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翔叶】the Cheater of Love

和唐林的 the Level Of ViolencE 一个系列

一发完
高中生pa
OOC 超级OOC

特别矫情特别做作


the Cheater of Love



我叫孙翔,现在是一名高一的男生。

还有,我真的是直男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与生俱来有什么奇怪的特质,总是能不断地吸引着身边的gay。从小到大给我表白的全是男生,虽然我一点也不歧视同性恋,也能理解,但不代表我也得喜欢男人啊!

有件事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想忘却死也忘不掉。那是还在初中,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向喜欢的女生表白,我可是暗恋了半年之久。约好了下午放学后在天台见面,结果在半路被截了胡,杀出个陈咬金。

那个男生哆哆嗦嗦地把我拦下,然后又无视我的各种拒绝,只好咬着牙听他深情地告完白。没错,其实我还有一点点感动,可他是男的啊,再感动能当饭吃?

我只好在心里想着各种委婉的措辞,然后拒绝了他,希望不会对他造成太大伤害。等这边结束赶过去时,发现那个女孩子已经等我有一会了。其实我还是蛮有自信的,毕竟我长得也不错,成绩也很好,有什么理由拒绝我?

结果,她居然拒绝了我!

不仅如此,她还用的和我刚刚拒绝那个男生一模一样的说辞!

那我还能说什么?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从那以后,气愤的我,不留任何情面的拒绝了所有男生的告白。

为此,唐昊都不知道嘲笑了我多少次。虽然他一副好脸却各种没有女人缘,但我有如此好的男人缘这个事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

但,在我看来,所有事情,有果必有因。

所以,这一切都是叶修的错!



我叫叶修,马上就得毕业了。

虽然大家都认为我是gay,但我觉得我并不是。只是碰巧我喜欢的都是和我同性罢了。我没有刻意去在意性别这个事,但既然每次有些好感的都是男生,那我自然而然也就接受了。

况且,我也从来没说出口过,没想过将它们付诸为现实。

其实慢慢算下来,我也还没遇到让我忍不住想去做点什么的人,所以恋爱也是一次都没有谈过。我的事迹在学校里传得风生水起,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谣言是怎么传起来的,不过,我倒也不怎么在意。

但现在,在高中的最后一年里,那个让我险些动摇的人出现了。

而且,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他的名字叫孙翔。

的确动摇了,但我决定还是如以往一样,放在心里就好。

说起来,我和孙翔在初中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我就喜欢逗他,但完全是因为他的反应实在是太有趣,才会忍不住想去恶作剧。

但当初我已经是初三了,所以没认识多久,我就毕业进了高中,彼此再也没去联系。

只是后来高三的新学期,偶然在典礼上瞟见他,我还挺意外的。

两年没见,真不知道他吃了什么,居然一下子长得那么高。在人群中,我一眼就看见了他。比常人稍浅一点点的发色,从不好好穿的校服,眼睛里除了大部分的骄傲以外,还带着点难以察觉的稚气。

我觉得,一切就和两年前一样,他没变。

其实直到那个时候,我对孙翔的感觉也只停留在,这个炸炸呼呼的后辈很有趣,记得比较深刻而已。

所以,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不要说我推卸责任,但这和叶修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初中我就和他结下了孽缘。

才初一的我作为数学课代表去老师那里报道,推开门之后发现老师全都不在,只有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我情不自禁多看了几眼,因为很少有男生那么白。

“找老师吗?”
那个男生听见推门声便抬起了头,随后问我。
“嗯。”我只好点头。
“老师都去开会了,找哪位?”我见他放下手里的笔,似乎准备和我谈下去。
“冯老师,初一数学。”
“巧了,我也是他教。有什么问题可以先问我,我是他的课代表,已经初三了。”他笑了起来,苍白的脸染上了点颜色。
“啊…”我一顿,“我也是课代表。”
“哈哈,这么有缘!”
说着他便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直到那一刻,我还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热心的初三学长,

可我真为我自己的当时想法感到天真!

