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翔叶/唐林】非异常游戏 08

孙翔x叶修 唐昊x林敬言
*ABO
OOC预警


Chapter 8

唐昊躺在床上,黑暗之中两眼睁得很大,他就那样无神地看着,看了好几个小时,房里只听得见他微弱而有规律的呼吸,除此之外整个屋子都很安静。

 

客厅的地板上还有几滴血,那是林敬言的,像是散落的花瓣。最后那人白皙的胳膊上几条鲜红的血印似乎还晃在眼前,唐昊闭起眼画面反而变得更加清晰。两人拉扯之间,林敬言的伤口又裂开了很多。

 

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刚刚的画面,重复着两人的对话,可唐昊不想再看了也不想再听了。或许是在地下的缘故,没有窗户压得人难受,密闭的空间让简单的呼吸都变得费劲。

 

林敬言的病没法治,vWD俗称血管性血友病,简单来说就是凝血功能失常,严重时只能靠输血救命。若真是普通人的生活稍加注意也就还好,但他们现在的城市,哪能这样容易。唐昊的记忆里,林敬言身上就一直带着浓重的血腥味,那个味道让他一度以为这就是对方的信息素,但他忘了没分化是闻不到的。

 

他起初并不讨厌这个味道,或者说是他不怎么在意。但一次次看着林敬言从医疗室里惨白着脸出来,还要勉强撑笑说没事的时候,他就觉得是呼啸和方锐太无能。

 

可后来他加入呼啸了,也分化了,才知道是林敬言太固执。

 

尽管这样,唐昊还是后悔自己说出那样的话。他原来已经吃过一次教训了,忘不了林敬言当时的眼神,也不想因此从他身边离开,所以早就决定再也不碰这块逆鳞。

 

林敬言是Omega,这事只有他和方锐两人知道。一直以来都是虚报成Beta,靠吃抑制剂度过发情期。唐昊不知道林敬言是吃了多久的抑制剂,是不是从分化的那一天起就没停过药,才导致现在一次得吃十几片才能稳住。关键是,抑制剂在林敬言身上的作用也越来越差,到现在除了能控制信息素外溢之外,发情发热已经丝毫不会减退了。

 

他说不出一个字,就连思绪都变得迟缓。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或者说,喜欢上林敬言本来就是个错误。

 

两个月前,唐昊照例完成了任务从外面回去。呼啸和大多数集团一样,是靠替别人做事过日子,但特别的是,他们只接中立人口的委托,但内容基本不限,这是在林敬言当上首领之后的新规矩。

 

“唐昊,老板找你。”

一句话,唐昊只能先放下去找林敬言的念头,而转去了另一边。集团除了首领之外,通常都还有一群不爱露面的人,他们可能才算得上是真正操纵集团的幕后。这些人成立集团,提供资金,说白了就是把钱投在林敬言,唐昊这样的人身上,来赚更多的钱。

 

唐昊开门进去,稍稍有些不耐烦。他进呼啸两年,年轻加上心高气傲让他一直和上面的人不太对盘,林敬言体谅,也就减少了两方不必要的会面。可若真是老板指名道姓了,他看在林敬言的面子上也还是会乖乖听话。

 

“唐昊啊,来了。”

“什么事?”

 

那人从桌上推出枚硬币,一脸和气般,笑着问:“呼啸的首领,有没有兴趣?”

 

唐昊一下停下脚步,抬眼望向桌子,唐三打的硬币就明晃晃地摆在那里,发生了什么唐昊再明白不过了。

 

“林敬言呢。”唐昊骤然冷脸质问。

“他不干了。”那人惋惜地摇头。

“我问你,他人呢?”唐昊声音更高了。

“人还在这里。”他一点也不意外唐昊会生气,反而继续说道:“你就说,这位置你要不要?”

