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翔叶/唐林】 非异常游戏 10

孙翔x叶修 唐昊x林敬言
*ABO
OOC预警

Chapter 10

地下室里,很难感知出时间的推移,唐昊睁眼醒来,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头还很沉,轻轻一动就带着犯恶心的眩晕,像是海水晃荡在脑子里,他捏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从床上慢慢坐起来,呆滞般愣了下神,耳边没有丝毫声响,整个屋子都是死寂一般。

忽然之间,像是被什么敲醒,唐昊猛地拉开房门冲了出去,客厅里的灯还亮着,玄关的地方只剩他一人的鞋子。他的心旋即提到嗓子眼,直摇晃起头,狼狈般连滚带爬地跑向林敬言的卧室。

“——靠!”

唐昊一拳捶向墙面,空无一人的卧室就是在印证,林敬言又跑了。

他转身就想着要追上去,余光却是无意瞥见了墙上密密麻麻的胶带痕迹。他顿住,便又退回房间,上前摸了摸,痕迹还有些黏,想来应该是刚揭开不久。视线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林敬言的书桌很干净,垃圾桶里也没有丢弃的废纸。

可昨晚他听见了,门推开时,风带起的声音,那个时候墙上应该贴了很多纸。

林敬言是在查什么?

唐昊站在屋子中间思考,空气中还残留着林敬言的味道,这让他有点兴奋,脑袋因此清醒很多。他开始把目标放在柜子上,检查之后,除了床头旁的一个屉子上了锁以外,其他没有什么特别的。

唐昊犹豫了几秒,还是暴力地把屉子给拆开了。东西并不多,一个文件夹上放着一张照片和一个圆形的东西。唐昊伸手拿起那个圆环,看起来像是项圈,可以打开,但他比了比又觉得太细。材质也很硬,摸在手里都觉得会勒得痛,想了半天,唐昊也猜不出这是什么。

但旁边的照片,他知道,太熟悉了。是当时他刚入呼啸时,方锐硬拉着他和林敬言三人一起的合照。照片上,林敬言站在中间,笑意温和,一点也不像是一方集团的首领,一边的他那时就已经比林敬言高了,脸上的表情甚是别扭,方锐却还是那样,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容。唐昊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只是啧了一声,又小心地放回了原处。

最下面的是一塌很厚的文件,第一页就是林敬言的个人资料,年龄,性别,甚至近几年个人行踪都包含其中。接着后面的,则全是其他玩家的资料,归属集团不同,行踪也没有明显的共同点。

唐昊迅速又翻了一遍后,很快地发现这些人全是Beta。而且在玩家单人积分榜上,这些Beta排名都还挺高。

林敬言在找人?

唐昊继续看着,但一想又不太对。放自己的个人资料显然很奇怪,而且还这些东西都不是公开的,想拿到需要手段。林敬言一个人在外两个月,少了呼啸,想查这些肯定很难。

他翻回第一页再看的时候,发现左上角有铅笔写的字迹,林敬言的。

“血清”
唐昊一下顿住了,血清?


叶修说完话,房间里依旧静得出奇,没人动没人说话。直到孙翔把那四个人又扫了一遍,眼神就像是在让他们滚。苏沐橙看到叶修轻微地点了点头后,才带着大家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只剩了两人,气氛如同被凝固在空气里,微妙而又单一。虽然昨晚才见过,但这一刻的面对面,叶修才更深刻地感受到,他眼前这个人就是孙翔。

“孙翔。”叶修先开了口,他想至少不能再这样沉默下去了。

孙翔冷着脸,继续不说话,他把头盔放下,慢慢解着手套。叶修心里猜到一点孙翔来的目的,但他现在又不太确定了。只是,孙翔过于沉默,他有些不习惯,记忆里孙翔还是个吵吵闹闹的小孩。

手套放下后,眼前的人就朝他走来,Omega的本能让叶修不自觉地向后躲了躲,当身体已经死死地靠在了椅背上时,他再次抬眼看去,胸腔里加快的心脏跳动都难以让他分心。

“你是Omega。”孙翔低头说。

叶修发现这并不是在问他,孙翔已经认定了,欺瞒没有任何意义,他承认道:“嗯…准确来说,现在的确是。”

孙翔虚了下眼睛,“现在?”

“一年前的事。”

孙翔弯下腰,眼神落在叶修的额头,眼睛,嘴巴,锁骨,赤裸裸的视线让叶修浑身不自在。他只好别过脸,藏起一点心虚,在对方刻意释放出的Alpha气息前,体温逐渐升高,发丝间渗出点汗水。

“你不问我原因吗…?”叶修难受地先开口问道。

“反正你也不会说。”孙翔答。

叶修有些意外孙翔竟然就如此轻易地放弃追问,然而屋子里的朗姆酒味道越来越浓,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变近,叶修意识到自己呼吸开始变得紊乱。眼看对方就要压过来了,他伸出手挡在孙翔的胸前,说:“孙翔,太近了。”

孙翔就此停住,看了眼自己胸口的手,随即突然捏住手腕向上提,整个人直接压倒过去,一手撑住椅子的扶手,单腿也跪在椅子上分开叶修的双腿,将那人完全困在自己与椅背之间。

“你现在知道介意了?刚刚房间里两个Alpha也不见你说什么。”

“别胡闹。”叶修压低了声音。

“我胡闹?”孙翔的脸抽了下,他明明已经克制住,但声音细微的颤抖还是暴露了他的不安,“当初把我丢下时,你有想过我的感受?”