叶修,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冯老师改不完的作业就丢给叶修改,叶修见我来了办公室,像是抓到了什么难得的机会一样,说什么也不放我回去。

“不准走,快帮哥改卷子!”他依旧坐在那里,笑着拉住我的衣服。
“叶修!我一会还有自习!”我当然是一万个拒绝。
“自习岂不是更好?快点吧,那个老头不改作业全让我改,我怎么改的完!”他大声抱怨着。
“要我改,我也不会啊!”我想走,可他死不放手。
“没事,你改选择题,哥改大题!”
“…”
“abcd总会改吧!”
“…”
“你现在不做,到了初三还是得做!”
我见他似乎还装着一肚子的理由,就算是有三寸之舌也说不过他。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真是受不了他了,我生气地坐下,手在空中一摊。
“笔!”
“孙翔大大,请。”
他在一旁笑得一脸灿烂。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后来过分的程度真是令人发指。他简直就是拿我寻开心,在学校不论哪里碰见他,我都躲得远远的,因为遇见他准没有好事。

后来有一天,别人给我说和我走得很近的那个学长是 gay。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倒居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还记得,那个下午很热,我们俩是在冯老头的办公室里蹭空调。不大的房间里,冷气开得很足,听得见呼呼的风声,还伴着风机传来的噪音。
我看了一眼旁边认真写作业的他,不知脑袋出了什么问题,没由来地问道:“叶修,你是gay吗?”

他猛地抬起头,眉头皱了仅仅一秒,就又回到了以往淡然的表情,他毫不在意般说:“不是哦。”

只有三个字,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

我尴尬地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接什么句子。

只见他挑了挑眉毛,一手攀过我的肩膀,笑着说:“就算真是gay,哥也不会看上你的,放心吧!”

“我很差吗?”我尽然有些生气。

他像是完全没想到我会这样回答,感觉到了肩头上的手臂一僵,随后我看见他越来越夸张的脸,他毫无顾忌地笑了出来,特别大声。

“卧槽,你笑啥啊!”
“哈哈哈哈…没什么…不过你真是太搞笑了!”

他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擦着因激动而笑出来的眼泪。

等他毕业之后,我就渐渐发现了不对劲。
找我表白的人变得越来越多了,可问题是,全是男生啊!

所以,这难道不怪叶修吗!



那次典礼结束后,我没去打招呼。

想着哪天要是偶然碰面了,再打招呼也不迟。不过高三和高一的交集本来就少,就那样过了半个月,我是再也没遇见他。

虽说已经是九月,正午太阳的毒辣还是会让人产生一股眩晕。我站在球场边上,等我们班其他男生打完球。今天轮到我归还体育器材,所以我得留下到最后。我有些出神地看着一大群人在球场上跑来跑去,眼睛随着上下弹动的篮球移动。很热,我能感受被打湿了刘海,一滴汗水划过脸颊时,带起一点点痒意。可能是因为太热,我连思考的能力都变得迟缓起来,就一直站在太阳底下,一动不动。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群人的吼叫,在说着什么,小心。我发现
球场上的他们忽然全部看向我,个个神色都变得扭曲,手里还不断挥动着,甚至有些向我跑来。

我皱眉,心里想着,发生什么了吗?

等我完完全全从炎热的呆滞中回过神来时,我看见头顶向我高速飞来的篮球。

来不及了。

我立刻判断出来,伸出手准备护住自己的头。

在下一秒,篮球眼看就要贴脸砸来时。在我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一只手赫然从我背后出现,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那个本来会砸到我的篮球,被那只手打飞了出去,一下子滚得好运。

一切都只发生在大概一两秒之内,球虽然被拍得很远,但耳边还依旧回荡着那声巨大的声音。

然后听见背后传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带着点不耐烦,气冲冲地说:“我说你们是打球还是打人啊!”

