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翔叶/唐林】那我的红线呢?四

神仙x人类
OOC OOC OOC



四.

当孙翔将桌子上满满当当的三个全家桶,八个蛋挞,两杯奶茶吞入腹中后,摊在桌子上无力而又幸福地说道:“我…好…撑…!”

虽然有所心理准备,但叶修还是被孙翔的食量给震惊了一番,心想在投胎神仙之前难不成是饿死的?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时不时投来惊异的目光。在别人眼里,可是只有林敬言和叶修两个人吃了这整整一桌子的肯德基,但他们俩都看起来斯文得很,也不怎么说话,心中难免觉得惊奇。

叶修和林敬言自然也察觉到了,想笑却还是得强忍住,还稍稍低下头。如果现在有人认出他们来,说不定明天电竞周刊的娱乐版就会登上他们巨大的名字。


唐昊看向扑在桌上的孙翔,忽然皱起眉,然后脑海里什么一闪而过,紧张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快9点了。”林敬言疑惑地望着他。

“这么晚了…”孙翔在一旁打个哈欠,酒足饭饱之后,接着就是肆起的困意,神仙也难逃这安逸带来的惰性。

唐昊心下算了算,立马说道:“孙翔你别忘了月老叫我们来干嘛!”

“牵红线,我记着呢。”孙翔不以为然。

“那你看看你的姻缘账啊!”唐昊无奈又着急。

孙翔挑挑眉,没办法,只好从怀里掏出那本小册子,翻了翻,漫不经心的念道:“张某与李某良缘已至,喜结于亥时,牵一线,为姻缘…”

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安静了大概两秒。

“亥时…!!!”一声凄惨的哀嚎响起。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孙翔面露苦涩,着急的蹦了起来,看起来十分手足无措,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呜,月老要罚我戒尺了!”

“别着急,离9点还有几分钟,来得及的。”叶修见他急得脸色都变了,但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只能暂时安慰他。

随后,三人只见孙翔连跑带飞的冲了出去,跌跌撞撞,差点还摔在地上,真是一点神仙样都没有。叶修回头,见他的身影混入人群之中,渐渐消失直到不见。

“哎,真的傻。”唐昊摇摇头感叹道。


太大意了!

孙翔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的一丝血红。

今天一下发生了好多事,先是不幸地掉下来,再是遇见叶修,后又是被领去大吃大喝了一番,结果就开心的得意忘了形。差点搞砸了我人生中第一对啊!

孙翔暗骂自己祸积忽微,匆匆跑出商场后,抬头看了眼月亮,又四下看了番周围,迅速就近找了栋高楼飞上去,一踏便稳稳地落在屋顶。

高处盘旋着寒意瑟瑟的啸风,带起孙翔头上的发带飞舞,在皎月下印的更加鲜红。

他舒了口气,待心境变得平稳后,慢慢从衣袖里抽出一根细长的红线。双目皆闭,气息平和,嘴里默念起那对有缘人的名字及生辰八字。

惨淡的夜里,被冷清的月光衬得更加萧瑟。只是某处天台笼罩起的柔光,增添了寒夜里一丝温暖的痕迹。

“巫山沧海一瞥,起意朝暮之间,若雨意云情,皆为髦士染红颜。愿长厢厮守,不羡仙。”

孙翔缓缓睁开眼,见红线散发出一层隐隐的红光,像是为了呼应那轮明月一般,那层光圈逐渐变得明亮,夹杂着碎片般的星点。接着,红线随风散开,如尘埃般消失在了无尽的黑夜里。

至此,又两人的小指上多了一段不为人知的红线。孙翔抬头,伸出手,不一会,只见手掌里徐徐落了一段红线,他将此压在姻缘账的第一页。

孙翔深吸一口气,想快点收回思绪。刚刚精神力太过集中,一旦松懈下来,溃不成军。困意里带着点疲惫,似乎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什么了。寒风中,身体不自觉地打了冷颤,这才迟钝地觉得有些冷。

