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翔叶/唐林】那我的红线呢?一

神仙x人类
OOC OOC OOC
甜甜的二翔 和 又傻又傲娇的昊昊
老叶老林没出场这章

一.

月下老儿。

执掌天下之婚牍,维系千里之姻缘。

没错,就算到了21世纪,人类的婚姻依旧逃不过天上的神仙,讲究的就是个前世今生的缘分。自然,中华大地上每段佳话,那不都是月老含辛茹苦一根又一根红线牵起来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世间风调雨顺,天廷悠闲安逸,那群神仙们快活得没半点差池。可没想到,这祸事说来就来,中国不知从哪年起,人口暴涨,搞得天上的神仙应接不暇,被打个措手不及,一下了乱了套。整个天廷霎时鸡飞狗跳,惹得地府连连为此嘲笑了好些年头。

这天廷哪里挂得住脸面,再收到各部门关于人手不够的大量投诉之后,玉皇大帝没了法子,只得挥挥衣袖,一声令喝下去。从此,天廷里多了一大帮仙官,对,就是小神仙们。

唐昊和孙翔就是月老座下出了名的一对混世魔王,不,小神仙官。为什么说小,因为孙翔才出生两百一十年,唐昊则比他小上了十年,整整两百年。这年龄放在天廷里,简直就是两个幼稚顽童,月老早已经在心中大吐不快千万次,为何玉帝给别人家派的都是得力干将,给自己家派两个活脱脱的甩手掌柜。


一日,月老还未回家,这月老殿里没了主。

“唐日天,我好无聊啊!”孙翔盘腿歪在那月老树下,手里蘸了墨汁的毛笔被甩来甩去,险些飞到唐昊脸上。

“孙翔,再说一遍,我叫唐昊!!”坐在一旁的唐昊朝他呵斥。

“嗯?你难道不是名昊,字日天吗?”孙翔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满脸疑惑,水灵的大眼睛鼓溜溜一转,像似自己百般无辜。

“孙…翔…!!”唐昊啪地一声甩下笔,转身便朝孙翔扑打过去。

两人立马扭打成一团,你扯我的发带,我脱你的长靴。撞得月老树上根根红线颤动,连系着的铃铛也丁零作响。

一来二去,打了好几回,孙翔眼看技不如人,只得缴械投降。

“啊!我错了,唐大仙!!饶我一命啊!”孙翔死死抓住唐昊的双腕,以免对方还在自己身上作妖。

“哼!”唐昊由上自下瞟了他一眼,两手拍拍灰尘般,笑到:“饶你一命?也未尝不可。”

“大侠请说!”孙翔抱拳以表真诚。

“今日那老东西留的作业,就由你全部代劳了。”唐昊沉重的拍拍孙翔的肩膀,还一副体贴人的口气:“时候不早了,抓紧时间,不然等月老回来,咱又得挨骂。”

孙翔愣了愣,等回过神来时,唐昊早就不知道悠哉悠哉的去哪闲逛了。

只听见一声怒吼,响彻整个天廷,“唐日天,你这个无耻小儿!!!我才不会帮你写!!!!”

当然不会错,最终的后果就是,俩人被月老罚在宫殿正门口,手举水盆越过头顶,站了两天两夜,没吃没喝。

连着两日,路过的不少神仙看到孙翔唐昊二人被罚站于正门,就知道这俩小神仙又惹月老生气了。月老司空见惯,天廷更是早就习以为常,混世魔王再现天廷的八卦传得家喻户晓,就连玉帝也略知一二,听闻过这两个毛头的厉害。不少闲来无事的神仙还专门路过月老的宫殿,前来看俩人笑话,和他们没脸没皮地打哈哈。


终于,第三日清晨,月老拿着那十寸戒尺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现在可知错?”月老手里的戒尺,时不时拍打在掌心,发出一声声的脆响。

“徒儿知错!”孙翔砰地跪在地上,水盆里的水轻轻一晃,沾湿了手指。他怕那戒尺怕得要命,想起手心那开花的滋味,他的脸就一阵青一阵白。

虽说人间也有戒尺,可这天廷戒尺就完全不一样了。短短十寸,却奇疼无比,说是曾被丢进过道祖的炼丹炉,在神火里炙烤了整整三年,而得此戒尺。唐昊还鄙夷是哪位大仙好生无聊,炼什么不好,炼把戒尺出来折磨他们。其威力不可小觑,轻轻一下就可白紫千红,若使出全力,轻则血肉模糊满目疮痍,重则筋脉全断永世残疾。