心跳不自觉变得快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

我立马转过身去,他离我的距离很近很近,导致我得退一步才能看见他的脸。

然后,和我心中浮现的那张脸一模一样,是孙翔。

“叶修你搞什么啊,傻站着被人砸吗?”
他皱着眉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心脏又跳快了,快到我自己都怀疑,我告诉自己这只是重逢的兴奋而已。

两年之后第一次面对面,不是说你好,也不是说好久不见,居然是被对方臭骂了一顿。

“孙翔…” 我避开他的眼睛,只是觉得他的视线太过炙烈。
“怎么,这么久没见?脑子也变傻了?”他带着点得意的笑容,还单手转起了篮球。

真是一点都没变。

我立马用手臂勒住他的脖子,使他不得不弯下腰,整个人都被我弄的狼狈起来。我笑着,希望自己和两年前一样自然,:“两年没见胆子越来越肥了?长这么高,哥还不是照样教训你?”

“是你太矮了!!”他被我勒在腋下,应该很痛苦,却还要和我斗嘴。

后来,等我回到教室后。我发现心跳也没能很快平稳下来。我不是个擅长欺骗自己的人,回想起刚刚那一幕,我可能,大概是对他有好感了吧。

这次又是男生,我仰起头看着天花板。

当然,还是和原来一样,什么都不会变。



我来学校第一天,就再见到了叶修。

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有一点开心,但最后一想起自己初中悲惨的情感经历,又立马摇起头来。他到底是不是gay,我几乎都快忘了这个问题。初中时,就算他毕业之后,耳边也时常会响起别人关于他的闲聊和八卦。与此同时,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他说那三个字的表情。我后来琢磨着,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是生气还是难过。

再次看见他真人时,我瞬间明白,他那是失望。

开学典礼上,他站在高三中间。统一的校服,清一色的黑发,可我一下子就发现了他。他还是那么白,在人群中就像是在发光,而且侧脸也只会显得他的睫毛更长。叶修和我在一起时,是会笑的,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整我时的表情也算丰富。但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独自一人时,脸上平淡到像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就像现在,他面无表情地站在方正中,双手插在荷包里,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毫无血色的皮肤,眼下的乌青总是比别人明显几分,黑色的眼睛也有点无神但又闪着点光。

我在犹豫要不要一会儿给他打个招呼。

但他此时的表情,让我忍不住去怀疑,他还会不会记得我这个人。

耳朵听着台上老师那些千篇一律的陈词滥调,眼睛却总是不自觉瞟过去。我发觉自己这样不太对劲,深吸一口气,就匆匆避开他的身影。

散场时,我又去寻他的身影,但这次他不见得很快。

总之我想,以后还有机会。

再一次见面却是两周之后。唐昊要我中午放学后去打篮球,我当然不会拒绝。等我们到操场时,陆陆续续的人还有很多。尤其是篮球场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在打。特别是那些高三的男生,总是会在体育课上恋恋不舍。

想着先去占个球场,脚上慢慢走过去,忽然视线里,出现一个距离不远的背影。

有些熟悉。

叶修?

再一眼,我便确定,是叶修。

我愣了下,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因为初中时我就知道,他是个不爱运动的家伙。

他一个人站在太阳下,那副摇摇欲坠的模样,背影看起来都在晃动一样。我见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发尾都湿透了。

这是在干嘛,中暑了怎么办?

忽然,正对着的球场骚动起来,我一望去,他们的篮球正快速地砸向叶修的方向。可我眼前那个人就好像在梦游一样,站那里一动不动。

我睁大了眼睛,叫他来不及了,我想着。

腿已经迈了出去,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绕过他的身体,在最后一刻救到了球。

赶上了,我在心里感叹着。



“叶修!”

我站在窗台边发呆,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转头过去时,看见了走廊尽头向我招手的孙翔。

他今天没穿校服,换成了他常常打球的那一套。手臂大部分都裸露出来,篮球短裤飘在膝盖的位置,可以看得出,他身材很好。他手里拿着篮球,小跑着向我走来,我看见不少女生朝他投去目光。是的,他和唐昊两个臭小子一下子就在我们高三出了名。

我不自觉地笑了起来,自从上次在篮球场遇见之后,像是忽然变得越来越有缘分。在学校碰见的次数是越来越多,好像天天都会见上几小时。我甚至觉得这是老天在考验我。

“怎么了?”我问道,挺好奇什么事能让他特地跑来高三教室。
“你上次不是说周四食堂特供很好吃吗,中午一起吧。”
我顿了一下,我是记得我说过,但只是随口提的一句罢了。
我刚想说今天不打算吃饭,他却丝毫不给我机会。
就看着他又自顾自地说道:“我最后一节在操场,记得来找我。”
"喂..."
“那我先走了,你快去上课。”
他说完就跑走了,在转角时,又回头看我,挥了挥手才彻底走掉。

