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顾韩】通缉任务是公子?

顾飞x韩家公子
OOC
原著向

忍不住写一发,随便写写,磕磕顾韩。
网近真得好好看!!顾老师真滴阔爱!!qwq
书才看到一半,有bug就无视吧。





顾飞匆匆跑着,看着地图上显示的坐标位置,踏进酒馆就朝小雷丢了一个金币,紧接着大喊:“通缉任务,没事地闪啦!”

本闹哄哄的酒馆瞬间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来人,不少人直接起身打算真地闪人了。近战法师27149,通缉任务狂魔的名气早已传遍了整个云端城,大家一看对方黑袍紫剑,立刻意识到顾飞的身份。

顾飞到为此郁闷了好久,云端城的玩家各个都害怕被这27149找上门,身上最多也只敢背1点的pk值,这让顾飞很不开心。再者,顾飞原来最高兴就是到酒馆砍人,那目标并定是有伙伴,杀了目标,那兄弟怎么说也要报仇吧,那他岂不是又可以多杀几个!可现在名气越大,反抗的人就越少,顾飞这通缉任务是越刷越难受。

顾飞环顾了一圈,发现大厅里居然没有头顶号码的人,正觉得奇怪,就立马想到目标可能是在包间,然后傻笑着说:“得罪得罪,大家慢慢喝啊!”

侧身钻进了后面的包间,他看了看地图发现的确有点偏差,目标就在前面一点点的位置。顾飞提起剑就高兴地冲了进去,既然是在包间,那必定有伙伴,而且对方也不容易逃跑。

掀开帘子,顾飞拔剑一指,大喊:“通缉任务!!”

房间里半点声音都没有,顾飞想着对方不会连反抗都不想反抗一下吧,慢慢放下剑仔细一瞧,这不是公子团吗??

“你们怎么在这??”顾飞惊讶地问。
“千里你不是做通缉任务去了吗?”御天问道。

房里的五人在顾飞进来的瞬间就看清了来人,却不想顾飞直接拔剑,心脏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脑子里快速想着自己最近也没得罪千里吧?

“对呀,我是在做通缉任务啊!”顾飞说完,就感觉到了点什么,随即眼光一扫,果然,在对方五人的头顶上看到了一串号码。

这通缉任务在领之前是看不到对方姓名,顾飞也不想这样,可既然领到了,那就让对方死一死吧!

“公子,委屈你了!”顾飞看定后,举起剑就准备上了。

“哎哎哎哎!千里!!”御天大喊出来。
“千里你先等等!”战无伤站起来就准备抓住顾飞,靠力量制住他。

“又怎么?”顾飞白了他们一眼,但也听话地收了剑。

他们都知道,顾飞杀起人来是不论男女老少,而且无情得六亲不认。听顾飞刚刚话里,目标又是公子,韩家公子多么欠打的人啊!顾飞都杀过他一次了,还怕第二次?

剑鬼看这情形,开口问:“千里这次通缉目标是公子?”

“对呀!我也是才知道。”顾飞瞟了眼桌对面还在悠哉悠哉喝酒的牧师,竟然收起剑坐了下来,掏出个杯子递了过去。

韩家公子皱皱眉,没说什么,给千里倒了半杯。

“公子你是怎么沾上了pk值的?”一旁的佑哥发现了华点,公子是牧师不说,就凭公子的性格那也不会去主动砍人,在公子眼里,顾飞就是一介武夫。

公子慢悠悠地喝完手里的这杯,瞟了眼顾飞说:“那天我在练级,身边有两人直接打了起来,估计有一人是快红血了,看我正好是牧师,就要我给他治疗。”

“你治疗了?”顾飞问。
“兄弟你想多了。”御天一脸已经知道结局的样子。

“他太吵了,我就把他给弄死了。”公子淡淡地说。

顾飞倒吸一口气,果然,公子还是他认识的公子,心狠手辣不带一点拖沓。

“那既然杀了人,咱们还是乖乖坐牢去吧!兄弟送你,这样也不寂寞哈!”顾飞这话于他而言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剑鬼了解了过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一方面他也不想公子去坐牢,一方面他也赞赏顾飞这种完成游戏任务的执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是御天那个小屁孩在一旁叫了起来:“千里你好狠啊!那要目标是我,你也杀吗??”

“杀,而且还不眨眼。”顾飞点头微笑。

佑哥看公子居然还在一旁事不关己的样子,猜测难道公子认为千里不会下手?他琢磨了会,就听见一天接着喊话。

“你下得去手?”

