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狐言乱语 伍

> 茨木童子x妖狐
> ooc 私设有 HE
> 隐晦含有 阴阳师(非晴明)x妖狐
> 茨木不是断臂

# 第五章
阴阳师明显没有意料到这个不速之客,而且还粗暴的破坏了小半个房间。掐在妖狐脖子上的手,因为注意力稍稍松了几分。

妖狐立马察觉了这个空隙,冒着胆子迅速向后退,衣服在地上摩擦发出擦擦的声音。

他慌张的转头去看向这来人。
他有些意外,准确来说有点恍惚。

骇人的恐惧,像十几条毒蛇一样,缠绕在妖狐身上随时随地奉上致命的毒液。一直以来,所有的不自然,麻痹着妖狐的神经,如电流穿过,细微酥麻。阴阳师带给妖狐的是混沌颠倒的世界,推翻了以前百年来妖狐的真理。

他看着那男人无情而又深邃的黑瞳孔,一年前,他陷落了一次。
就在几秒前,他将再次深陷其中,在绝望的天堂中无法自拔。

妖狐动了动颤抖的嘴,还没有从那种窒息感完全恢复。本灰扑扑的金色瞳孔,像是看到光亮般,有些亮晶晶。

那是看到了最后一根稻草的兴奋和破釜成舟的后怕。

“咳…是…茨木…吗?…”
来人走进来,比人更快的是肆意乱窜的妖气,如五六米般高的海浪,毫无还手之力。

无形之中压迫着,那股嚣张感,让阴阳师皱了皱眉头。

“妖狐,吾来了。”

茨木一把把妖狐从地上捞起。他眯起绚丽的金瞳,野兽般的瞳孔,盯着阴阳师,如同看猎物一般,杀气寒光逼人。

阴阳师遇事不乱的脸,此时终于有些抽搐。

“从现在起,妖狐是吾的了。”
没有商量,只是单方面宣布。

阴阳师不爽茨木如此傲慢,刚准备上前,才踏出去一步。

茨木的鬼手上瞬间聚集大量瘴气,黑红的球体,活物一样,张着血盆大口,吞天地噬山河的气势和压迫感。球越来越大,咻的一下,停在了阴阳师的鼻尖。

“放你一马?”
戏虐,语气在最后转了一个调。

阴阳师看到了茨木黑金的妖瞳,他看见了里面的狂傲,还夹杂不灭的怒火。

阴阳师知道自己单单人类无法反抗,况且自己唯一的式神还在对方手上。

茨木见男人没反应,抱起妖狐准备离开。消失在窗口的最后一秒。他听见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即使没了我,他依然会坏掉,他忘不了我的。”
嘛,看来还得再找一个漂亮的玩具,阴阳师笑笑。


妖狐一时间什么都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被茨木抱着,不停的在房顶上移动着,似乎是有目的的行动。

“…去哪?”妖狐怯怯的问,抬头看着变的有些陌生的脸。

“晴明那儿。”茨木发现妖狐还是一脸惊魂未定,尽量压低了声线,轻声说道。

妖狐一听,就开始挣扎,双手乱捶,那双兽脚乱蹬,用沙哑的嗓子喊着:“小生不去!放小生下去!不去那儿!”

就是安倍晴明将他交给了那个人类。

茨木立马抱紧,深深的拥进怀里,在耳边安慰道:“有吾呢,别怕。”

妖狐忽然鼻子一酸,眼前这个人,好像很轻易就救出了自己。简单的,好像一点力气也没用,就把他从深渊中拉了回来。

妖狐双手环住茨木,头埋在茨木的肩膀上,他瞟见这个大妖嘴角慢慢扬起的弧度。



昨天,茨木一言未发的就离开了。

他不解妖狐为何忠心,不解妖狐为何如此冷漠,不解妖狐为何看起来如此痛苦。

茨木一点都不了解妖狐,除了名字和脸,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他了解自己啊。
他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这个来路不明的小狐狸了。

挚友,汝的心情,吾是不是能理解了一点?

茨木想着妖力几乎完全恢复,取回手臂越早越好,然后当机立断,就去了渡边冈的家。
他取回手臂之后,用妖气将它们黏合在一起。因在七天物忌之内取回了手臂,妖力再次大增。

月光之下,男人的白发从发根开始渐渐蔓延成了红色,嚣张,如血般的红。手臂上也多出了一圈褐色的印记,有些刺眼。



茨木有些郁闷,被妖狐赶了出来,现在没地方休息。他只好草草找了酒馆,一个人喝起了酒。心里想着妖狐的事,想着挚友的事,酒精烫着神经,就渐渐睡着了。

等茨木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下午了。酒馆外的斜阳拖长了人的影子。
“去找妖狐吧!”大妖嘀咕着。

轻车熟路的翻进窗户,结果房间里空无一人。被子还乱糟糟的散在床上。

去哪了?

