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花间一壶酒

酒吞童子x妖狐
慎入
OOC
短篇 一发完
就突然的邪教,被自己的腿肉给脱下了水…



“小生今日必将血溅他!”
妖狐咬牙切齿地说着,他俊美的脸蛋也因此涨得妍红。

“你歇歇得了,打又打不过人家,拿什么做掉他?”
夜叉悠闲地躺在树上,敷衍般应着,他对妖狐说这样的话已经见怪不怪了。头几次,他还会竭尽全力去阻拦妖狐做这样的蠢事,可到了现在,他觉得这已经是妖狐智商的问题了。

“夜叉!你有没有尊严啊!!他占着你的地盘都一个月了,你难道没有杀了他的心?”妖狐对着树上嚷嚷,对于眼前这个欺软怕硬的“恶鬼”霎时一顿鄙夷。

“本大爷本来就没有固定地盘!”夜叉起身轻巧地跳到了地上,手臂一伸,就勾住妖狐的肩膀说:“相比于自尊,本大爷还是想先保住小命。像你这样,招惹他这么久,还没去地府走一趟,你就应该烧烧高香!”

“哈!?小生招惹他?”妖狐气地浑身一抖,破口大骂道:“是他招惹小生吧!就是因为他,这山上的漂亮姑娘全跑不见了!他往这山里一坐,谁还敢来啊!”

“消消气,消消气!”夜叉顺了顺妖狐的背,带着几分捉弄的意味,笑着说:“你不就是少了点收藏品吗!我看他也不赖啊,要不把他也给做成标本得了。”

妖狐一顿,挣脱夜叉的手连忙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夜叉那几乎在他眼里等于全裸的装扮说:“怪不得穿这么骚包,你居然喜欢男人?”

“去你大爷的!”夜叉踹了他一脚,“我这不是在帮你想办法吗!”

“小生可不喜男色。”妖狐甩了甩尾巴,不以为然地说。

夜叉叹口气,来回踱着步子说道:“你想想,他长得出众,身材更是完美,又加上鬼王的名号,你的收藏品里多一件这样的大人物有什么不好?”

妖狐狐疑地望向他,眉毛一高一低,夜叉这话说得竟有几分道理。

“那为什么就不能做成标本呢?”夜叉问。
“因为…小生…小生打不过他啊!”妖狐思考几番后认真地说。

“哈哈哈哈,你总算是有自知自明了!”夜叉仰天大笑,眼角都泛起点泪光。

“靠,夜叉,小心小生把你做成标本拿去喂猪!”妖狐气不过,抬手就准备打过去。

然而夜叉跑倒是很快,做着鬼脸就三两下跑了个没影,夸张的笑声还回荡在这枫叶林里。


妖狐是半年前来到这枫叶林的,也就在那时认识了这个恶鬼夜叉。他发现这里的风景甚好,午后树林里散落下阳光,林间的叶子影影绰绰,犹如波光粼粼般的海面,叫人忍不住驻足观望。

更让妖狐惊喜的,是这片美景早已是附近少女们的心头好,不论是人类女子还是女妖总有三三两两结伴而至。于他而言,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所以他便长留了下来。

鲜血染红的枫叶林,更是贴了那妖狐心里的极致之美。

可这一切都因酒吞童子的到来而变得面目全非。


“哟,小狐狸。”

妖狐走着走着就又习惯性地来到了老地方,然而这里早已不是他一人的净土。

“你…!”妖狐瞪了坐在地上的那人一眼,满腔怒火化在嘴里,却也只吐出了一个字。

“过来,陪本大爷喝酒啊!”酒吞倒是一点也不生气,举起酒杯邀请他。

“叫小生陪酒只怕是酒吞大人还不够格。”妖狐手拿扇子掩面说道,他居高临下的眼神透着几分傲慢不逊。

“可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酒吞低头含笑。

妖狐的脸顿时羞红得可以和这枫叶媲美,牙齿被咬得咯咯响,僵硬地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快来吧。”酒吞童子招手,才短短一个月,他几乎就将眼前这狐狸妖怪的脾性给摸了个清楚。他这般耐心,要是被以前的友人瞧见定会取笑,可或许真是被美景昏了眼,心里提不起丝毫的怒火,像是浸在一汤春水里,倾摇懈弛。

妖狐半推半就地走到酒吞身边,挽衣坐下,接过酒碗喝了一口。虽然他甚是厌烦此人扰了自己的好事,可这人的酒的确利口,辛辣苦涩之中而又带有回甘,几杯下肚叫人难以自拔。妖狐也算是喝过不少好酒,但不得不承认眼前这碗算得上是桂酒椒浆。

