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狐言乱语 拾

> 茨木童子x妖狐
> ooc 私设有 HE
> 隐晦含有 阴阳师(非晴明)x妖狐
> 完结篇

# 第十章
“好久不见?”男人愉悦地问候道。

妖狐不想说话,只是低头,地面上尘土石子交错,下跪的膝盖被磨的刺痛。

“还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男人习惯了妖狐的沉默,只是接着自顾自的说。

他伸出手,挑起妖狐的下巴。妖狐没法反抗,因为胸前在一踏进这个幽暗的巷子的瞬间,就被贴上了阴阳师的鬼符。

“许久未见,又漂亮了许多,真是令人嫉妒。”

“你想干嘛?”妖狐终于忍不住开口,不再是往日那般小心翼翼,言听计从。

男人看着妖狐金色的眸子,虽说还是沾染了几分恐惧,但大多数是浇不灭的顽强。

“你现在的表情就和刚刚认识我时一摸一样,有些怀念呢。”
男人笑笑,凑近耳边,恶意的吹气。

耳朵像被电到般,一阵酥痒,不料却动弹不得。男人忽然皱皱眉头,又仔细闻了闻妖狐,头埋在妖狐的颈窝肆意乱窜。

“喂!…别碰小生!”妖狐着急又带着点生气。

“你和那个茨木做过了?”
男人嗓音变得低沉,不带任何感情。妖狐怎么会不知道男人的习惯,他生气了。

“关你什么事?”妖狐冷笑道。

“我那么疼爱你,宠爱你,你竟然背叛我!”男人忽然像疯了一样,拔高了几个音调大喊,“你明明是我的,却在别人身下求欢?”

“你疯了吧!”妖狐露出错愕的眼神,肩膀被男人双手捏住,隔着和服,把手臂勒出手掌的红印。

“你离不开我对吧!我给你心上的烙印,难道没有时刻提醒着你?”

“疯子!”
妖狐只能用嘴巴去反抗,阴阳师因为愤怒而逼红的眼睛,在黑夜里比妖怪还瘆人。

妖狐对于这点,其实的确不懂眼前这个男人。曾经这个男人什么严刑拷打没用过,却不曾让妖狐接过一次客。第一个月之后,妖狐住进了婉君阁,本以为男人准备换个方式来羞辱他,却没有。他只是被吩咐学跳舞,然后过了一小段只用吃喝睡觉的日子。男人那时很温柔,曾一度让妖狐产生错觉。

“既然你不再纯洁,我也不必再纠缠了。”
男人忽然说出放弃的念头,妖狐还没来的反应,脖子就被一双手掐住。

“我真的很爱你哦,妖狐…”男人说着情爱的话语。


“咳咳…”
妖狐的脖子被牢牢掐住,没有一丝挣扎的余地,越来越用力的手指,挤压着食道,咽喉。妖狐痛苦的流下眼泪,想呼吸却一丝空气都感受不到。手掌传来的温度,如同火一般灼伤了皮肤。

看来是要死在这了。

带着爱意安眠?

可笑可笑。

到头来,还是这个男人。

给我带来痛苦,温柔,希望,绝望的男人。

你看,他又在笑。

妖狐的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这就是所谓死前的走马灯吧。

铺天盖地的血液向下雨般淋湿了地上无数具少女的尸体。妖狐的身体从地上忽然开裂的缝隙,直线坠落下去,扑通一声摔进冰冷的地下室。男人的笑脸,男人的冷漠,重叠在一起。血花四溅,血肉模糊,被割开的心脏,丢在温水中苟延残喘。

黑色,白色,小生的世界居然如此灰暗。

然而就当一切都要戛然而止,最终出现了一抹红色。

红色马尾的男人站在高处,只是笑着。

是茨木童子。



茨木站在墙后,只是靠着。刚刚他看清了男人的模样,是那个阴阳师。

可恶的人类,茨木再一次在心里唏嘘。

妖狐和那个男人之间的事,他终究不够了解。至少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他表面人为那样。


茨木…
妖狐心里一直重复着,走马灯停止在那一刻的画面,迟迟没有了后文。

“茨木…咳…茨木童子…”妖狐勉强吱唔,断断续续的气音,参杂着泣咽,听起来只是痛苦的呻吟。

“茨…木…唔…茨木…咳咳…”