 

“我要先见林敬言。”唐昊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那可不行,出了这个门,这个位置你就再也别想了。”

 

唐昊的手都已经扶上了门把,却被这句话硬生生地叫住。

 

“好好考虑一下?”那人见唐昊停下动作,语调里变得轻快。

 

唐昊没有回头,站那好一会,才慢慢转身。门把上留下了手印,诺大的房间里很安静,能听见钟表里秒针转动的“嗒嗒”机械声。他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地面,一边垂下的手指还泛着用力过后的白色。

 

对方则很耐心,坐在桌子的另一端等待着。

 

一秒,两秒,声音像是在提醒唐昊,安静之中时间被无限拉长。

 

在对方眼睛的注视下,唐昊终于抬起脚慢慢向他走去,眼里过于平静,但脸色黑得发青,他缓缓伸出手,将桌上的硬币拿走,紧紧地握在了手里。

 

那人在此刻突然爆发,终于忍不住大笑出来,表情夸张,声音尤为刺耳,在他眼里,此时唐昊狂躁般激增的Alpha气息都像是旧工厂排放的废气,难闻又毫无用处。

 

唐昊恶狠狠地瞪过去,那人收住笑声,脸上却依旧满是横笑,“林敬言果然说得没错!”

 

或许唐昊打算无视,又或许打算忍耐,可那人偏偏提起了林敬言这三个字。他再也忍不了了,一下扑过去,手砸在桌子上,听声音都觉得发痛,他克制住自己强烈想揪起对方衣领的冲动,咬住牙问:“他说什么了!你对他做了什么?”

 

“只是让他退位而已,我想你也明白他现在在呼啸的处境。”他对唐昊狰狞的眼神付之一笑,“不过他倒是有自知之明,爽快地就答应了。”

 

“那你他妈笑什么?”

“但他说有条件。”

“什么条件?”

“他说必须把唐三打交给你。”

 

唐昊愣住,侵略的眼神在瞬间变成了诧异,就好像是自己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脸上。

 

“看来你不信?可他真这么说的。”那人凑近了点,压低声音,“我也好奇,问了他原因。”

 

——“唐昊他想要。我也愿意给。”

 

唐昊的身体立马打了个冷战,万千情绪冲上心头,却奈何发不出一丝声音。

 

“你还真是没有辜负林敬言的好意。”

 

唐昊的指甲都陷进了肉里,眼珠里布满了暴起的红血丝。他觉得喉咙在燃烧一样,像是要吐出鲜血,一时间都无法开口。

 

直到一声巨响,一人赫然闯了进来,房间里压进来另一股气息。Alpha天生相互排斥,又恰恰现在都像是蠢蠢欲动的火山,唐昊嫌恶地转头,立刻盯向来人。

 

方锐直走进来,看一眼唐昊,一字也未说,就朝桌子上甩了一张纸,“脱离协议,我签了。”

 

“好,不过我们之前说好的,协助唐昊一个月后再走。”

 

方锐嗯了一声,听起来却又像是冷哼。唐昊听着二人的对话,又看了眼桌上的脱离协议,陡然明白自己似乎是最后才知道的那个人,不,应该说是什么都还不知道的那个人。

 

他立即追出去,拦下方锐,下意识就提起那人衣领,嘴里生气地喊:“方锐你知道林敬言不想干了?”

 

方锐瞟了他一眼,从手里挣脱,理了理领子说:“他不想干了?还说你太想要这个位置了?”

 

“你他妈说的什么屁话?”

 

“行了,拿好唐三打,可别弄丢了!”方锐一边嘴角微微上翘,眼里却是毫无笑意,“你的第一个任务就快来了,做为首领的第一个任务。”

 

“什么?”

 

“林敬言逃了,我们是不是得把他捉回来啊?”方锐笑得太侵略,“老大?”

 

“你…!”

唐昊的拳头已经打到了方锐眼前,但他停住了。对方几句话就把他挑衅到说不出半个字,彼此的气息互相令人恶心,似乎多呆一秒就令人作呕。

 

 

头皮发麻,他歪倒在床上,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脑子里回忆起尽是和林敬言有关,心脏也跟着一抽一抽的。恍惚中,渐渐起了困意,可他不应该困的,但眼皮就是忍不住惺忪地垂下。

 

我可是毫无怀疑地就喝下了林敬言递来的水。

 

在睡过去的前一秒唐昊这样想着。




TBC







写的好怪…(x

评论(7)
热度(41)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