茨木打开木门,走廊里混暗看不见尽头,只有一支微弱的蜡烛,都不足以照明。
深处忽然传来一些响声,茨木想了想,向着尽头走去。

走进才发现这里藏了一个楼梯,楼梯被打扫的很干净。茨木顺着走上去,阁楼上有一串巨大的木门,木雕繁复,一看就是值钱的东西。

“茨木童子,我没说错名字吧。”

刚想离开的茨木,却意外地从房间里听到了他的名字。大大咧咧的大妖怪没多想,还准备推门而入问个所以然。接着就听见妖狐颤颤巍巍的声音,几分慌张几分失措。

茨木站在门外,眉头越拧越近,他掐断了几次想冲进去的念头。听完了一小段对话,茨木猜出个大概,但仍然不知道前因后果,可他知道妖狐现在需要他。

听着妖狐渐渐窒息的嗓音,妥协求饶的口气,茨木听的心头一窜火。
“轰——”
价值不菲的木质门铺天盖地般倒下。



“晴明。”
茨木抱着妖狐终于赶在落山之前到了晴明的阴阳寮。

“你来了,红叶今天不在啊。”
安倍晴明站在廊道上说道。

“红叶的事改日再说。暂住几天,不介意吧?”
大妖怪说着就自顾自走到廊道上,不容拒绝的行动非常明显。

“呃…好吧。”晴明有些无奈的答应道,随即注意到茨木怀里的人,准确说是妖怪。耳朵时不时动一下,蓬松的大尾巴缠绕在茨木的手臂上,扫来扫去,却把头死死的埋在茨木胸前,瞧不见脸。

“这位是?”
“哼,妖狐的帐吾明天就找汝算。”
“啊?妖狐?”
“别废话了,先带吾回房。”


“妖狐汝休息吧,吾去找点吃的。”
茨木回到房间,把妖狐轻放在床上,刚准备离开,衣服就被扯住了。

妖狐脸上的惊恐已经缓和了不少,但是眼里还是残留了大部分不安,嘴角还在微微抽动。
“他还会来吗…”
茨木的衣角被拽的更紧了。

茨木咬了咬嘴唇,随后笑着说:“不会了,安心吧,有吾呢。”

茨木站在屋外,微风拂过,夏天的风中还带着黏腻感。他原本以为那个阴阳师最后的话只是一句简单的威胁,没想到这个男人给妖狐带来的影响比自己想象的大太多。妖狐现在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和初见他那股冷漠简直判若两人。

“啧。”
茨木不耐烦的踹了一下柱子,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以前遇到不顺的事,大妖总是想都不想就直接杀人灭口,遇到不爽的事就喝酒,再不过挚友在身边可以出主意。

“你这一脚,我家房子都得垮!”
晴明忽然从背后冒出来,心疼般的说道。

“晴明,是汝当初把他交给那个阴阳师?”
茨木目不转睛的盯着晴明,像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小动作或表情。

只见晴明收起折扇,若有所思的一下一下敲打在手掌,开口说道:
“因为一些事要出远门,我想的只是暂时把妖狐放在他那。毕竟那时他还比较…野?总之需要人照看一下。一个月后我再去接他时,发现他意外很黏那个人。”

晴明发现茨木拧成川字的眉头和眼角暴起的青筋。

“咳…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的。所以我就没接他回来。”

茨木挑了挑眉,“哦,吾先走了。”声音压的极低,但依然掩盖不住那一丝愤怒和冰冷。

“诶诶诶,别做傻事!”晴明大声提醒到。

茨木头也没回,只是摆了摆手。



盛夏的早晨躲着一丝清凉,庭院里安静的只听见潺潺流水的声音。

妖狐早早的就醒来,睁眼便看见阳光从纸窗透进来,稀疏洒在了窗下人的身上。

好熟悉,就如同还在那个房间一样。

茨木听见床边发出的声响,睁开眼便和妖狐来了个四目相对。

他只是笑笑,“醒了?”

或许还没睡醒,妖狐觉得此刻有些恍惚,阳光下的茨木有些耀眼,金瞳,红发乃至全身都闪着薄薄的光芒。

“嗯。”
“今天想干什么?”
“啊?”
妖狐迟疑了,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自己的生活了。

“总之,先去吃早饭吧!”
茨木站起身来抖抖自己的衣服,替妖狐做主。


茨木带着妖狐晃悠在走廊里,妖狐的兽爪还没有恢复,软软的肉垫踩在路上噗嗤噗嗤的响,尾巴有意无意的摇晃着。茨木有想上去抱抱的冲动,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会有如此丢人的一面。

晴明正好迎面走来,刚打个照面,妖狐像是见到鬼般,迅速躲在茨木身后,偷偷拽着茨木的手臂,手指摩擦着指尖的衣料。

“呃…你们早啊!”晴明有些略微尴尬的问候道。
“早,红叶今天在吗?”
茨木不以为然的问着其他事,手里却自然的护住妖狐。

“啊啦,谁找我?”
少女从晴明背后钻出来,绝美的面孔,如瀑布般的长发,笑的很是灿烂。

“这不是茨木吗?好久不见!”

“汝还真是…”
茨木找不到词去形容这个令挚友疯狂的女人。


TBC

评论(5)
热度(40)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