“紫晶那帮女人我都下得去手,公子我为什么下不去?”顾飞不以为意。

战无伤奇怪地问:“你为什么把公子和那群女人比?”

“公子虽然是男人,但他长得好看啊,这方面不输给她们。”顾飞诚实地说道,但却还是咳嗽了一声。

所有人一怔,再偷偷抬眼望向公子,顿时战无伤和御天两人的脸憋得都紫了,笑声更是从紧闭的嘴唇钻出来变了调,那股忍俊不禁,哭笑不得的表情倒把顾飞搞得霎时面红耳赤。

顾飞一下把暗夜流光剑拍在桌子上,御天二人立马闭嘴。

佑哥此时开口说:“要不,千里,这次算了吧?”

顾飞皱起眉头,抿着嘴说:“哎,也不是不可以,就可惜了我这次的连续100的任务。”说罢,顾飞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啊?多少次了?”剑鬼听他这话就问了出来。剑鬼深知这通缉任务连续100次的辛苦,毕竟自己也为了鞋子刷过一次。

“98。”顾飞说。

众人大吃一惊,这还差两次就成功了!顾飞居然说放弃就放弃,如果放自己身上,管他对方什么妖魔鬼怪还是亲戚兄弟,一个字,杀!

顾飞耸耸肩,已经掀开帘子跨出去半个身子了,就听见房间里有人又说。

“等等。”

众人一听这声音,刚刚是瞪大了眼睛,此时把闭合的嘴巴也张得老大了。

公子叫住了顾飞。

顾飞回头,看着不说话。

“坐牢而已,进去体验一下也不错,反正就是换个地方喝酒。”公子说话间,还摇了摇手里的酒杯。

顾飞一愣,他在知道目标是公子后,就想着这次要么杀不成了要么就只能乘其不备,他大大没想过公子居然会妥协?

“真的?”顾飞问。
公子点点头,又喝了一口酒。

那既然本人都同意了,再磨磨叽叽那就不是顾飞了,他立马转身随即直接跳上桌子,蹲到公子前,猛地举起暗夜流光剑,可剑直指空中,迟迟没挥下去。

御天见状,顿时大叫,他可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可以调侃顾飞的机会,“怎么?千里,你下不去手?你也有‘怜香惜玉’的时候啊!”回想起顾飞上次砍紫晶的姑娘们时,那看得御天才叫一个气。

顾飞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不能轻松挥动他的胳膊了。之前杀公子第一次时,那是在团战,人也多,这次不一样了,单杀,面对面,况且气氛也怪得离奇。

公子是出名得自恋不要脸,但那张脸也是真得漂亮。就连顾飞也觉得好看,不过这次,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看公子,顿时心里唏嘘,这漂亮得有些过分了,幸好是个男的,那要是个女的,那岂不是逆天了?

顾飞听到御天在一旁看他的好戏,视线一下和公子撞到了一起,盯了会,嘴里骂了声靠,就看见剑身燃起火光,在吟唱之下,公子在包间里化为白光散去。

顾飞那变态的法伤,像公子这样的牧师,绝对是一击秒杀。御天等人看多了,还是觉得这幕叫人难受,打击自己啊!

顾飞杀完也没多说,就直接跑了留下四人在包间里。他心里不痛快,一连又领了好几个通缉任务,那些目标死的时候,知道的是通缉任务,不知道还以为有什么血海深仇。

最后和公子对视的时候,公子眼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和淡然,但嘴角却是弯了一个弧度,顾飞看到了,他也懂了。

公子是在嘲笑他。

顾飞顿时心上就想是被扎了根针,被公子一眼看穿了自己的想法,莫名其妙身体特别燥热,觉得羞耻。

正站在街边发呆的顾飞突然被人一拍,他猛地转头就看见空地之中慢慢显出一人,是剑鬼。

“剑鬼啊!吓死我了。”顾飞说。

剑鬼突然觉得自己这是来对了,顾飞都没有发现潜行的他,那必定是心不在焉,“你没事吧。”

“我?我很好啊,我在接着做任务呢。”顾飞心虚地说。

剑鬼想了想,说:“千里,你不会喜欢公子吧。”

顾飞一愣,立马撒谎:“什么?我为什么喜欢他?他可是一男的!”

“哦,我就问问。”剑鬼也没多在意。

可顾飞做贼心虚啊,他在意地说:“你为什么这么问?”

“虽然公子长得好看大家都心知肚明,和他一起玩了这么多游戏,你还是第一个当面夸他的。”

“啊?”

