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茨狐】无心 九 完结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完结篇



自那以后,大江山没人敢主动提及那天的事,谁都知道茨木平日里对妖狐宠爱到了一定程度,可那天暴走险些要了妖狐命的也是茨木,若不是酒吞在场,恐怕是没人能阻止。

“茨木!”

酒吞和茨木刚从外面回来,就听见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只见妖狐光着脚嗒嗒地跑过去,一下扑进茨木的怀里。

“妖狐…”茨木倒是习惯性先蹲了下来,将对方搂进怀里,只是脸上不自觉地轻轻抽了几下。

妖狐不管酒吞还站在一旁,也不顾茨木是否在意,他捧起茨木的脸就亲了上去。茨木一顿,心里闪过一瞬的惊讶,眼里留下的是更多的无奈。这已经不知道是妖狐第多少次这样了,但逐渐反常的行为,茨木心里完全明白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身体里充斥着来自妖狐的妖气,逝去的力量也在日益恢复,一切明明按预想之中进行着,可茨木总是会在心里忍不住升起一丝异样。

茨木稍稍向后躲了躲,轻声说:“妖狐,汝还是别…”

“可你才从外面回来,小生想你的妖气可能会…”妖狐低下头解释。

茨木的呼吸一下屏住,欲言又止,只好心软地摸了摸他的头,只道了句谢。

他站起来看妖狐银色的发丝披散在肩上,眼角下的两抹红痕衬得金色的瞳孔水光粼粼,眉眼之间逐渐少了刚来之时的那份稚气,脸蛋不加遮掩地露出几分魅惑。身上的和服则短了一截,只及到了膝盖上方,身后的狐尾一荡一荡还撩开一点衣帘。白皙的手腕逐渐看得出清瘦的骨骼,腰身也是越来越玲珑有致。

茨木愣神半天才醒,只见酒吞抱起双臂,像是刚刚那幕没看见般自然地说道:“妖狐你衣服是不是小了?”

妖狐低头扯了下衣服说:“有点。”

“明天让茨木带你去山下做衣服好了。”酒吞望向茨木点点头,说完便离开了。

过了转角,在一旁等了会的萤草就迎了上来,向着远处望了眼,略有担心地说:“酒吞大人,让妖狐大人下山是不是太掉以轻心了…虽然他现在倒是很配合,意外的主动…但总觉有些…”

“本大爷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酒吞没有停下脚步,直直地向前走去,“明天就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了。”

“是,酒吞大人。”


其实,茨木也并非认为妖狐性情大变。对方的瞳孔里仍旧有着一丝冷淡,面对除了他以外的人,依旧和原来一样,要么一字不说要么寥寥几句。要说真的变了,大概就是对上酒吞时,少了以往的的针锋相对;对上他时,则添了几分亲热。旁人看来,以往茨木惦记妖狐成了妖狐正日粘着茨木。只不过妖狐时不时露骨的眼神里,茨木大多是难以捉摸。

趁夜色还未全黑,茨木便去找了酒吞。

“挚友。”

酒吞还未睡下,一人单坐在走廊上,手里如往常一样端着酒,头略微抬起,不知是不是在看月亮。他闻声看去,后举起酒杯邀来人坐下。

“怎么了,突然来找我?”酒吞问。

“挚友,妖狐他最近有些…”茨木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嘴里带着几分担忧。

“茨木,你现在来找我除了妖狐就是妖狐,怎么?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酒吞嗤笑,像是开玩笑般说道。

“挚友!?”茨木一惊,“吾没有…”

“这自当随你,你若是真要喜欢他,最后难受的可是你自己…”酒吞瞟了一眼他渐渐泛红的耳朵,露出点无奈。

“吾…就是来找挚友说这个…”
“哦?”
“吾的意思是,就像现在这样,妖狐的命应该不用死…”
酒吞顿了下,“你的意思是就靠他次次补给你?”
“嗯…”

“就算本大爷不让,只怕你这次也要反我?”酒吞冷笑了一下。

“挚友…”茨木有些着急了。

“茨木,妖狐他,”酒吞抬眼,便撞上了对方不停眨眼的瞳孔,焦急之中又显难色。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摇摇头想这到底是在为谁?