“错哪了?”
“错在不该玩忽职守。”
“你呢?”月老转身,向着另一边依旧站地直挺挺的唐昊。

唐昊瞅了瞅眼前这个老神仙,怎么说他们俩都是身仗六尺,不,六点一尺的好男儿,比这眼前的月老不知高了多少强壮了多少,何必如此胆小如鼠。可他和孙翔自打小有记忆起就跟着这月下老儿,世间婚姻不说所有,至少十分之一还是得归功于他们,不论功劳,也有苦劳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简单的道理他又怎会不懂。

良久,唐昊蹙起眉毛,百般不情愿似的,磨蹭地跪下,张口喃喃道:“徒…徒儿知错,徒儿不该玩忽职守,不该欺负孙翔。”

“知错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月老满意的点点头。

孙翔在一旁松了口气,生怕唐昊继续作妖不肯好好承认错误,身上的冷汗都濡湿了一片衣襟。

“那把手伸出来吧!”月老笑了下,继续说道。

“啊!还是得打啊!”孙翔听完虎躯一震,立马哀嚎道。

“你这老东西!!怎么出尔反尔!!”唐昊也大叫起来,戒尺这东西不光孙翔一人怕,他自然也是心有余悸。

“昊儿,修得无礼。”月老却依旧一脸笑吟吟的模样。

“我们都在这站了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月老你别欺人太盛!”唐昊手里的水盆晃动地厉害,荡出来的水湿了肩头。

“徒弟犯错,师傅不该罚?况且我何曾说过不罚戒尺了?”月老摸摸自己的胡须,言之有理般。

“月老你…!”
“唐昊,求求你闭嘴吧!!”孙翔立马打断他,再让他说下,那戒尺估计就不仅是打在手心里了。他又立即转身,对着月老哀求道:“师傅啊,我们真的知错了!这次就饶过我们吧!”

“手。”月老只说了一个字。

孙翔看这次月老是狠了心要罚他们,深吸一口气,便也不再挣扎,只得慢慢放下手里的水盆。战战兢兢伸出手掌,举在空中,孙翔一脸命丧黄泉般的土色。唐昊看这孙翔乖乖就范,也只好照做,可脸上的表情是越来越臭,丝毫没有悔过之意。

二人低下头,跪在月老面前,四只好看的手细微的颤抖着,手心都蒙出一层薄汗。

紧接着,孙翔只听见,戒尺快速划破空气的尖锐利音,便知这戒尺是要落下了,心头一紧,眼睛一闭,就等着耳边传来啪的一声和手掌的火辣。

可等了许久,也没等到。

怎么?难道戒尺今日失灵了?咋一点感觉都没有?

孙翔在心里腹诽,然后悄悄的抬起眼,疑惑地去瞄月老。却发现那老神仙笑的极为夸张,脸上的皱纹都要淹没他的眼睛了。手上不是戒尺留下的红印,而是一本薄薄的书,说是书也不对,因为手里拿的正是他和唐昊每日抄写的姻缘账!

唐昊也一脸惊奇的看看手里的姻缘账,又去看看月老莫名其妙的笑容。

姻缘账,姻缘账,说的就是姻缘的账目。姻缘账里详细写了每对良缘的生辰八字,以及现在的居所,相貌等等。他们俩人根据从地府里拿来的转生册和以往的姻缘账,每天编写出新的账目。月下老人则下凡间,根据姻缘账,为每段良缘牵红线,并剪下一段带回天廷,挂在那月老树上,算是保佑那段佳话能够长长久久。

“这…?”孙翔霎时摸不清头脑。

“你们二人在这宫内抄写姻缘账也有一百余年了,也是时候做做月老真正该做的事了。”月老一边大笑一边捋起胡子。

“你是说,我们可以下凡间去牵红线??”唐昊一个激动站了起来,却因为跪得时间太久,腿软无力踉跄好几步。

“怎么不愿意?那就继续抄…”月老眉头一皱,还用着颇为体谅的口气。

“诶诶诶诶!愿意愿意!“
“愿意啊!愿意啊!”