就在茨木转身离开之际,他似乎若隐若现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这荒郊野岭般的地方,有谁知道他在这。路过的小妖也不敢直呼他的姓名。

答案很简单,只有一个。

声音在茨木的耳朵里越来越清晰,是他熟悉的如风铃般清爽的音色。

只不过听起来痛苦极了。


“茨木…”
不行了,这次真的得死了,妖狐绝望的闭上眼。

“轰——”

一只来自地狱的鬼手,从地上突然冒出来,黑暗中紫色的鬼手散发着幽光,周围激荡起乌压压一片瘴气。
上一秒还掐住妖狐的阴阳师,下一秒就被摔翻在了地上。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无数只巨大的鬼手从地上接连冒出,黑色成团的胀气球如流星般砸向地面,阴阳师身后一排的武士被搅的人仰马翻。茨木一言不发的攻击着,全身上下浴血而归的气势,压迫眼前所有的人。

金色的妖瞳只是瞬间就杀红了眼,妖气由内而外释放,大地似乎都在为此而震动。

茨木冷血,残暴的一面,就这样展示出来。

就在刚刚,他看见了妖狐痛苦的哭喊,却无法挣脱如同枷锁的双手。

游走在死亡边缘妖狐嘴里喊的是他的名字。

他快速抱起倒在地上大口喘息,咳嗽的妖狐,瞬间消失在了暮色中。只留下难以散尽的硝烟,和生死未卜的人类。

深夜,天空静谧的深蓝没有一丝光点,世间之大,万物渺小,不是你我随意能改写的。

命运,何尝不是。

小生是否有决定它的权利,或是机会。命定之人的出现,是好还是坏?

若生不逢时,岂非造化弄人。


“妖狐…”
一回到房间,茨木就不肯撒手,就连睡觉也紧紧固住妖狐。

只是环抱在怀里,下巴不停的蹭着妖狐的细软的头发,时不时软骨的兽耳被压的折了个角。

“妖狐,对不起…对不起”
磁性的声音不断唤着爱人的名字,低沉而又小心翼翼的道歉,湿热的气息悉数喷洒在耳朵上。

妖狐被环住无法动弹,时间过久导致身体麻痹到僵硬,可茨木一副搂到明早的气势,让妖狐无可奈何。

妖狐向上瞟了瞟茨木,茨木的表情很复杂,看起来是满足又带着点抱歉,还有黑金妖瞳里透出的坚定。



“准备走了吗?”晴明站在寮前,看向准备离开的茨木和妖狐。

“挚友还在等吾。”

“呃…事情解决了吗?”晴明问。

“真想下一秒就杀了汝!”茨木说着都把手举过了头顶,没有晴明,红叶就不会爱上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阴阳师。

“喂喂喂!”红叶第一个挡在了晴明身前。

“哼!”
茨木泄愤般甩开手,头朝一边望去。

“还吵啊…”
妖狐在一旁无奈的扶额,这段时间他不少次就被迫加入了奇怪的争吵。

“妖狐,走!不和他们玩了!”
茨木说完就牵起妖狐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真的要走?想好了吗。”
红叶忽然问一句,却没有明确指向,只是看着二人的背影。

“怎么,后悔了?那一起吧?”
茨木忽然兴奋转过身来,还期待着红叶加入他们。

妖狐当然知道,红叶是在问他。
他只是转过身来,笑了笑,摆摆手示意再见。


走了一点距离,茨木嘴上还在抱怨离开时红叶还开玩笑。妖狐边走着,头回过去看了看远处还没离去的红叶和晴明。


红叶,小生自当没有像你一般的勇气,执着的守在一个不可能的人身边。同样,小生害怕第二次失去,第二次被命运捉弄。

但既然命定之人出现,这是命运的抉择,那就顺其自然吧。

倘若小生被再次抛弃,那还真得反省反省之前做的事是不是太丧尽天良。

命运的惩罚?听之任之罢了。

妖狐侧头看了眼茨木。

毕竟,盛情难却呢。


END




(这篇也写完了,真是对茨狐爱不完啊!不要吐槽我为什么又是掐脖子… 也不知道写的是否明显,其实,妖狐是喜欢过那个阴阳师的… 还有就是谢谢大家的点赞和评论!爱你们!!)

评论(12)
热度(66)

西北

漫长沉默,镜里拈花,
他们之间隔着挥散不掉的雾气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