酒吞起身拍了拍茨木说:“这是你的命,不是我的命,妖狐要救的可是你的命啊。”

月光如水,毫无保留地洒向大地的每个角落。



第二日下午,茨木来到大门时,妖狐已经等在那里了。

“妖狐,汝的尾巴要藏起来。”
“嗯。”

妖狐藏起尾巴抹了脸上的妖纹,到真真看上去和人类无二,只不过脸蛋比寻常人俊俏很多,再就是金色的瞳孔太过惹眼。

二人在店里挑选了布料和花色,也沟通好了款式。店主就从里桌拿出尺刚准备去量妖狐的身段时,一下倒是被茨木给制止,他拿过那杖尺,细细量了起来,随后将妖狐的尺寸一一报给了店主。

茨木想妖狐许久未曾下山,就领着他在镇上逛了半天,妖狐虽没说,但茨木隐隐能感觉到他的些许兴奋。随便晃晃便到了日落时分,街上也渐渐拥挤起来,两侧挂出了灯笼照得镇上别有韵味。

随处闲逛,也没注意周身的变化,二人一不小心便走到了烟花柳巷。直到走深了些,茨木才感到明显的异样。

“这位大人,可否想来小憩片刻?”身穿薄纱的女人走了出来,胸前的两抹酥胸若隐若现。披散下来的红发遮了半张脸,手拿烟斗,她眉眼里带着一股子慵懒,倒是不俗,说得上是有几分姿色。

茨木自知对方是在同自己讲话,但也就瞟了一眼,毫无表情地说道:“不必。”

“当真?”
那女人跨出一条腿,挡了茨木的去路,手里的烟斗撩拨似的打了打茨木的肩膀。

眉来眼去半天,见茨木还是不依她,就大胆地伸出手摸上了茨木的衣领。茨木一袭白色长发,人界实属难得,去掉了妖怪的特征之后,茨木仍旧是位俊郎,更别说在这种烟花之地。

“把你的手拿开。”
女人被这声音吓得缩回了手,一看,不是出自眼前的人,找了一圈,发现来自身侧的一少年。金瞳惹人但也诡异,加上此时眼神又冷又凶,像极了黑夜里的狐狸。

“怎么?来这里还带一小的?”女人吓到之后,发现对方还是一半头少年,就又立马放宽了心,“大人莫不是第一次?”

她似乎都没把妖狐放在眼里,至始至终都向着茨木。她以为茨木是第一次出来,便更大胆了,攀上茨木的肩包,几乎整个人都贴了上来。大腿内侧轻轻刮蹭,丰满的臀部就差坐到茨木手里了。

茨木被胭脂熏得有些呛鼻,他的耐心也快耗完了,正准备拉着妖狐离开时,就见妖狐一个跨步,挡在了二人之间。

他用扇子戳开女人,仰起头,由上自下打量一番后。眼睛瞬间一亮,月亮映出一道血光,抬起手就准备挥下,然而,手还没落下,就被一股劲给拽住手腕。

“妖狐,不可。”茨木说。

妖狐不听,仍然挣扎。

“妖狐。”茨木又喊了一遍。

妖狐咬牙,只好放下手。对面那女人显然没明白,若不是茨木阻止,现在可就是会血流当场了。

妖狐看那女人还一副笑盈盈的模样。

就见他,转身,扯过茨木的衣领,就直接亲了上去。强硬地伸出舌头,与茨木交换一次又一次的气息与唾液。茨木他弯着腰,眼睛瞪得很大,想松开,妖狐却偏偏将他抱得紧。他知道妖狐在赌气刚刚他出手阻止的事,但也不懂为何会如此生气一样。

最后妖狐还是先放开了茨木,只是看了一眼那女人,就拉着茨木走了。

之后回到大江山,妖狐一句话也不说,茨木不知该如何,也就没再去多说什么,两人就各自回了屋。


夜静之时,门外传来动静,妖狐睁眼定了会,便开门,像是知道来人,就直接说道:“你今天派人跟踪我们?”

“被发现了?”酒吞笑了一声。

“小生要是想跑,早就跑了。”妖狐看了他一眼,“小生这条命,已经是你们的了。”

酒吞虚起眼,像是思考了会说道:“若是同现在这样,靠这样维持下去,你岂不是不用牺牲这条命?茨木也不会有事。”

妖狐一愣,“你会这么好心?”
“当然不。”
“那就是茨木?”
酒吞耸耸肩。

“理论上说得通,但是不行。”妖狐摇头。
“为何?”
“小生的妖气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唯有小生的心脏才能彻底根治他。”
“那好吧。”酒吞了解后转身就准备走。

“等等!”妖狐拉住他,“茨木他…?”
“你要是有什么要问的,自己去问他就好了。”



一百年,转眼即逝。虽说大抵可以算是人类的一辈子,却是妖怪匆匆一生里短暂的时光。离那个约定之日越近,茨木就越焦急,反而妖狐倒是看不出是要将死之人。但两人之间的距离仍旧停在原地,一百年里也再无任何改变。当年酒吞要妖狐自己去问,他却也始终没问。


妖狐隐约听见了有人在唤他的名字,可嘴上难以呼吸,空气甚至有些烫嘴,再缓缓睁开眼时,火光冲天的金色正将自己包围,难耐的炙热似有将一切都融化的趋势。

他想起来了,自己现在正在熊熊大火之中,被刚刚烧断了的横梁砸晕了过去,也摔伤了腿。

“妖狐!妖狐!醒醒!”
“茨…木…”

妖狐缓缓抬眼,便看见一脸紧张的茨木,紧皱的眉头都在颤抖,实在是有些太失态了。

“是吾,我们这就出去…”

妖狐伸出手,一把抓住衣服。

“行了…”
“妖狐?!”