我是又气又想笑。

结果第四节课,我完完全全地走了神。看着书上那一行行的文言文,只觉得头疼,心思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我有时真感谢班主任给了我这个靠窗的位置,我一手撑住头,侧过脸看向窗外。孙翔和唐昊又在打球,我只是看着,看他们在球场1v1。脑子里其实半点想法都没有,就这样愣着看了一节课。但我数了数他们的比分,在我看的时候,孙翔还是输着。

“老林?”下课之后,我拿了钱包准备去操场,却在一楼碰见了林敬言。
“叶修啊。”他转过头对着我笑。我和他关系一直都这样,好像是朋友,却又没有非常亲密,但相处起来却意外舒服。
“要一起吃饭么?今天特供。”我邀请他。
他顿了顿,说:“好啊。”
我们慢慢走到了操场,我和他说了还有个高一的男生一起。等我凑近站在球场边时,正篮球从唐昊的手里飞出去,空刷进了篮筐。

随后我看见孙翔打了唐昊一拳,然后朝我走来。面对唐昊的白眼,我对着他晃了晃手说:“孙翔先借我一下拉!”

“走吧!”他擦着脸上的汗。
瞟见了一旁的林敬言,先是愣了愣,随后可能又猜到是我的朋友,就开口说:“你好,我叫孙翔。”
“你好啊,林敬言。”

走了几步路,他忽然转过头问我。
“叶修我臭吗?”
我看见他闻了闻自己的身体,他脸上的确占满了汗珠。就连睫毛上也挂着一点,倒显得眼睛水灵灵的。我仔细看了一番,发现五官比初中时,长开了很多。怪不得路过高三,那么多女孩子看他。

“臭,臭得要死。”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啊…那要不我先去洗个澡?”他停下脚步,一脸认真地看着我。
我见他那样,一下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孙翔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他站在原地愣了几秒,察觉出来我只是在逗他,随后气急败坏的乱喊:“叶修!!”

一起吃饭时,我又没忍住撩他好几次,看他被我噎得连反驳的能力都没了。只有一瞬间,我以为我们还在初中的数学办公室。最后,送他回教室时,我送了一杯奶茶给他。

“卧槽...今天太阳从哪边升起来的?”他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哥请你,你就好好拿着,这么多废话。”我没好气地说。

后来,直到他进了教室,他都还在怀疑我。

林敬言一直在我们身边,他没怎么说话,只是有时会笑笑。我刚准备对他说,让他和我们吃饭憋屈了,结果他先开了口。

“叶修,你喜欢他吗?”
他很淡地问了出来,要不是我知道他的性格,这么平淡问我这样的话,都会把我吓一跳。

但我还是愣了一下,随即拍了下他的背,笑着说:“情场高手啊!”

“别笑话我了。”他挥挥手,接着说:“不是我擅长,是你太迟钝。”

我歪头看他,“有吗?我和平时一样啊。”

“不啊,你明显和他在一起更开心。”

这次,我是真的愣在那里了。

时间就像禁止般,丝毫察觉不到它的流动。

我在想,难道只有这种时候,人才会真切地感受到心脏的存在吗。

真的会和原来一样,什么都不变吗?



或许还是有一点不一样。

重逢之后,我发现他还是和原来一样,依旧喜欢捉弄我。但总感觉又不太一样,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飘忽不定,笑颜的眼睛里有着几分难以言说的神情,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我似乎也对叶修没有以前那样“深恶痛绝”了。当我发现有这个想法时,我立马认为是因为时间久了而已,冲淡了这份抗拒。