他一脚踏在楼遍,眺望这个陌生的地方,又看向天廷的方向。忽然忆起刚刚走的匆忙,没来得及与叶修道谢和道别,霎时有些难过。

他耸耸肩,不在意般,嘴里说道:“走吧,唐日天那个小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在等我。”


“我记得是这边啊…”

孙翔面对街道两旁熟悉又陌生的店面犯难,想努力忆起刚刚来的路。但对他来说,这地方仍旧陌生,还挺复杂。晕头转向地找了好一会,才算是成功回到了商城的大门口。

此时,商场已经关门了。除了还未熄灭的霓虹灯,连熙熙攘攘的人群也退去不少。孙翔仔细搜寻着,唐昊和他一样,长发长衫,在人群中应该一眼便能轻易认出。转了一圈,却也没能见到唐昊的身影。

“搞什么啊…”孙翔烦躁起来,“又去哪了?”

他叹了口气,像是心里被堵上了什么一般,平常的耐心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不经意间一回头,忽然与遥遥相隔的一人双目对视。

或许这辈子就和缘这个字缠上了。

商场的门外,稍稍熟悉的身影,在静静地看着自己。

他先是愣了下,接着脚步就快起来,脑海里有些惊喜又杂着几分焦虑,心中却是简单默念,是叶修。

叶修靠在墙上,手里夹着烟只剩下一点,星红闪烁。他看见人群里向他跑来的孙翔,这感觉很奇妙。对方红色的发带张扬地飘在空中,银色长衫也因为风荡起,一手别过挡在眼前的刘海,一手捏住衣袍的一角。

明明与这背景格格不入,可叶修发现自己好像有点移不开视线,他不否认,和孙翔在一起时,他还挺开心的。

“还没走吗?”孙翔的语调里甚是轻快。

“等你啊。”叶修说的极为自然。

孙翔听完却是一顿,他本以为很难会再见到对方,毕竟不知该如何再去联系彼此,想着没有方式也没有理由。因为对方淡淡一句,眼睛忽然亮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叶修,像似想弥补刚刚错失。

叶修以为他在看手里的烟,带着点胡闹的心思说:“怎么,想试试吗?”

说完,便抬起夹着烟的手,轻轻放在了孙翔的嘴边。
手指有些凉,他没见过这个细长的卷儿,也不知为何物,只是看叶修总是不离手。

孙翔出神地张开嘴,深吸一口,结果自然是…

“咳咳咳…咳咳…”烟草的味道太过刺激,厚重的窒息感瞬间炸在口腔里,看起来薄烟浅雾,实则重口压心,孙翔确实没想过会是如此的辣口呛咽。

叶修先是吓了下,而后拍拍他的背又略带抱歉的意味笑着说:“没事吧,第一次吸这么一大口,容易呛着。”

“这是什么…”孙翔觉着味道太怪。

“烟。”

“你喜欢吗?”

“还行吧。”

孙翔撇撇嘴,又问:“你一直在等我?”

“是啊。”

“多久了?”

“就一会吧,林敬言把唐昊带走了。唐昊把你托付给了我,总不能丢下你不管吧。”叶修眨眨眼。

孙翔顿了一下,随即一笑,心里莫名很高兴。然后三两步跟紧叶修,侧头去看那人,轻飘飘地说道:“谢谢你啦。”

叶修也没去回他,只是笑笑。



唐昊默默跟在林敬言身后,表面风轻云淡的,实则内心早已波涛汹涌。到现在都还残余一丝眩晕,脸上丢人的红色也只是因为寒风而淡了一点点。

刚刚林敬言主动将他留下,说没有地方住可以去他那里休息。唐昊一阵脸热,等再反应之时,却已经和林敬言走了好远。

“在想什么?”林敬言看唐昊一脸心不在焉。

“没…没什么!”唐昊一惊。

“刚刚自作主张了。”林敬言微微皱起眉,略略抱歉地道:“要是不愿意,你当然可以回…”

“我愿意!我才不回去!”唐昊脱口而出,连忙发现自己说的话太露骨,又匆忙解释:“不不…我是说…”

“愿意就好。”林敬言笑,“委屈你和我一个房间了。”

“你…”唐昊一句话又是硬深深没能说出口。唐昊活这么久,还没能遇见一个能把自己噎成这样的人,就算是有,那也一定还没出生。他和孙翔吵架,何曾占过下风?