“堂堂一个大妖怪…这般慌张…要是被外人看见…岂不好笑?”妖狐艰难的抬起手,扶在茨木的脸颊上,湿润的掌心让茨木一愣,随即脸上留下一片鲜血。

“妖狐,汝不能死…我们这就出去,汝别说话了…”

妖狐有些欣慰地笑了:“不死?不死怎么救大人的命?”

妖狐坐起身子,艰难的抱住茨木。

“这是小生一百年前就决定的事,不也是大人所期望的?”

“不…不…”茨木直摇头,“吾…没有那样打算…”

这一百年里,妖狐长大了,在妖气的喂养下几乎脱胎换骨,狐耳狐尾皆染上一抹艳红,不论是脸蛋还是身段都叫人移不开眼。就连性格也变了不少,但茨木一直觉得是妖狐又回去了,回到了那个刚从村子里就回来时的妖狐。话语里的平静,对所有事情的淡漠,就连和他说话时,也只有眼神里会露出几分动容。

“茨木。”

茨木感受到怀里的妖狐整个人都在抖,呼吸的气息骤然之间变得紊乱。直到低下头去看,才发现妖狐的一只手赫然是一颗心脏。红色的血染了白皙的手指,随着心脏的每一下跳动,血也跟着一滴一滴地落下。

茨木的呼吸啊都下意识屏住了,双眼发怵。

那是妖狐的心脏。

“妖狐!汝!?”茨木大喊。
“再不给怕是来不及了…”妖狐笑。

茨木完全乱了方寸,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手抱着妖狐却不能放下,眼睛看着妖狐胸上空荡荡一个凹陷,叫他直接怕得想用手去堵。可他只能嘴里不停地念着对方的名字,心中从未生起过如此恐惧,整个脸都泡得湿润,汗水泪水混在一起。

妖狐用了最后一点力气,攀上茨木的耳边轻声说了句话后就闭上了眼睛。


莹草在一片黑色的废墟前来回走动。就在刚刚,熊熊大火,顷刻全部消失了,只是眨眼的瞬间就不见了。若不是眼前的废墟和空气之中还残留的炙热,很难想象这里刚刚还烧着如汪洋大海的火焰。

她望向那片黑色的废墟,咬紧了牙关。忽然慢慢走出来了一个身影,她连忙跑过去,嘴里喊出那人的名字,“茨木…大…人?”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眼前站立的妖怪一束高起的红色马尾,眼下两抹漆黑的妖纹,周身那夺人的妖气叫莹草也软了腿脚,更何况周围那群小妖。

可那双独特的黑金眼眸,分明就是茨木童子。

他手里横抱着一人,银色的长发垂直飘荡在空中。

萤草愣住,但还是大胆地问道:“茨木大人…这…是妖狐大人?”

茨木停住脚步,随即慢慢偏过头看向萤草。脸上虽说还有明显的数道泪痕,可此时的表情里却冰凉到了地狱,他张开嘴说:“是呀,是妖狐。”

眼前还是有点模糊,脑子也还是混乱,唯独耳边不断清晰地响起妖狐的最后一句话。

“希望能在大人的爱意里安眠。”


END




写完了!谢谢一直看到了最后的人!

感觉这篇的质量随着时间在直线下降…我其实想表达有很多啊!!实在是文笔太差我也不知道写出来了没!!(摔笔

我是真的很喜欢茨狐,但我一直觉得茨狐非常适合BE…所以每次脑洞脑着脑着就BE…哎…


以下超级啰嗦,可以不用看了,全是我的废话…
也希望在尽量不太ooc的情况下(o出天际了好吗!)每次写出不太一样的茨狐。

这一次其实我想表达的是,茨木的出现加上对他的好让本准备自杀的妖狐决定先活下去,而且他还是小孩子,容易依赖,就渐渐喜欢上茨木了。但后来发现酒吞和茨木的计划,觉得自己是被骗了,可本来就是准备死的人,自己喜欢茨木也是真的,所以想着为茨木死了也算是个好结果。
可是茨木从头到尾都没懂妖狐的意思,对于自己的感情也是懵懵懂懂不明白。妖狐最后死的时候是故意说的那句话,我想着妖狐还是妖狐,很狡诈,他虽然一直也没表白,但他看出了茨木一直都有点愧疚,所以他在最后还是利用了这点,希望茨木永远记得他,一直愧疚下去。在最后一句时,茨木才知道妖狐是喜欢他的,他也喜欢妖狐。

emmmm 啰里八嗦一大堆…

最近也跌进了酒狐的坑,哎,北极圈啊ono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了!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9)
热度(24)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