昨天在篮球场见过面后,本以为短时间内很难再见面了。可才第二天,就又在食堂遇见了他。

我和唐昊端着盘子走在挤满了人的食堂里,总感觉今天食堂的人似乎比平常多了一倍。我们绕了一圈也没能找到位置。

我们只好再去二楼。

“搞什么,今天人怎么这么多?”唐昊在我背后抱怨。

我耸耸肩,表示我也没办法啊。快速扫了眼二楼,依旧人满为患。我转身去仔细看每个角落会不会有遗漏时,就看见五六个桌子开外的一个桌子上空了三个位置。

唐昊像是也看见了,伸出手指着。只见那张桌子上唯一的一个人抬起了头。

是叶修。

我顿了下,他也看向了我。

食堂里来来往往的人,声音也是相当得吵,而我们的视线恰恰落在了彼此的身上。

太阳从一旁的窗户照进来,打在他的脸上。他笑了,嘴角勾起了弧度,眼角也随之弯起来。

我说了,还是有什么不一样。或许是我以前太粗枝大叶,我总觉得叶修藏着点什么。

“那不是叶修么。”唐昊也看见了他。

随后他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过去。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吃饭了?”我在他对面坐下。
“自习啊,就提前溜出来了。”他很自然地说道。
“啊?还可以这样。”
“你还真信啊。”他声音很轻,“我们模拟测试,考完就可以走而已。”
"靠…" 我感觉自己的智商似乎每次在叶修面前好像真的会变低。

我吃了几口饭,说句实话,这个学校的食堂太不符合我的胃口了。
“说真的,这饭难吃。” 我都想放下筷子。
“没有哦,周四的特供就还可以。”
他坐在对面轻飘飘地说。
“嗯,我也觉得还可以。”一旁的唐昊居然也吃过。
“卧槽,你们俩怎么都知道。”
“因为你,傻啊。”
叶修看着我的眼睛,那个傻字被他读的特别重。

其实和叶修在一起的时间过得很快,就像原来,一眨眼,他就从初三毕业了。
等我和唐昊吃完后,发现叶修还没吃完。他一口一口吃得慢吞吞的,我可以陪他吃完,但今天中午恰巧约了老师。
“叶修,你吃快点,我还约了老师。”我催他。
他抬起头,看我一眼,又低下头接着喝了一口汤才说:“我又没有要你等我。”

好像是哦。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就算我们一起吃完,也只能同一小段路。
“哦,那好吧” 我只能这样回答。

我站起身来,低头看见他的发玄。
我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嘴里说:“那我先走了,慢慢吃。”

然后很快的就跑掉了,我都不敢回头。手里的触感还迟迟不肯褪去,手心都在隐隐发烫。

我,无法解释自己如此的行为。



初三那个暑假,玩得太疯,连续熬夜玩游戏好几周,中途也不断吃着夜宵。

后果就是,得了胃病。

体育课结束,我一步一步慢慢走着。刚考完两千测,我的胃整个就在翻江倒海,再一次肯定运动什么的真的不适合我。

我中午没吃饭,现在整个空荡荡的胃里只有胃酸不断收缩。腹部传来的疼痛感让我不得不的走得很慢很慢。

挪到一楼时,却是又碰见了孙翔。

我深深吸了口气,心想真是越来越有缘了。

“什么课啊?怎么在这?”他笑着问我。
“体育课…”
“你怎么了?嘴唇都发白了。”他向我凑近一步。
“没什么,你快去上课吧。”我敷衍过去。

他将手贴在我的额头上,掌纹的触感,带着温度。我有些慌乱的低下头。

“这么冰?”
“还好吧…”我自己当然没什么感觉。
“走吧,我陪你去医务室。”他拉着我的胳膊,就向医务室走去。
“不用了,没什么大问题。”我抽回自己的手,立马停住。
他转过头看向我,眼神很认真。
随后我看他忽然走近,然后对着我很耍赖般笑了笑。
下一秒只感觉天旋地转般,等我在反应过来时,我被他扛在了肩上。
“孙翔!!”平常再冷静的我,都没忍住叫出来。
“好了,别乱动。你又不听我,我只能硬来。”

我渐渐感觉到了自己发烫的脸,这样抱着,实在是太丢人了!

“好了我知道了,先放我下来孙翔,我去还不行吗。”
“快到了,就别折腾了!”