“小生可是要取你性命的人,大人未免也太掉以轻心了吧。”妖狐看向这每天对酒当歌的大妖怪,心中不禁生起一丝无奈。

酒吞天天以酒为伴,窝在这片枫叶林里已一月有余,山里的妖怪早被他吓得四处逃窜,也就剩了妖狐和夜叉两人敢留在这山里。妖狐本也不想去招惹对方,毕竟对方乃闻名三界的大妖酒吞童子,而自己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狐狸妖怪,论什么也比不过对方的一星半点。可酒吞偏偏扰了自己的在世之道,那就是一死,也得好好讨教几番。

“这么多天,你有得手吗?”酒吞瞟了他一眼。

“哼…”妖狐意识到这是在自讨没趣,便别过头看向别处。

“本大爷准备走了,再在这里呆下去,估计有个笨蛋就得把天翻过来了。”酒吞手里的酒又一次一饮而尽。

“你不等那个叫红叶的女人了?”妖狐听这人要走,眉宇之间不自知地攀上几分慌张。

紫色的瞳孔像是夜空掉落的宝石,在黑夜里都难挡那份幽暗与深邃。起初刚来这里时,妖狐偷偷瞧见,那双眼睛之中有着对世间万物都已经厌恶的情愫,说是厌恶也可能太过,准确一点应该是无欲。

打个几次交道之后,妖狐知晓了大妖来这的原因。只不过是旅途之中,因为这片枫叶林而驻足,想着或许能等来那个名叫红叶的女妖。妖狐心知肚明,这里从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女人,但他点头微笑,祝酒吞早日等来所想之人。夜叉骂他愚蠢,这点骗人的伎俩也敢用在鬼王身上。然而他一笑而过,无视了心底荡起的异样。

“不等了,等不来了。”
“说不定她明天就会出现呢?”
“倘若她明天也不出现呢?”
“那后天也说不定啊!”

酒吞看向他,嘴角微微上扬,“小狐狸,你舍不得本大爷走?”

妖狐的眼睛微张,皱起眉头嘴里嘟囔道:“大人胡说八道些什么。”

酒吞丢掉手里的酒碗,伴着一声清脆,手一下揽过妖狐的腰,将对方拉进自己的怀里,眼看金色的眸子里逐渐泛起慌乱之意,忍不住嗤笑:“跟本大爷一起回大江山,如何?”

妖狐被迫扬起他那张妖媚的脸,这也算是狐族的特征了吧。不论男女,皆生有一副诱惑人心的皮囊,一个不留意,便跌进了美丽的陷阱,在他们欲望的眼神里不可自拔。

妖狐自己对此更是心知肚明。

他咽了咽喉咙,眼神徒然平静了许多:“看来大人也并非用情至深之人。”他慢慢将酒吞的手推开,起身接着说:“小生就不耽误大人的时间了,枫叶林路长多险阻,还请大人即刻启程,以免误了时日。”

酒吞看着妖狐远去的背影,手里把玩起那人落下的扇子,脸上的笑意也迟迟不肯散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有兴致了。


晚风习习,天幕的边缘如同染血的宣纸,渲染开的霞红层层叠叠,凄凉之中又带着几分悲惨,不免让人触景生情。

“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
“那家伙都走了,还能有什么事?”

夜叉和妖狐并排走在林间,透进来的最后一点阳光,像是垂死挣扎般,在夜晚来临之前留下最后一点属于红日的痕迹。

妖狐耸耸肩,他也不知为何此时心里莫名着急地发怵,但具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两人不知觉不觉来到了那片枫叶林,这是整座山里风景最为动人的地方。日落月起,在万籁俱寂的夜里,少了那份枫叶的火红,月光如水之下,倒是增添了许多神秘。

“还真是绝景啊。”连夜叉也忍不住感叹。
“可总有消逝的一天…”妖狐喃喃。

酒吞童子不在这了,想来已经离开很久了。妖狐弯下腰捡起一片枫叶,叶子已经稍稍能摸出几分干枯,过了季节,这里也将失去它的荣光。

忽然,一阵古怪的风从林间袭来,卷起地上厚厚的枫叶,二人眼前顿时一片混乱。直到地上竟出现了清晰的影子,妖狐猛地一抬头,就看见两边的空中漂浮着一团一团的青色火焰,幽幽地燃烧着。

妖狐的瞳孔瞬间放大,两腿发软,直接跌坐到了地上。

“妖狐!”夜叉转头看向他。
“是…是玉藻前…”妖狐的声音都在打颤。

“哈!?”夜叉一愣,“这刚送走酒吞童子,现在又来个玉藻前,这什么风水宝地啊!三大妖抢着来!”

