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狐言乱语 捌

> 茨木童子x妖狐
> ooc 私设有 HE
> 隐晦含有 阴阳师(非晴明)x妖狐

# 第八章
经过一夜瓢泼大雨,暑夏难耐的高温仍是雨水洗不掉的特征。清晨弥漫着泥土湿润的气味,池塘里不染的荷花显得嫩润银珠。

妖狐睁开眼睛,被热醒的他一脚踢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可却一点也顺利,脚才刚抬起来,大腿就抽筋般扭住,无法动弹,痛得像是被打了一个结。

“嘶…”

妖狐伸手去揉要断掉的腰,脸又泛起了可疑的红云。

虽说是第一次,但本就是两个男人,从深处散发的欲望,一旦被戳穿,只会一发不可收拾。具体多少次,妖狐已经不记得了,脑子里不停闪过昨晚暧昧的场景。

那些撩人的话语,湿热的气息,似乎还萦绕在耳旁。
昨晚,小生好像…什么来着。

羞耻的画面灵光一闪,妖狐跨坐在茨木的腿上,主动求欢,扶着对方结实的肩膀,撅起莹润的翘臀,不停上下摇晃,后面主动吞吐茨木的下体。

嘴里津液漫溢,还不停的要求茨木帮他。

天啊…

妖狐一想到这,脸像是被放进了蒸笼又红又烫,双手遮住羞人的脸颊。

多希望这只是假象,但满身偏是翻云覆雨的痕迹,脖子,胸口,连大腿,小腿上都是。妖狐撑起身体看着这一片零乱。

小腿?

妖狐一惊,本该是紫色的兽脚,却变成了人类的双脚,细长的双腿清晰的印着几个牙印。

恢复了?

可妖狐还是分明感觉到了头上灵巧活动的兽耳和屁股后面大大的尾巴。


木门被推开,是茨木。

“汝起来了?呃…身体还好吗?”茨木说这话时眼神飘向了别处,也不知是羞愧于昨晚太过火,还是眼前赤裸的妖狐太色情。

“有点酸…”妖狐扶着床沿慢慢站起来,“话说,我的脚恢复了。”妖狐的嗓子又些沙哑。

茨木走上前想去扶一扶妖狐,却手足无措不敢上前,眼神里略带抱歉的意味尤其的重了。

“嗯,昨晚…中途就恢复了…”茨木点点头,“汝的头发颜色也变了…”

“嗯?”
妖狐朝一旁的铜镜看过去,还是银色的长发,只不过发尾不再是紫色倒成了红,和茨木一样的红。

“送给汝的…”

一旁的大妖怪递过来一套折好的衣物,是红白两色,上面还圈着一圈毛领。

妖狐笑着在茨木面前换好了衣服,套上最外层红色的外套,理了理肩膀上有些华贵的黑色毛领。转了一圈,白色的裤拜轻微荡漾起伏。

“好看吗?”
妖狐媚眼都笑弯了,脸上未退尽的疲惫,现在看来毫无防备。

“好看!”茨木点点头。

“为什么选红色?”妖狐也没太懂怎么过了一晚,自己的发色变了样,恰好也是红色。

“因为…汝昨晚说,红色好看。”
茨木说这话时,带着点害羞,毅然没有了昨晚强硬的气场。

看来是天意?

妖狐笑着慢慢靠近茨木,伸出那骨节分明的手,岔开茨木的指尖扣住掌心,踮踮脚,用小到只有彼此能听见的音量呢喃。

“谢谢。”

说罢,便落吻在茨木淡红的脸颊。

妖狐很满意的看到了茨木脸上可以说是乱七八糟的表情。这个床上强硬,床下却出奇可爱的家伙,让妖狐一时觉得大妖怪还真是难懂。


妖狐依然坐在走廊里那个老位置,等待着茨木给他去拿小点心。

下午的阳光还有些晃眼,但没了中午那份火烈,对于全身都还挺苏麻疲惫的妖狐来说刚刚好。

嗒嗒,木屐踩在木板上发出声响。

“好久不见。”妖狐说着,但依然看着远处飘花的粉树。

“猜到是我啦?”红叶蹦跳的坐了过来,撑起下巴有些失望的说。

“狐狸的鼻子可是很灵的。”
妖狐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位美少女。

“哈哈哈,那你闻得到你自己的味儿吗?”