到医务室的距离的确不远,就在这栋楼转角的深出。可我觉得时间都被拉长了。

他把我放在床上后,和我一起等着校医。
“回去吧,要上课了。”
我看着他,给了一个笑容。
“等会。”

校医一番检查之后,说是低温症。估计就是饮食不规律,不爱锻炼,刚刚又勉强跑了两千米,导致血液循环不良,还加上长久以来的胃病。

“好了,我说了问题不大的。”
我们从校医室里出来,看见他还一副苦大深仇的模样。
“以后一起好好和我吃饭。”他忽然说道。
“啊…”我愣了下。
“我送你回教室。”
“孙翔行了,哥还没那么软。”我晃晃手。

他看着我,忽然笑起来。

他捏了捏的我的脸,“我看很软啊!”



我只是偶然瞟了眼窗外,发现操场上居然是叶修他们班的体育课。

这节课又得荒废了。

他们似乎在准备两千米,我看见他在起跑线处,随着发令枪一响,他周围的同学几乎全部提速冲上前去,所以显得他特别慢。但一圈两圈看了下来后,他的速度一直保持得很平均,所以稳稳地超过了几个人。

我笑了起来,他果然还是很聪明的那类人。

他的头发随着一跑一步而上下飞动,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不是太痛苦。

“孙翔,体育课这么好玩,要不要出去看啊?”
忽然班里老师指名道姓的喊了出来,引得整个教室哄堂大笑。

我无奈地低下头,在学校,老师就老大啊。

看着课文,心思却是无法完全集中。

其实,我发现,我对叶修越来越在意了。就是忍不住去想他,遇见时,也忍不住去找他搭话。更有时,会想去接近他,渴望一些肢体触碰。

我倒吸一口冷气。

不不不不不。

我这想法会不会太gay了。

可把脑海里换成别人,甚至唐昊时,都感觉到一阵恶寒。

嗯,我肯定不是gay!

我在腹诽肯定着。

忽然,下课铃声响了,我看向窗外,果然发现叶修他们班也解散了。

我站起来向着一楼大厅走去。

当然是去“偶遇”叶修啦。



时间过得很快,可能是因为高三了,也可能是因为我爱走神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那天放学,我没去吃晚饭。坐在座位上解数学老师留的思考题,我已经写了四五张草稿纸了,但一点进展也没有。我叹了口气,准备换换脑子,然后从抽屉里拿出物理卷子,慢慢做着。高三不就是如此吗,无尽复习而已。我大概写了半小时后,停下笔,坐在那里,开始发呆。离高考只有一百多天了,我回想上半个学期,结果脑子里却全是孙翔。

我深吸一口气。

肚子带着点隐隐的痛。

我原本以为,就会和原来一样,只是放在心里,等过段时间,这个事就会过去。可自从上学期林敬言说了那句话后,我明显动摇了。

我对孙翔的喜欢,好像比自己想得更加深刻。或许从刚开始抱着那副随意的态度就是错误的,才导致这份喜爱的潜滋暗长,等再回头看时,不知不觉已经是参天大树了。

而且,我有时能感觉到他若隐若现的回应,带着希望一样。

但,我是冷静的,不会就此冲上去,大声告诉他。

毕竟,我也不会忘记,初中他在办公室里问我的那句话。

我当然没有怪他的意思,我只是以为他会和其他人不同。

现在他只会听见更多关于我的谣言。

所以,我不会把他拉进这个世界。

今天百日誓师完之后,我站在教室前的走廊上。又是晚饭时间,刚刚在报告厅里轰轰烈烈的宣誓了,现在又得去那吵闹的食堂里,我真是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瞬间有点理解林敬言曾和我说过他不喜欢食堂的理由。

我看向窗外,胃那里传来的隐隐绞痛又让我觉得似乎还是得吃点什么。

“叶修又不去吃饭啊。”
“今天那个小男生给你送饭吗?”

忽然听见班里同学从班里走出来向我搭话。
我瞟了他们一眼,憋出个笑容,说:“没有。”

“到时候又胃疼,班里的男生可抱不动你。”
我全当他们是在关心我了。
“呵呵,不会的。”我说。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但他们似乎还打算和我聊下去。

“那个小男生很有名啊,连我女朋友都知道。你怎么搞定他的?”
我皱了皱眉头。
他们继续说道:“记得前不久好像还不是他?最近换的吗?”

