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茨狐】无心 八

茨木童子x妖狐
OOC 私设有




妖狐坐在屋里,外面淅淅沥沥地连续下了好几天雨了。这是自那天以后又过了一周,茨木童子依旧没有任何消息。阴雨连绵的天气让妖狐整个人都变得异常清醒,雨水溅起的凉气只会让他想起在村庄里阴冷的五年,他无法闭上眼,只能数着时间煎熬地等茨木回来。

“快快!”
“茨木大人回来了!”
“去找莹草!”

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着慌张的叫喊,安静的大江山一下子炸开了一样。妖狐从床上翻身而起,打开门,眼前一闪而过飞奔的莹草。他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去,赤脚跑在雨水打湿的走廊上。

等妖狐跑到正厅,眼前已经被围得层层叠叠,水泄不通。不少小妖回头一看,脸上是又惊又惧,身体下意识地向后退去,硬生生让出一条空道。妖狐此刻少有地露出几分狼狈,沾湿的头发贴在脸颊两侧,金色的瞳孔里浮现短暂地焦躁,然而周身的妖气正肉眼可见地聚集起来。

“茨木…”

妖狐看见中间被围住的茨木,脸色惨白,嘴唇毫无血色,生出的汗水濡湿一片发丝。身上的盔甲被损坏严重,看起来破烂不堪,但似乎没有致命伤,可不知为何,茨木双眼紧闭,眉头拧在一起,咬住的嘴唇显出几分难耐。

莹草在检查后,一言不发,只是向酒吞微微点了点头。酒吞则轻声地啧了一句,露出几分无奈。

妖狐见他二人表情诡异,心中顿时起了疑问,他慢慢靠近,眼睛再次望向了茨木。一旁的小妖纷纷让出了位子,前几天妖狐因茨木和酒吞大打出手的事早已在大江山传得沸沸扬扬,现在茨木回来了,却是现在这副样子,他们怕妖狐直接掀了大江山都有可能。

酒吞瞟见妖狐,刚准备开口说什么。就见妖狐望着他摇了摇头,随后便蹲下握住了茨木的手。酒吞在一旁看着,发现妖狐是在给茨木递妖气,然而作用甚微。

妖狐愣了下,抬起头怔怔地看向酒吞。一旁的萤草有些面红耳赤,酒吞倒是没说话,冷静地回看过去,只是眉眼之间多出了几分凝重。

妖狐歪嘴笑了下,虽然只是瞬间,但酒吞还是看见了,眼神带着点冷漠与嘲讽。

在所有人的围观下,妖狐慢慢地俯下身子吻了上去。他逐渐调动起自己的妖力,妖气顺着两人的口腔传递。妖狐伸出舌头扫过茨木的牙齿,撬开牙关,两人之间的温度迅速攀升,黏膜变得炙热,生理性分泌出大量津液。

只见妖狐周身慢慢笼罩起一层薄薄的光圈,一旁酒吞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他看得见妖狐的妖气正在逐渐释放,并不是随意散漫在空中,而是一滴不剩的被昏迷过去的茨木吸收。不同于他的妖气或是其他妖怪,茨木是在完完全全接纳这份外来的妖气,正在填补长久以来的亏空。

忽然,地上的那人猛地睁开双眼,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见茨木一个翻身便将妖狐狠狠地掐在了地上。

妖狐被吓得一懵,眼前只有茨木的金色瞳孔,可是那太陌生了,眼里泛着从未见过的血色。一股虐杀的本性在茨木身体里苏醒,二人口中温和的妖气传递,立刻变成了单方面的掠夺。茨木单手就将妖狐困住,血腥味随即就在二人嘴里化开,妖狐的嘴唇被咬得血流不止。

妖狐感到自己体内的妖气源源不断地流失,那种即将被深渊吞噬的感觉陡然腾起,求生欲本能地让他挣扎起来。可能是感受到了这份抗拒,茨木童子开始释放出自己妖气,来自大妖的畏惧和骇人,将妖狐一下给震住。抓住自己脖子的鬼手越来越用力,似乎下一秒,就会把他捏得粉碎,绝望的窒息感逐步蔓延到全身。

死亡,黑暗,在妖狐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艰难地举起手,不知抓住了谁的衣服,眼前的景象已近开始变得模糊。

“…救…咳…”
话还没喊完,妖狐脖子上就少了被抑住的感觉,只见身上的茨木突然飞了出去。

“茨木童子!”

