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罗生门 肆 茨狐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 罗生门 第四章
女儿节,整个平安京都灯火通明。喧闹的街道,玲琅满目的小店,着鲜艳和服的少女和芳心暗许的少年,眼里则全是欲说还休。人们川流在朱雀大道上,充斥着节日的欢快。
阴阳寮,气氛也是笑语喧哗。每个女妖都收到晴明准备的一束粉红桃花与可爱人偶。大厅里,众人脸上都笑语盈盈,耳畔也不停传来走调的歌声,眼前的姑娘们还在翩翩曼舞。
妖狐喝的有些头晕,事物变得模糊,自知酒力不乏,便揣上一小壶酒,逃之夭夭。
酒吞看着开心跳舞的红叶,也忍不住露出笑容,酒喝了一碗又一碗。一旁的茨木在厅内找寻妖狐,却发现不见踪影便开始坐立不安。这些天,与妖狐交流甚少,只怕是忘了前几日的事。
最终还是按耐不住,起了身,就向外走。
“去哪?”酒吞问。
茨木连头也没回一下,“厕所。”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大厅里。

茨木在屋檐下的走廊,围绕了几圈也找不妖狐。偶然抬头仰视,深邃静谧的夜空中,不见一颗繁星,有的只是一轮明月,孤单的挂在天空,但散发出银灰的月光,叫人惝恍迷离。
茨木一下子反应过来,向着屋顶奔去。
果然,他在这里。一个大尾巴晃啊晃,清瘦的身体摇摇欲坠,细长的手指捻着小酒杯,小口的饮着。慢慢靠近,一股酒味愈来愈浓,他这是喝了多少。茨木挨着妖狐坐下,侧过头看他。
妖狐意识到有人,放眼一瞧,嘴里嘟囔着:“真…真巧,又是茨木大人。”
“喝醉了就不要再喝了。”伸手想把酒瓶夺来。
一个手快,妖狐便把酒瓶伸的远远的,另一只手挡在茨木脸上,“别啊,好酒配美景…现在可是难逢的佳季!”
好冰,眼前的手骨节分明,被冷风吹的僵硬。指节上的薄茧,大概是平日里耍扇子留下的。
妖狐见茨木没再说话,竟大胆用手指着空荡荡的衣袖说:“茨木大人您的手臂什么时候不见的啊,小生老早就好奇了!”
茨木断然没想过这狐狸会提这事,竟也不生气的答:“被一个叫渡边纲的人类给斩断了在南边的罗城门。”
“原来大人您还打过败仗?”妖狐醉醺醺的靠在了茨木身上。
从妖狐身体传来的热度让茨木有些神离,“败仗吗?…败仗吾怎么没经历过,大江山不就是这么丢的…”话语里有着一丝无奈。
“那可真是…”
“是吾太执着,还是挚友玩物丧志?”
又来了,一脸认真,每每提起酒吞,您的神色可就变的如此紧张。“是您太固执,这大江山没有酒吞大人,也照样过的好好的!”妖狐有些烦躁的坐直起来,“茨木大人您太好懂,您怀念的不是过去的辉煌而是过去的酒吞大人吧!”

另一边。酒吞猜到茨木是去找妖狐了。他就不明白,妖狐是使了什么媚术,可以把只爱打架的茨木勾成这样。无心喝酒,便上前找晴明问个明白。
而后才得知晴明收留妖狐的原因。原来是为了阻止他杀人,虽说妖怪寿命比人类长,等到这阴阳师一死,又难保这狐狸再犯。再就是,晴明说看见了这狐狸眼里的孤独。
酒吞站在门外,手里的酒又回来了,茨木啊茨木,三千世界,哪个妖怪不是独身一人。大江山都没了,你还愿意一直跟着我,或许是你更特别罢了。

茨木足足在寒风中楞了好一会儿。的确,挚友实力超群,聪明谨慎,不过现在的他早就被红叶和酒冲昏了头脑。若是没了挚友的引领,我们就会被其他种族欺凌,甚至屠杀。他只是懊恼,挚友不能如此堕落。他摆了摆头,“妖狐,汝误会了。”
“小生没误会!小生都懂,想必以前您也给酒吞大人说过您的愿望,可他有给您回答吗!他还不是一直整日嗜酒,痴情于红叶!”妖狐声音高了几个调,手里的酒壶也被扔了出去,碎成零散的几片。
茨木笑了,“吾知道了,吾放弃便是。”虽然不同于往日在大江山,在阴阳寮里的日子,可以说是和平安逸,这不正是吾所追求的最后结果。
没想到从失败那日起,就藏在心里的结,就这样轻易被一个醉酒的小狐狸解开,说来还真是可笑。
夜里,金色的瞳孔愈发晃眼,瞳孔周围如泼墨一般漆黑,眼尾的红痕如燕尾锋利,“大人,笑起来真好看。”妖狐伸出手指,想戳一戳茨木的脸。
茨木看着接近的手指,心脏莫名的悸动。一把抓住极细的手腕,往怀里拉,一个翻身,便将妖狐压在身下。
一切动作只发生在瞬间,因为力气过大,妖狐的面具被磕掉了,落在庭院里发出一声清脆。
茨木是第一次看到面具下的脸。鲜艳的妖纹如同自己的红发,眉清目秀的脸蛋,但却生得一双诱惑人心的金眸。嘴唇的粉嫩和脸颊上的桃红,倒是互相辉映,应了节日的色彩。
妖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事弄的满脸娇嗔,赶忙用双手挡住脸,“大人…小生的脸…是给命定之人看的。”羞愤地说。
“这么说,汝的命定之人还未找到。”茨木看着害羞的妖狐,竟觉得有些可爱。
妖狐从指缝中露出两颗眼珠,偷瞄茨木,撅着嘴说:“那有这么容易就遇上…常人见到小生可都躲的远远的…”
“那汝看,吾怎么样。”
“茨木大人您…”
“汝孤独太久了,没人懂汝,所以便有了察言观色的能力。…吾也没想过,会对汝起了别的心思,现在倒是和挚友落的一般境地。”
“…大人不觉得小生变态?”
“妖怪本就分善恶,吾也嗜血。”
妖狐觉得自己像是沉下海底,无法呼吸,窒息感蔓延全身。皮肤白皙,却面如火色,淡粉甚至蔓延到脖子,手腕,指尖。双手从脸上慢慢移开,小心翼翼地攀上茨木宽厚的肩膀。头侧过一边,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茨木楞了一下,笑意再一次爬上了嘴角。用鬼手摸着妖狐眼下鲜红的妖纹,脸埋进发烫的脖子,放肆的吸着妖狐的味道。嘴停在消瘦的锁骨上,开始又啃又咬。跪在房瓦上的膝盖,挤进了妖狐两腿之间,有意无意的蹭着胯下。
妖狐的理智在崩溃的最后一刻,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把茨木推开。金色的双眼被蒙上了一层淫靡的水雾,支支吾吾地说:“别…别在这。”
话完,茨木单手将妖狐一抱,“抓稳了。”
妖狐瘫软在茨木怀里,就这样消失在寒冷的黑夜里。
TBC


评论(7)
热度(29)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