我看了眼地面。

“好像也不是,似乎挺久了…”
“挺久了好吗!你什么记性。”
他们互相胡闹着。
“这么久都没换,这次这么喜欢他啊?”

看来八卦真的比学习更加有趣。

“喂,你们说够了没。他喜欢我,关你们什么事?”

我只感觉有人从后面把我一揽,然后跌进了那个人的怀里。

在那一瞬间,我听出了他话里的含义。

我保护好好的理智,碎得七零八落。



我是真没想过,到了高中,我还能在班上听到谈论叶修的。

而且还是那个话题。

“孙翔,你知道那个叶修是gay吗?”
我看了他一眼。
还真是一模一样的问题。
“他不是哦。”我回答。

我心里虽然已经有些恼火了,但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我可不是唐昊,虽然他不肯告诉我原因,我只是觉得如果我生气了,就落井下石了。

但现在的传言比初中更加糟糕了,已经不止是叶修是不是gay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了。

我坐在球场边,太阳晒得我的脸有些发痛。我仰起头,一口气灌了半瓶水。见唐昊向我跑来,一屁股坐在我旁边,接着喝完了那半瓶水。

“你怎么了?”唐昊看着我。
“我只是在想,叶修的那些事而已。”我答到。
“关你什么事?”唐昊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他是不是那样的人你和他玩这么近不知道么?”
“我只是…”

“你…喜欢他吧。”

我愣了下,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直男!”

“呵呵。”
“你也知道啊!我拒绝了多少!”

“你对他这么好,你又不喜欢人家,你耍别人啊!”
“我…我…有吗?”

我一下懵在了那里,唐昊这说的是什么话?

“你要我帮你数数?你看你上次…”
“打住打住!”


今天下午高三百日誓师,所有老师都得参加,所以高一下午几乎全是自习。

我趴在桌子上,把脸闷进手臂。

唐昊的话算什么呢?
我怎么会喜欢男生?

我回想匆匆度过的几个月,我猛得才发现,叶修居然占据了所有。因为一次又一次,关系似乎走的越来越近。我想起我自己那些有时情不自禁的动作,或是心思。

我也是暗恋过女生的人,所以我大概能懂的什么叫喜欢。

我只是在下意识逃避而已。从来没有要去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所以,我是喜欢叶修的。

我喜欢他。

在心里承认的一瞬间,竟然不是惊讶也不是难以置信,倒有几分如释负重。

我早该发现的。

听见最后一节课铃响时,我看着这大家都涌出教室,眼睛盯着门口渐渐散去的人。最后一刻,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

等我匆匆跑到高三教室时,走廊上只剩下几个人,我担心叶修已经走了。可我看见熟悉的背影时,立马变得安心起来。

我慢慢走向他,手都不自觉捏紧,从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样紧张。

距离不远的他忽然侧过头,但看起来有些无奈。眉头皱得不算明显,只是眼睛里的冷淡占据了大部分。

等我再走近时,所有话,我自然都听见了。

看着那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我才将怀里的叶修放开。

我猜不出他会是什么表情,但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带着一点点恐惧,还有失望。

我听见他说:“你知道?”



我咽了咽喉咙。
我在强忍我的声线,希望听起来不至于太奇怪。

“知道什么?”
他看着我,我说过他的眼神很炙烈。
“你知道,我喜欢你?”
我接着问他,我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
“…嗯。”他点点头,“感觉是那样…”

“开心吗?”我忽然问他。
“嗯?”他明显愣了一下。

“看着我被你耍的样子。”
“不是这样的!”他伸出手相抓住我的肩膀,但我避开了,他的表情看起来很着急。

我忽然觉得自己才是蠢的那一方。林敬言提醒过我,是我太明显。但我也没有怎么收敛,想着他怎么也不会发现。

他可能见我没回话,又说了起来。

“他们那样说你你怎么都不反驳?”
“反驳什么?我不在意。”
“这种事你在意一下好不好!”
“那你呢?”
“我…”
“你这样,还不如他们。”