“而且,我也还是第一次见公子无偿帮别人。”剑鬼说。

顾飞随即愣住,然后忽然撒腿就往通缉处跑,丢下满脸问号的剑鬼在原地。


牢房里人不多,但全是顾飞送进来的,有话说得好,不做不相识,不对,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几个哥们圈在一起,恶狠狠地骂着顾飞,语言是难听又刺耳。没一会,这团人就发现牢房另一边安静地坐着一人,白衣飘飘,银白色的长发也落及腰间,再一看脸,人间极品啊!

“美女?”
“美女也是被那个蠢货送进来的?”
“不怕!哥哥一会出去给你报仇,咱们现在好好一起玩会儿?”

这边一群大老爷们蹲在一起猥琐地笑着,见对方不理还一个劲喝着手里的酒,心里更是来劲:“美女喜欢喝酒?哥哥们也喜欢啊!!”

这些人一边说着,一边朝那边挪去,还差一点就摸上坐着的那人时,就看见眼前忽然白光一闪,一人举着剑横在他们面前说:“走走走!近视2000度还在这泡妞,要不要我个送望远镜给你自己瞅瞅。”

那群人被突然打顿,正准备捞起袖子教训一下这个不长眼睛的人,可抬头一看,瞬间吓得脸都青了,一群人忽然四散而逃。

这人就是顾飞,送他们进牢房的罪魁祸首。

“一男的也被你们看成妞,你们自己内部消化一下得了。”顾飞无语地说着,顺势一屁股坐到了那人身边,傻笑着对他说:“嘿嘿,公子。”

被人认错的正是韩家公子,这种事他早就习以为常了,况且是在牢里,和安全区一样,谁都碰不到谁,他更是一点也不怕。

“你来干嘛?”公子看他一脸傻相也懒得再去吐槽。
“我…”顾飞顿了一下,笑着说:“我也背着pk值嘛!一不小心被人给送进牢房了。”
公子冷笑说:“云端城还有人能治你?下回介绍我认识认识。”
“哎…!那人厉害!我连脸都没看见!”顾飞撒谎不打草稿,只能乱说一通,他其实是自首进来的。

“哼。”公子不说话了,只是继续喝着手里的酒。
顾飞看这气氛冷了下来,又故意找话讲:“你也分我一点啊!”
公子斜着看他一眼,把自己的杯子递给他,然后抱起酒瓶直接喝了起来,嘴里说:“一杯。”
顾飞一愣,然后笑嘻嘻地接过杯子,慢慢喝了起来。

牢房里,一群人还胆战惊心地窝在一旁,心里还没意识到顾飞现在根本伤不了他们。另一边,顾飞则嬉皮笑脸地靠着公子坐在一边喝酒,公子也不说什么,只要有酒喝,一切都好说。


过了好一会,公子往顾飞手里的酒杯又倒满一杯,随后便收起了酒瓶。

然后转头看着顾飞不说话。

顾飞挑起一边的眉毛,没弄懂公子的意思,只好在那人的注视下仰头一饮而尽。

公子继续盯着他,顾飞觉得鸡皮疙瘩都要竖起来了。

“公子…?”

公子忽然眨眨眼,但还是没说话。

两人凑得很近,顾飞内心瞬间又乱了,他不自觉地说:“谢谢啊…”

他自然是在说任务的事,也在说分酒的事。

公子开口:“怎么谢我?”

顾飞一愣,心里小鹿乱撞,嘴巴更是结巴说不出话,眼里就看见公子似乎在示意他什么。公子的眼睛一会看着顾飞的眼睛,一会又看看顾飞的嘴巴,来回好几次。

顾飞瞬间连血都热了起来,公子本就一身酒气,视线此时更是水光泛滥,对方什么意思,顾飞觉得自己作为个男人,太知道公子在示意什么了。

顾飞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然后慢慢地向前凑近,就在还剩不到1cm的距离,伴着一声轻微的嗤笑,顾飞眼前的公子顿时化为白光散去。

——坐牢时间到了。

顾飞顿时傻愣在了原地。


等顾飞自己的时间一到,他马不停蹄地就赶到了酒馆,向小雷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往常用的那个包间钻。

“等一下。”小雷叫住他。
“嗯?什么事?”顾飞停了下来。
小雷递过去一张账单说:“公子说记你账上。”
顾飞翻开一看,4瓶,120金最贵的酒,一共480金。

顾飞眼前顿时一黑,直到看见账单上酒的名字被划掉,被人在后面补了两个字——谢礼。

小雷酒馆就响起了惊天动地的一声“靠”!

END



评论(19)
热度(48)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