唐昊一脸如临大敌般的神情,越想越偏,眉头越皱越紧。


“房间比较小,也没有两张床。”林敬言一边铺着床,一边说道:“你就睡我床吧。

“那你呢?”

唐昊转过头来,看林敬言脸上都渗出一层薄薄的汗。

似乎才过子时,整栋大楼就变得极为安静,和外面霓虹闪烁的街景大相径庭。走廊里也是漆黑一片,除了些门隙间透出丝丝亮光,才能大概看得清路。唐昊和孙翔在天廷时,对时间并不是很敏感,经常一天只休息两三个时辰,第二天还依旧精神饱满。

刚踏进林敬言的房间时,那小孩子般好奇心立马就被点亮。东看看西闻闻,像是找到桃源一样的感叹许久。一对比,才知自己与孙翔的房间好生无聊,没有这房子一半来的得有趣。然后见墙上贴了几张画,也忍不住凑上去仔细看上几眼。画中,虽然看起来是不同的人物,但衣着看上去却极为相似。

“我?”林敬言手上捏着枕头说:“我打地铺啊。”

“啊?那怎们能行…还是我睡地上!”唐昊一愣,连忙拒绝。这要是让孙翔知道了,指不定又要被说欺负人家。

“都来了,人间的床不是也得睡睡?你不喜欢,我们明天再换回来就是。”林敬言露出少有的坚持。

唐昊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好点点头作罢。心里想着,又输一局。

林敬言又开始在衣柜里翻找,拿出一套崭新衣服。是上次他代言,厂家给的,一并递了过去,说:“你就穿这个吧,还是新的。不喜欢的话,我们明天再去买你喜欢的。”

“你的衣服吗?”唐昊的郁闷得心情还没下去,兴趣一下子又被拔高。

林敬言见他如此好奇但又不想体现出来,以至于脸上带着几分扭曲,他笑了出来,说:“嗯,穿这个睡觉会舒服些吧。”

唐昊接过拆开,二话不说就开始换上。林敬言见他从长靴一直脱到里衣,一层又一层,心想,古代人果然穿的又多又复杂。

当唐昊脱去最后一件里衣之后,那人的肌肤就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林敬言小小感叹一下,没想到唐昊身材还很好。看起来瘦瘦高高的,林敬言想起偶尔刷一次微博里看见的,用流行的话来讲,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肌理线条流畅,身体紧致饱满,说是强壮却又不显魁梧,让林敬言心念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松散下来的黑色长发,抹去了眼里不少傲气,看起来就如同刚成年的男孩子,虽稚气却不失可爱。

“…有点短?”

唐昊从镜子里看看自己,第一次穿凡人的衣服,不免有些期待,他忽然发现自己脸上似乎一直挂有细微的笑容。

白色短袖上胸前一张海报样的图案,下摆将将到了腰线,抬手便能露出腹肌的长度。黑色的长裤也被穿成了九分,露出一截脚踝。及腰的长发也一点违和的感觉也没有,倒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好看…”林敬言稍稍有些走神。

“嗯?”唐昊歪了下头。

林敬言意识到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连忙掩盖过去:“呃,我是说是有点短。”

“没关系啊,也不算很短。”唐昊又在林敬言面前转了一小圈,看得出他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林敬言说。

唐昊去看他时,林敬言已经转过身去整理别的东西,一点点汗水浸透了衣襟,抬起的手臂,露出腰部的轮廓。

忽然想起那日初见时的场景,唐昊再一次肯定了自己那个不可告人的私心。


TBC



评论(6)
热度(65)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