“嗯?”妖狐歪着头,心想他今早上好好的洗了澡啊,应该没什么异味。

“全是茨木的味道…”红叶无奈的瞟了一眼。

“啊哈哈哈哈…”妖狐一愣,尴尬的打哈哈,想掩盖过去。

“进展这么快?”红叶不依不饶,她可不打算放个这个八卦。

妖狐看着眼前的女人一丝尴尬都没有,自己要再这么矫情,就不是男人了。

“做了而已,到底怎样,小生也不太了解…”
“那也很好,晴明好像只把我当妹妹照顾呢!”
“小生可不想只停留在肉体…”
“看来,你还是没变嘛!”
“指什么?”
“哦,没什么啦!”

妖狐看着旁边的少女,表面看上去放荡不羁,可谁想到拥有那份痴心。他当然知道红叶在开玩笑,她想要的是晴明的心思,无论是谁,都不是只想要身体交易。

“为什么不考虑酒吞?”妖狐随意聊着,他知道最近茨木找红叶的原因。

“不是吧,你也来当说客?”

“没有,只是随便说说。毕竟酒吞童子是鬼王,要什么有什么。”妖狐抬头看向天空,“况且,晴明还是个人类。”

“我知道…”红叶低下头,不再像对待茨木那样半开玩笑,“可那又怎样?”

晴明是个人类,不可改变的事实。

不是说人妖殊途,那种罪恶并没有非黑即白,安倍晴明这个男人本就游走于人妖两道。

可人妖的结果必定是不讳之变,那是木已成舟的结果。你将看着你所爱之人死去,本一起度过大把美好时光,在希望长久之时,却由你亲笔画上句号。你站在一旁,如同外人,束手无策。那种真实感,能带你走进另一个地狱。

“人类还真是罪恶呢…”妖狐呢喃。

“嗯,羡慕你嘛。”红叶没反驳。

“小生?”妖狐苦笑。

“茨木嘛,虽说这人挺大大咧咧,有时还愣头愣脑的,但总的来说还不错吧。”

妖狐笑了出来,清脆的声音如风铃般悦耳。
想着早上茨木一连串奇妙反应,的确很可爱。妖狐着实没想过,茨木也会有这样一面,和之前落差太大。

“小生到是有此意,不过茨木大人想必只是玩玩罢了。”妖狐话说的不咸不淡,大人两字读的极重,像是真的冷漠如此。

“你还真是…爱惨了吧。”红叶冷笑。

“彼此彼此。”

何至于此?

昨晚,小生那句“别抛弃我”。

是真心,却无意,是痴人说梦。

小生怎会不懂,茨木来此地的原因便是红叶一事。红叶终究不会答应,那时茨木将回大江山。一切都会在那时结束,与其独自一人在那肝肠寸断,还不如早早收了念想。

那种难堪的样子,小生一辈子都不想再有了。


“妖狐!汝要的点心吾拿来了!”
茨木匆匆小跑过来,人未到,声音倒是早早的就到了。

红叶起身拍了拍妖狐的肩,一脸可惜的表情。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我们可不是因为失恋而互相取暖的战友。小生已经清晰的认识到了后果,可你还在执迷不悟呢。

红叶一副我懂我懂,就溜了。

懂才怪。

“聊什么呢?”茨木放下手里的点心,望向红叶离开的背影。

“随便聊聊。”妖狐笑笑。

妖狐的金色瞳孔在阳光下被印的晶莹剔透,眼里那层黯淡的雾早就烟消云散。媚眼,嘴角,就连说话的语调,渐渐的恢复到了一年前。

这是茨木没见过的妖狐,他看着一旁慢慢吃点心,偷偷摇晃的尾巴,眼里那股温柔又慵懒,还有藏不住的一丝冷淡。

茨木咽了下口水,妖狐的一言一行就像是毒药,诱惑着他。他想更了解,他想知道每一个妖狐,每一处,都是他的。

独占的欲望,无以复加。

他最终忍不住凑了上去,啃咬妖狐红润的嘴唇。妖狐却是像等待已久,也主动伸出舌头,环上茨木的脖子。

走廊上,两人明目张胆的拥抱在一起,交换一次又一次的深吻。

茨木被妖狐如此的积极主动有些吓到,虽然还是都稳稳的接了下来。

妖狐在急什么?

水声回荡在走廊里,暧昧湿热的气氛,让他人无法靠近。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分开。嘴巴被亲的又麻又肿,粉嘟嘟的很是性感。

茨木轻搂过妖狐,用力的抱在怀里,小声嘀咕:“妖狐,不论汝在想什么…吾都不会离开汝的。”

妖狐笑笑,还真是敏感啊。

“嗯,小生知道。”妖狐拍着茨木的背安抚到。


TBC


评论(6)
热度(33)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