两人争先恐后的大叫道,好怕那月老收回说出的话,两人一人一边拉着月老的手臂直晃,弄得这月老,头晕眼花,脸上的笑容却是暖意融融。


“此次下去,可千万别生是非,切勿被旁人发现,姻缘可莫要牵错了。期限是十五日,十五日之后,你们二人身上的法术则自动结印,仙体化灵,魂归天廷。”
临走前,月老看着眼前这俩未曾安生过的小仙官,忍不住多叮嘱几句。

“知道了知道了!月老你真啰嗦!”孙翔将姻缘账别在腰间,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

“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一旁的唐昊附和道,眉头微皱,可眼里一星半点的兴奋确是没能逃过月老的眼睛。

“知道你们嫌我啰嗦,好了,姻缘账带好!牵错姻缘可是会被耻笑一辈子的啊。”月老拍拍两人的肩膀。

“要牵错也是他牵错,我可靠着呢!”唐昊翻了个白眼。

“唐日天,你的姻缘账哪次不是我替你写的,好意思吗?你还知道怎么牵红线吗?”孙翔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

“莫要打架!总之,平安归来是大。”月老拉住两人,这场景他都见怪不怪了。


“多谢师傅!那我们走啦!”孙翔鞠了一躬,挥挥手,拉着唐昊就往前走。

“别太想我们哦,臭老头子!”唐昊咧嘴笑着。

月老点点头,只见二人嗖的一刹,只身跳下天廷,消失在皑皑云幕当中。忍不住在心里唏嘘一番,小魔王们长大了,那想去凡间的心是拦也拦不住的。

良久,月老的笑容忽然定住,随即立马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着急的说道:“哎!我怎么给忘了!还没教他们下凡的法术!”

他匆匆忙地走到云边,探出身子向无底的高空一望,默念着,莫要怪为师啊!



天公今日很作美,太阳洒下的骄阳铺了整张大地,天空更是碧蓝澄澈,叫人心生欢喜。若是有人细心,抬头赏赏这难得的美景,便可瞧见两个飞速坠落的星点,划破一览无余的高空。

“看见了看见了!!你看!是人!!”孙翔大叫道,两人下落的速度极快,狂风吹得他深褐色的长发凌乱飞舞。

“啊?你说什么?”唐昊只看见不远处孙翔像个傻子一般激动地挥舞手臂,脸上则是小狗见到肉骨头一样的兴奋。

“我!说!是!人!”孙翔夸张的把手放在嘴边,一字一顿地吼出来。

唐昊向下瞟了眼,迎面吹来的风甚是凛冽,让本就被吹的冰凉的脸越发僵硬,眼泪都被刺激地溢出眼眶。距离落地还很有段距离,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凡人如黑色的芝麻,朝不同方向移动,看起来很慢很慢。

“妈的!又不是多个膀子多个腿!!”唐昊又见对方那双泪光闪闪的眼睛格外惹人,不知道是被风伤的还是真的喜极而泣,他更加生气骂道:“你和凡人长得有区别吗!!!”

“什么?你说什么?”
这会轮到孙翔听不见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摇摇头。

唐昊恨自己现在不能立马爆揍一顿这小子,本不打算再理他,可孙翔这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模样,越发觉得气不打一出,再次骂骂咧咧:“孙翔天廷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


风呼啦啦的吹过,在耳边留下巨大声响,尖锐刺耳,唐昊朝天上看了眼,似乎离天廷很远了,算着时机也应该快落地了。

落地。

落地!?

“卧槽!!孙翔!!”唐昊立马回过神来,目光中参杂着几分错愕。

孙翔还是没听见,但看到唐昊那忽然惊恐的表情,也被吓住,但心里则更多的是纳闷,心想难道唐日天忘带姻缘账了?毕竟唐昊此时的表情,像极了去书院忘带课本的学童。

“我们这么快的速度!掉下去会不会死啊!!这他妈怎么落地啊!”唐昊竭尽全力地大吼,手脚并用地去解释。

可孙翔只能断断续续听到了一点点,快?死?落地?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他一点也没有懂唐昊在哪瞎比划什么,只觉得滑稽,还忍不住嗤笑出声。

下落的速度过快,两人之间的距离总是时而近时而远。不知为何,这风浪像是做对般,乘着二人相隔越来越远。

唐昊眼看和孙翔距离甚远,而且对方还依旧一脸傻乐的样子,决定暂时先抛弃这个傻子,包自己智商安全。他迅速看向即将要着陆的地面,心里寻思该如何是好时,忽然又一阵妖风呼过,把唐昊直接吹了个大转弯。

“我要杀了飞廉*那个王八蛋!!”

这是唐昊在掉下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TBC




*飞廉:中国神话里的风神



评论(13)
热度(86)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