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翔叶/唐林】那我的红线呢? 八

神仙x人类
OOC OOC OOC


八.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孙翔和唐昊二人已经在凡间呆有十四日了,明天就是回天庭的期限。虽然一路吃吃玩玩,但月老向他们交代的事也没有落下,算是按要求完成了这次下凡的任务,该牵的红线也都牵了。

“明天我们就得回去了…”唐昊坐在床上,眼睛看着房间里唯一的那扇窗户,透过玻璃,只能看见一块深蓝。

“嗯,我知道。”林敬言从电脑前转过头来看向他。

“时间过得还真快。”唐昊感叹一句。

“的确,那你们回去之后,还能再下来吗?”林敬言问。

唐昊又看向那人的眼睛,顿了一小会儿,才慢慢开口:“应该吧。”

“那记得再下来找我玩啊。”林敬言笑了起来。

唐昊一愣,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忽然只见他一下倒在床上,拉过被子就盖住自己的脸,然后悄咪咪地说:“当然啦!”

声音被闷在被子里,听起来有一点点得不真切。

“嗯?”林敬言看床上团成的一坨有些好笑。

忽然被子的一角冒出一个脑袋,就看见唐昊皱着眉头,眼睛却是睁得很大。

“不找你玩!”唐昊嘟嘴着说道。

“啊,那我会想你的。”林敬言笑道。

唐昊一个激灵立马坐了起来,紧接着就向林敬言扔过去一个枕头。这突如其来的一砸,林敬言没能躲过去,软绵绵的枕头正中自己的脸。

“唐昊…!”林敬言一惊。
“抱歉啦!”唐昊大大咧咧地喊出来,却一个转身背了过去。

林敬言一边笑一边无奈地摇头。这么多天的相处,他也算是把唐昊的脾气摸得彻彻底底。别扭小心思,孩子气的心性,有时又一本正经得厉害。但林敬言一点也不讨厌,心里说得上是有些开心,对于唐昊马上就要离开了,他心里泛起了一丝不舍的心情。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床上背对他的唐昊。神仙下凡,说出去得是个多荒谬的事。没想到自己就已经安然接受了,还一起生活这么久。能认识一个神仙,已经是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事了吧。

林敬言站起来,慢慢走向床边,伸出手摸了摸唐昊的头,嘴里小声地说道:“晚安。”



第二天孙翔醒得很早,才五点他就醒了。

他从床上撑起来时,发现叶修睡得还很熟很熟,均匀的呼吸,眼睫毛都随着气息一下一下规律地颤动着。
虽然他这几天拖着叶修不要熬夜,但那人的眼睛下面依旧还是一片乌青,但惨白的脸上和初次见面相比总算是透出点血色。

他想了想,又缓缓退回被子里,伸出手将叶修抱进怀里,然后闭上眼睛。

轻手轻脚的,但叶修还是被惊醒了。他猛地睁开眼,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陷在身后人的怀里,相贴的肌肤传来阵阵温度。脖子后面地气息弄得他有些痒,他只稍稍动了下,腰就被手臂环得更紧。他也没说什么,同样就闭上眼继续睡了。

“孙翔起床了!你和唐昊约的2点见面。”

孙翔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朦朦胧胧地听见有人在和他说话。

“神仙大人也要赖床吗?”

孙翔意识到是叶修在和他说话,自己的记忆似乎还停在早上,怎么现在叶修就已经起来了。

“现在什么时候了?”孙翔迷糊地从床上坐起来。

“已经快12点了,我的神仙大大。”叶修翘着二郎腿,手撑在下巴上,一脸笑容地看着床上还有些发懵的孙翔。

“什么!?”孙翔大惊,“我居然睡了这么久!”
“对呀,快点起来,不然唐昊又要骂你了。”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孙翔忽然没有由来的来一句。

叶修先是一愣,而后说:“还没睡醒啊,都什么时候了,还闹。”

“我都要走了,你还不满足我一下。”孙翔抱怨。

叶修有些犹豫,看孙翔似乎是真和他较上劲了。无奈之下,只好走了过去。他见孙翔弯起来的眉眼里露出小小的得意,就在心里后悔自己真是太顺着他了。

“就一下…”
“嗯嗯!”

