窝,“我还不想放弃。”

妖狐就这样被茨木搂着,冰冻的心变得有些发烫。可能是茨木的眼泪顺着颈窝,流到了胸上,侵进了心脏。
妖狐叹了口气,拍了拍茨木的背说:“嗯,我答应你就是了。”
茨木颤抖了一下,放开妖狐,他怔怔的看着,好像没听错,又担心的问:“妖狐,你刚刚说什么?”
“傻…我说,在一起吧。”妖狐捏住茨木脸,茨木疼的哇哇叫。但他知道这不是在做梦!
“真的?”
“真的。”
“你愿意喜欢我?”
“愿意。”

茨木立马抱起妖狐,在原地转起了圈圈,
“诶诶诶!疼!伤还没好!”
“哦哦哦!我忘了!”
妖狐笑出了声,眼睛弯弯的,嘴角扬的极高。这个笑容,和以往都不同,是那个像小狐狸的笑容。
茨木觉得坚持下来真好。

---------
“我想亲你。”
晚上,茨木躺在床上,轻抱着妖狐。
“嗯。”
茨木慢慢凑上去,双唇压在了一起,软嫩细密。他轻轻舔了舔,又啃啃嘴唇。不一会妖狐嘴上全是茨木的口水,真和大型犬一模一样。茨木越吻越兴奋,全身像是烧了起来,直接扑在了妖狐上面。舌头撬开妖狐的牙齿,开始肆意侵虐。牙齿,上颚,舌头,一处都不肯放过。茨木这个吻,很粗糙,又很凶,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可妖狐也没停下,适应,回应着茨木,因为他不想再看见茨木泪眼汪汪失望的表情。

两人的舌头缠绵,唾液互换。妖狐的嘴角开始溢出银色的汁液,脸变得羞红。直到氧气耗尽的最后一刻,茨木终于肯放开妖狐的嘴唇。
茨木一看,妖狐眼神涣散,脸上堆满了潮红,小嘴微张,喘着粗气,嘴角还挂起了银丝。
茨木已经控制不住,他高兴地快要疯了,妖狐因为他变得如此美丽。他埋下头,舔着妖狐的耳朵,又在白皙的脖子上狠狠的允吸,红痕像小花一样绽放开来。手不安分的游走在妖狐的腰间,他狠狠的掐了一下。

“好了!茨木,今天就到这。”妖狐拍拍茨木,让他停下。
“可我想做到最后。”
“…你会吗?”
“我大概懂。”
“今天就算了…”
“你不爱我!”
“伤员!我疼着呢。”
“你喜欢我吗?”
“这个时候了,还问啊。”
“我害怕。”

妖狐看着这茨木的心情一会在天上,一会在地里,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轻轻环过茨木的脖子,在耳边呢喃:“喜欢你啊。不喜欢你怎么会答应你呢?”然后,在脸上亲了一下。

茨木睁大了双眼,还泛着兴奋的光,
“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好像这段时间以来,什么痛苦也没有一样。
“傻…”

“那我可以再亲你一次吗?”

茨木捧起妖狐的脸,声音沉稳而又细小,小心翼翼的模样,让妖狐的心一下跳了好几次。

“…真是栽在你身上了。”


END

评论(3)
热度(81)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