被踹飞的那人,像是听见懂了自己的名字,赫然抬起头,但眼里的杀意丝毫未减。

“杀了他,会后悔的人可只有你一个。”酒吞咽了咽喉咙,盯着地上那头野兽。

他听见酒吞的话,眼睛移向地上的那人。小小的一个,蜷缩在地上干呕,眼角涩得发红,两道泪痕挂在脸颊上。

妖狐想尽力控制颤抖的身体,可实在是难受,气都喘不过来,弥漫全身的无力感和亏空的妖气,让他眼前依旧模糊不堪。

“妖…狐…”
茨木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眼睛退回了金色。

酒吞看了下周围,挥挥手,让所有妖怪全部退下,刚刚一事所有人都看见了,再留在这里,只怕是十条命都不够。随后酒吞又看了眼地上的妖狐,上前把他扶了起来,此时妖狐脸上的妖纹像是用刀刻在上面的,红得如同在滴血。看来刚刚的确是神体的原因才导致茨木陷入了狂乱。

茨木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脑子抽得发痛。

妖狐慢慢走过去,在茨木面前蹲下。

“抱歉,吾刚刚…”茨木的眼睛还有些飘忽,发怵地看着妖狐。

“没事。”妖狐看了眼一旁的酒吞,嘴里说:“我们回去吧。”



清晨,妖狐很早就醒了过来,睁开眼,昨天的事就立马浮现在脑海里。

昨晚回了房间后,茨木似乎没能完全恢复,很快就又昏睡了过去。妖狐守在旁边,牵手又送过去一点妖气,直到茨木呼吸平稳才离开。

随后他起身,想了想,决定去正厅看看。清晨那里还是空无一人,他大胆地坐上酒吞以往坐的位置。他无聊地等待着,听着屋外传来的细微风声,渐渐地闭上了眼。

等妖狐再次醒来之时,他发现酒吞已经坐在了一旁,正在闭目养神。

“一大早就占着本大爷的位置?”那人问道,眼睛却还是闭着。

“茨木的身体。”妖狐面对他问。

酒吞睁开眼,就撞上一旁眼神死寂一般的妖狐。这个样子的妖狐似乎已经很久没见了,他愣了下,像是在酝酿什么,然后才开口慢慢说道:“你昨天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他的妖力在消逝,过不了百年,他必死无疑。只有小生能救他,是不是?”妖狐一字一句地说道。昨晚,当他看到酒吞和萤草诡异的表情时,就意识到了什么,但他本能地去忽视了这份异样。可等他握住茨木的手时,那股妖气的亏空感让他足足地惊吓到了。消散在空气里,如尘埃般,星星点点,他从来没有发现,彻底的消逝会令他如此恐惧。茨木就如同站在悬崖边上,直面死亡。

“你很清楚。”酒吞忽然用手捏住妖狐的下巴,将那人拽到眼前:“既然你发现了,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说,救你,就是因为你是神体,你的命可以去换茨木的命。”

妖狐眼里闪过一瞬间的惊讶,但只有一瞬间。他早就知道了,知道自己对于他们而言很重要,可确实也没想到竟然是一命抵一命。

“不过你要是逃,我也一定会把你抓回来。小狐狸,本大爷可没有好心到无缘无故地救你。”

“茨木也知道?”妖狐拍开酒吞的手。

“当然,你当这是在过家家?在大江山里,估计也只有茨木还会把你当个孩子。”酒吞笑了笑,“我可从来都把你当货真价实的妖怪。”

妖狐抬起头盯着酒吞,屋外的风吹落了片片树叶,“小生不会走的。”他回过神来说:“还能再多活100年不是吗?”

酒吞看着妖狐,最后这句话在脑海里重复了好几遍,最后才张开嘴慢慢说:“那最好。”



茨木醒来时,发现身体意外得轻,他举起手看了看,猛地感受到了身体里充盈的妖气和妖力,接着脑子就翻起昨天的记忆。

妖狐已经知道了。

茨木瞬间坐了起来,一转头便看见了妖狐。对方正坐在桌子旁,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过于直白的眼神让茨木稍稍有些惊慌。

“妖狐,吾…”茨木想解释什么,但又不知该如何说,因为不论什么理由都显得狡猾可笑,他和挚友的目的都没有变过。

“你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对吗。”
“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在此刻看来都显得虚伪。”

茨木无言以对,妖狐说的没错。

“要是小生告诉你,小生愿意呢?”妖狐起身,慢慢向茨木走去。

“什么?”

妖狐牵起茨木的手,一股暖流在两人的掌心之间传递,“只是为茨木奉献一次生命而已。”

茨木呆愣住一动不动,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这话竟然是来自那个为了复仇屠了全村的妖狐,来自为了活下去什么都愿意做的妖狐。

妖狐跨上去坐到茨木的身上,他圈住对方的脖子,就又吻了上去,妖气接连不断地递了过去。

“妖狐!”茨木推开他。

“你不需要小生了吗?”妖狐的眼里竟露出一点委屈。

“不…不对,吾是说…”

还不等茨木说完,妖狐就再一次亲了上去。越来越多的高纯度妖气充斥在体内,茨木感觉缺失已久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他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很好。两人接着越吻越深,妖狐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他有些着迷,有一瞬间让茨木有一种深陷的错觉。

直到消耗掉了嘴里所有的空气,妖狐才撑起身体。

他金色的瞳孔带着几分迷离般的水雾,脸颊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嘴角似笑非笑。

茨木怔怔地看着他,脑袋里一片空白。

TBC




评论(1)
热度(25)

西北

漫长沉默,镜里拈花,
他们之间隔着挥散不掉的雾气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