叶修走到床边,俯下身子,就在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嘴唇都要碰到时。叶修的眼前忽然一晃,景象快速地来了个翻转。

接着叶修就被孙翔扑倒在了床上,那人的长发从耳边垂下,落在了叶修的肩上,彼此的眼睛里只剩下对方。

叶修就知道孙翔不会就那样放过他,随后便看见了孙翔双眼亮晶晶的,嘴角都要翘到天上了,整张脸都是满满笑意。

孙翔的脸越来越近,身上独有的味道也渐渐侵占过来。

可两人都快要亲到时,叶修忽然伸出手捂住那人的嘴巴。孙翔眉毛一挑,嘴巴说不出来话。

叶修叹口气,小声说:“别做太过。”

孙翔眼睛一亮,连眨着眼,使劲点头。

随之感受到腰间不安分的手,和嘴上湿漉漉的触感。叶修在想,这到底是和神仙在谈恋爱,还是和什么犬科动物!



中午的太阳有些晃眼,林敬言安静地靠在树阴下面,唐昊却早已经被热得有些不耐烦了,蹲在地上不得安生。

“孙翔你也太慢了吧!!”
唐昊终于在远处看见了两个慢吞吞的身影。其中一人和他一样,炎热的盛夏里依旧穿着显眼的长褂,及腰的长发也披散下来,看起来有些燥意。

“不是还早吗?”孙翔白他一眼。

“我和林敬言在这等了好久,都要热死了。”

“知道啦…下次会早点的!”孙翔看那两人脸上挂着汗珠,也不好意思起来。


孙翔和唐昊互相对了对事情,确保没什么遗漏,就准备起身回天庭。十五日的时限马上就要到了,剩下没多少时间了。

临走前,孙翔的脚步一直不肯迈开。

“我马上就回来。”孙翔盯住叶修的眼睛说道。

叶修笑着点头,抬手摸了摸那人的头发。只见孙翔取下自己的红色发带将它绕在叶修的手腕上,白皙的手腕上多了一抹红色。

随后他又俯身亲了亲叶修的耳朵,用小到只有彼此音量说,等我。

孙翔看着叶修的脸颊渐渐泛起一点点绯色,心里是高兴又有些难受,莫名的心慌让他有些喘不过来气。


唐昊在一旁看得浑身不自然,林敬言倒是一脸平静,没什么反应。他除了前几天刚知道这事之时露出惊讶之后,便再也没觉得哪里有什么奇怪。

唐昊却觉得纳闷,支支吾吾问了林敬言半天,林敬言却只说了句,叶修他知道分寸。


“那我们走了!”孙翔终于肯和唐昊站在了一边,晃着手说道。
林敬言笑着点点头,叶修稍稍站得远了一点,手里夹着烟,脸上挂着微笑。

唐昊看了眼林敬言就不再去看他,本来想说句再见什么的,却只是含在了嘴里,说不出口。感觉有很多话要说,可像是被什么拦住一样,只感觉心里毛毛的。

直到眼前的景象开始慢慢消散时,最后一眼再去看林敬言,那个人也正盯着自己,眉眼里说不完暖意,就像当时初次见面一样。



“你们回来了!”
等二人刚一站稳,眼前就是一片白雾,阳光散射在层层白云里,晶莹剔透。还有就是那个花白头发的月老。
“居然没贪玩,着实没想到啊!”月老摸着自己的胡子哈哈大笑。

两人都没说话,点了下头,就向着一往熟悉的地方走去。

“怎么,下了趟凡间还不高兴了?事情都办妥了吧。”月老看那平时活泼不行的两人今天反常得安静,不解地问道。

“没事!只是某人和自己的情人分别了,不高兴罢了。”唐昊将手交叉抱在脑后,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

“情人…?”月老一愣,随即发现孙翔头上红色的发带不见了。

“你闭嘴唐昊!就你有嘴巴?”孙翔使劲踹了他一脚。

“我说的事实,还不让说啊?”唐昊当然也回敬了孙翔一拳。

“翔儿,把事说清楚。”月老忽然拉住两人,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

孙翔斜了一眼唐昊,啧一声,只好无奈地转过头来,乖乖地把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明白。