妖狐僵硬地摇起头,不知何意。夜叉见他都吓傻了,顿时满头疑问,之前见酒吞也没有如此害怕啊。

“妖狐,看你这么久都没回去,所以我来接你了。”

二人眼前突然闪出一个身影,那人五官俊美,妆容几分诡异又几分妖冶,身后摇晃着如同燃烧的狐火般的狐尾。瞬时间,周围布满了来自这妖的妖气,如火焰般烧向他们二人。

“大…大人…”妖狐连一个眼神都不敢乱移,早已没了平日里的半分狡黠。

“找你废了些时间,不过总归是找到了。”玉藻前说。

“大人…小生,小生还不想回去…”妖狐低下头小声地说道。

“你还在执着于你的那些收藏品吗?”玉藻前问。

“不是…小生只是…小生喜欢外面的世界…”妖狐连忙解释。

“就是整日和这样的人作伴?”玉藻前瞟了眼一旁的夜叉。

夜叉眼睛一黑,冷笑着说:“你们三大妖说话还都一个样,一点也不客气啊。”

“哦?你们还能活着见过我以外的三大妖?”玉藻前像是来了兴趣,“大天狗还是酒吞童子?”

“这么热闹?带本大爷一起如何?”

酒吞抱着双臂从一旁的树林里走出来。

“酒吞大人…”妖狐一脸惊讶。

夜叉也是一番惊吓,他完全没有感受到周围有第四人的气息,恐怕就连玉藻前也没有意识到。

“酒吞童子?”玉藻前眯了下眼睛,“当真是几百年没见了。”

“你终于肯从你的狐狸洞里钻出来了?”酒吞轻蔑地笑了笑,“你自己不愿意出来,还不让别人出来?”

玉藻前一愣,脸突然变得更冷了,他缓缓张口说:“与你何干,酒吞你的手伸的未免有点长了吧。”

“这小狐狸是本大爷的人了,你说和我有没有关?”酒吞向前走去,一下站到妖狐身边。
妖狐难以置信地看向酒吞,然而那人始终没有望过来,只是盯着玉藻前在说话。

玉藻前向后退了半步,手微微抬了一点,“我可不想和你在这打起来,妖狐是不是你的人,可不是你说了算。”

酒吞的手同样握起了拳,身后的酒葫芦像是活了起来,张开的血盆大口里渐渐飘出一缕一缕腥红的瘴气,“也不是你说了算。”

“你若是喜欢狐狸妖怪我送你几只便是,性别长相随你喜好。”

“可本大爷就喜欢这一只。”

一时间,气氛静得太过瘆人。

“你问问他如何?”酒吞忽然说。

玉藻前看向趴在地上的妖狐,冷冷地问道:“怎么回事?”

“…小生…”妖狐的脑子早已一片混乱,眼睛逐渐蒙上一层阴影。

“妖狐,这片枫叶林总有消逝的一天。可本大爷不会,本大爷活得会比任何人都久。”酒吞忽然转身看向妖狐,同时伸出手问他:“一起回大江山如何?”

妖狐发现紫色的瞳孔里不再是无欲无求,不知是不是因为一个多月来被这枫叶林染上了颜色,此刻看来却是异常好看明亮。

大妖与生俱来的自信和魄力,正一点一点侵进妖狐的脑子。周身聚起的是酒吞那带着占有欲的妖气,被眼前这个人的气息层层包围,就连窒息在这份强硬里都变得心甘情愿。

妖狐的手捏紧了下,然后立马牵住酒吞的手,好怕对方会反悔一般,带着点哭腔问:“真的可以吗…?”

酒吞嘴角一扬,顺势将妖狐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身体腾空的瞬间,另一手稳稳托住妖狐,直接将他横抱在了怀里。

“酒吞大人…!”妖狐被吓了一跳。

“玉藻前,小狐狸本大爷就带回去了。”酒吞向空中一跳,落在了后面的一棵树上:“你若执意要领他回去,那便来大江山找本大爷。”

玉藻前啧了一声,只能看着二人离开。



“大人还真是好自信啊!”妖狐搂住酒吞的脖子,两人在月夜下快速地穿梭在林中。

“怎么?难道本大爷还入不了你的眼?”

“大人就不怕小生把您做成标本?”

酒吞忽然停下,然后低头就朝嘴唇亲了上去。妖狐一惊,以前他随处风流时也做不出如此行为,可他同样也奈何不了眼前这人的胡来。直到嘴里的空气变得稀薄,酒吞听见了对方软糯糯的哼叫,才肯松嘴放过他。

妖狐上下喘着粗气,脸上一片情欲的红晕,他无力地靠在酒吞的胸前,只听见耳边摩挲起的声音,磁性又勾人:

“那你就来试试啊。”


Fin.

评论(7)
热度(23)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