叶修的瞳孔骤然一收,低下头默不作声。

孙翔见他不说话了也不生气,轻声说:“我不怪你。”

叶修还没来的及反应孙翔的意思,脸被用力一掐掰了过去,接着孙翔就咬了上来。

丝毫没有感受到这是一个吻,粗暴到让叶修只觉得这是一只动物在单方面宣示主权而已。唇齿相撞,孙翔不顾对方的疼痛,使劲咬破嘴唇,渗出的血液染红了两人的嘴角,如铁锈一样的味道瞬间在彼此的口腔里蔓延。

再痛叶修似乎也顾不上,他从没想Alpha带给他的影响会如此之大。作为Beta活了半辈子,变成Omega也才一年,他第一次切身地体会到来自Omega深处的无力。孙翔的味道顺着口腔,鼻腔侵入大脑,朗姆酒的刺激让他生理性挤出了眼泪。

孙翔又像是忽然心疼起来一样,含住叶修受伤的唇瓣,小心翼翼地吮吸。他伸出舌头去舔,手里不忘抱起软了身子的叶修,对方在怀里喘息,呼出的热气都撒在了脸上。

“嗯…哈…”

亲吻之间,叶修下意识拼命呼吸,可是这只会加快口腔里氧气的耗尽。孙翔的舌头探了进去,在叶修的上颚搜刮,舔舐内壁惹得叶修一阵酥麻。他又主动缠绕起叶修的舌头,引着叶修主动攀住他的肩膀。

叶修脑子里残存的理智在告诉他必须要停下。

本只有疼痛的吻在两人都无法克制的冲动下竟慢慢生出了一点情欲,发烫的腺体,酸软的身体,叶修知道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是一个Omega,还有对方现在如同春药一样的Alpha信息素。

孙翔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他贪婪地侵染叶修,去占夺每一寸,自私地刻上他的味道。刺激之下,嘴里已经塞不下分泌出的津液,沿着嘴角尽数流下。孙翔放开他,单手拽住他的双手。

叶修的脸红得异常,嘴唇上还泛着水光,他不停地喘气,嘴里着急地挤出几个字。

“孙翔,你…最好现在…停下!”

孙翔盯着叶修的脸蠢蠢欲动起来,信息素早就不受控制,只是由着高涨的情绪肆意蔓延。对方清凉的薄荷味在此时异常甘甜,像是毒药一般的吸引力,他无法停下。头脑发热,眼里只剩下叶修,逐渐鼓起裤裆显得有些寂寞可怜。

“不可能,这件事…我已经想了太久。”

他突然扯开叶修的衣领,一手捏到肩膀上。叶修立马意识到孙翔打算做的事,可这次不能再纵容孙翔了,他一边这样想着,可脑海里却又是清楚,已经来不及了,他根本抵抗不过。

叶修的心跳骤然加快,像是预兆到了灾难一样。心慌之下,恐惧感让他五感变得更加强烈,无论是眼前看到的,鼻子里闻到的,还是耳边听见的,全部,都来自孙翔。太熟悉,却又太陌生。

下一秒。

孙翔就咬了下去。

“嗯——!!”

腺体的疼痛,在顷刻之间传递到身体的每一处角落。如同一滴墨水滴进了水里,逐渐散开,直到全部染黑。

屋子里,Omega的味道陡然消失,叶修感觉从腺体散发出的热量都传递到了指尖,他呼吸急促到仿佛周身已经没有了空气。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哪里来得劲,一下把孙翔给推翻出去。

“哈啊…咳…”

叶修颤颤巍巍站起来,却因为身体深处传来的异样,让他整个人都向前倒去。孙翔刚从地上爬起来,眼看叶修就要摔倒,他连忙扑上去伸手接住,却因为太过焦急,两个人一起又撞到了地上。

孙翔把叶修圈在怀里,自己重重地摔在了下面。

“孙翔!你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叶修还喘着气,他仍旧竭力吼出来,手不断想推开孙翔。

“我知道,我知道!”孙翔躺着,语气早没了刚开始的冷淡,他把身上叶修抱得更紧,嘴里解释:“但这样你就不会消失了!”

叶修的瞳孔瞬间放大,挣扎的动作戛然停下。

“我错了叶修,我错了。”孙翔喊着,带着只有叶修能听出来的哭腔,“我不动了,我什么都不做了。”

叶修听着孙翔的声音,在耳边不断萦绕。他明显地感觉到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正戳着自己的肚子。

他泄了气,就任由孙翔抱着,苦笑说:“孙翔你是有多恨我,才把我咬得这么痛…”


TBC



评论(6)
热度(44)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