我觉得自己在他眼里肯定傻极了。



如果是气得红了脸,还是伤心得红了眼,我都至少能感觉到那人的情感。可眼前的叶修,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如同他一个人时一样,或者更冷漠。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想要离开。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回来,他的力气连我一半都没有。

“你放手。”他说。
“我不放,叶修,你听我把话说完。”
“听你说什么?”他放弃了挣扎,再次转过来面对我。我刚想解释,他却主动向我迈了一步,我清楚的看见了他眼睛里自己的倒影,也看见几分生气和失望。

“听你说我是怎么喜欢你的?听你说我这个同性恋怎么缠着你的?我早该知道,在初三我就该知道,你和他们一样。甚至更糟。”

“叶修!”我觉得他像是要崩溃了一般,嘴角都在颤抖。

“喜欢你这件事,在几分钟前,我还是那么肯定。可现在,”
他没把话说完,只是歪了一下头,笑了出来。

我一下把他拉进怀里,抱住他。第一次和一个男生这样,相互接触的皮肤革隔着布料都似乎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可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样意料之外的是,他竟然一点反抗也没有。

“你就是喜欢这样。”
“想在想起来,你做过的每件事,就像是为了在看我的笑话。”
“抱够了没。”

他把脸埋在我的怀里,不停地说着,我明显的感觉到了一块湿润,带着点温度。

“叶修,我那样做都是有原因的。”我深吸一口气,忽然发现,这样说出口时,还挺难的。

他不说话。

“要是我不喜欢你,我也就不会做那些事了。”



我顿住了,我听听见了,也不需要他的重复。我听见了这辈子都,不能,从他嘴里听见的两个字。

“你有意思吗?”我生气了。
“叶修,迟钝的人是我,你怎样生气都好!但你生气完之后,还继续喜欢我好不好?”
他俯下身来,在我耳边用着祈求的口气般说道。

照进现实的速度太快,我难以认清真假。
“骗子。”
“你才是,别骗自己了。”

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就是毫无原则毫无底线的。只要他稍稍一示好,一切就将力挽狂澜。只有不假思索地拒绝,才能阻断一切多余的想法。

“孙翔,你闹够了没。”



好不容易等到高三下晚自习,在大部分人都渐渐散去之后,终于看见叶修一个人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我立马跑过去,空荡荡的大厅里安静的没一点声音。只有外面透来的路灯晕染的光圈,看得昏暗不清。

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我知道,他会动摇的。

在拉住他的一瞬间,我看见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

随后又立即冷下脸说:“够了,我不喜欢你了,你别来找我了。”

“我喜欢你,从现在起,我追你。”



我倒吸一口冷气。

我长久以来的随意,或者也可以叫逃避,让我害怕忽然转为现实的一切。我尝试去看他的眼睛,在接触了一秒之后,又立马躲开。

太烫。

这是我唯一的感受。

我说过,我不会把他拉入这个世界。

虽然,刚刚他对我说的话,实在是太让人心动。甜言蜜语就是裹了蜂蜜的刀子,我必须得拒绝。

“我…”

我话还没说出口,我感觉到身体顺着手臂一个牵扯。一边肩膀被死死的握住,腰上被另一只手搂住。

只见眼前忽然放大的脸。
然后就是,他的眼睛,很近,太近了。

过了一秒,我才反应出,他在亲我。



他果然呆住了。

“接吻闭上眼睛啊!”
我慢慢退开,发现他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点点红晕。他挣扎了一下,想从我怀里走开。我收了收手臂,将他抱得更紧。

“我喜欢你啊。”
“因为喜欢,才每天去找你。因为喜欢,才无意识做那些动作。因为喜欢,才去亲你。”


“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吧。”


我在他耳边不断重复着。


我只能说太狡猾了。

可他抱我抱得太用力。

我尽力平复着我内心的杂乱与不安。

“骗子…”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我还是伸出了手,回应他,手臂环住了他的脖子。

我听见他笑了,

“只做你的骗子啊。”


END

评论(5)
热度(93)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