“神仙和凡人的先例又不是没有…您何必这么紧张…”孙翔说完之后,又补上一句。

月老听完,脸上没了刚刚迎接他们的笑容,严肃得让两人有些不自在。

“你们俩把书房以前的姻缘账全部抄一遍,不抄完不许睡觉!” 月老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哈!?这关我什么事!”唐昊在一旁目瞪口呆,却无奈月老早已不见了踪影。

孙翔咬住嘴唇,鼻子有些酸,深吸一口气之后,对着一旁的唐昊说了句活该。


月老的藏书阁很大,一扇一扇的巨大书架,屋子里充斥着木质与墨汁的独特气味。两人盘坐在室内的一处,蜡烛被风吹得晃眼。

孙翔一丝不苟地坐在那里,居然认认真真抄到现在,屁股都没挪一下。唐昊见他反常得很,不惜教训,心里又起恶作剧的心。

“这么认真?可我敢说,起码两个月之内你下不去凡间了。”唐昊挑了下眉头说。

孙翔先是停下笔,却没理他,又继续抄写着。

“你临走之前还给他说马上回去,你现在倒好,下不去,又没办法联系人家,叶修会不会生气…”

“唐昊,你今天是没吃饱还是什么!要不要拿书堵住你的嘴!”孙翔终于忍无可忍,打断唐昊就吼了出来。

唐昊看孙翔现在的样子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样,算是达到了他恶作剧的目的,刚想开口继续挖苦他时,却听见对面那人接着说。

“难受的是我一个人吗?你把大家都当傻子!对林敬言什么想法,你能瞒得住别人,可瞒得住我?”孙翔见唐昊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诧,“我下不去,你就能下去?”

“你说什么屁话!”唐昊反驳。

“呵,我真应该拿个镜子给你照照,临走前你看林敬言的眼神,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是什么意思。还笑我是断袖,那你岂不是比断袖还胆小?”

唐昊定在原地,半个字都憋不出来。他当然想反驳,但强词夺理只会显得更加愚蠢。孙翔说得一字不差,不仅看出他喜欢林敬言了,而且还顺带嘲讽了下他的胆量。

“你难道是怕林敬言不喜欢你?”孙翔问。
良久,唐昊才抬起头来说:“不是啊。”
孙翔歪了下头。
“只是觉得…不可能而已。”唐昊说。

孙翔看了他一眼,也没再说什么。于这一点,他和唐昊想法可以说是南辕北辙。但他不想和唐昊吵,争执已经没有意义。


诺大的书室里只剩下哗啦啦的翻书声,和时不时研墨的摩擦声。

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孙翔写得手已经开始有些发麻,可姻缘账才抄了总数一半不到。

“孙…翔,孙翔,你过来看!”忽然唐昊像是发现了什么,语气里有点难以置信一样。

“又怎么了?”孙翔皱眉。

“你过来看啊!”唐昊也不顾对方的一副臭脸,把孙翔从桌子对面拉了过来。

等二人凑近一看,手里这本姻缘账上积了厚厚一层灰,比别得多上不少。纸张却不怎么皱,一看便知没怎么被翻开过。

“怎么?”孙翔一脸疑惑地看向唐昊。
“你看!”

翻看账目,仔细查看。这本姻缘账才记了不过草草四页,剩下全是空本。细看前四页所记载的,格式和其他没什么不同。

“所以到底…!”孙翔刚想接着说时,嘴里的话一下子被噎住,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盯住书上的文字。

姓名的地方,除了一些不认识的凡人,还有他们熟悉的前辈。虽然大多数没见过,但名字他们都必须得知道。

“这…是之前月老座下弟子和凡人的姻缘账!?”
“应该…不会错。”唐昊点点头。

孙翔愣在原地,一时间无数话语涌上心头,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他只是愣愣地盯着,一时间,书室里连唯一的翻书声也静了下来。


TBC

评论(2)
热度(57)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