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狐言乱语 贰

> 茨木童子x妖狐
> ooc 私设有 HE
> 隐晦含有 阴阳师(非晴明)x妖狐
> 洁癖慎入 邪教慎入

# 第二章
夜晚来的很快,如往常一样,只是重复着,看不到尽头。

妖狐依然在方台之上,随着婉转悠扬的琴声起舞。舞蹈的动作,他早已烂熟于心,身体先于大脑,每个舞步都已成习惯。

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了这样的日子?
不久前,小生似乎还在随心所欲。不对是一年前吧,过得还真快呢。

妖狐越想越多,眼前的场景梦幻如画,虚无的轮廓,与色彩的块斑。像是跳进了大海的漩涡,在窒息中慢慢淹没所有思绪。

下台后,沸腾的掌声和叫好声接连不断,唯有妖狐置若罔闻,只是急着回房,连撞好几人都不自知。

然而,突如其来的寒意与恐惧油然而生,空气像是跌到了冰点,冷血而又狡诈。
妖狐骤然收起脚步,身体不自觉的怔住。
只有他,只有那个男人。

“大…大人?”
“这么心不在焉?想什么?”
那男人嗓音低沉,话中之意,一目了然。

“对…不起,小生下次不会了。”妖狐连忙弯下腰表达歉意。
男人没了声,只是抬手揉了揉妖狐细软的头发。妖狐想躲开,却又不敢,只是不舒服的哆嗦了一下。
只听见短暂的轻笑声,男人就消失了。



“哟!”茨木大大咧咧地坐在窗台上,手里还拽着一壶酒,“舞跳的可以啊!”

妖狐一推门便看到大妖怪,像把这当自己家的模样,还顺着聊了起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妖狐皱起眉,可内心却如小石子落进湖面,泛起一圈涟漪。

“吾有说过要走吗?”
妖狐一怔,的确没有。

空气中,除了陈旧家具发出的木涩味,还多了一缕血液的腥臭。不仔细,当真谁都发现不了。只不过,妖狐对此很敏感,血的味道浓稠,混杂的腥味极重,看来不止一人。

“味道好大。”妖狐指了指茨木。
“哦,是一些人和小妖的吧。”茨木点点头。
“什么?”声音拔高了一些。
“怎么?”
“村里的人是你杀的?还有山脚下的妖怪?”
“是吾,因为需要恢复的更快。”

茨木瞅了眼自己的断臂,歪着头疑惑地望向妖狐。他做的事,对妖怪来说,太正常不过。更有以此为爱好的妖怪,妖狐不可能不了解。
妖狐低下头,腰间的伤口隐隐作痛。


中午,妖狐被大人叫去。
大人收到了村民的委托,说是莫名其妙的数十人身亡,并且都是失血过多导致身亡。

妖狐作为大人唯一的式神,只能由他去。

妖狐检查完几位村民的尸体后,很确定的判断是妖怪所为。妖怪袭击人类,在人妖共存的时代,是很常见的。一旁哭哭啼啼的老人咒骂个不停,若不是妖狐藏住了真身,估计早就代人受过。

当妖狐走到山脚下时,眼前遍地小妖怪的尸体让他愣了很久。他蹲在其中一只旁边,仔细观察伤口,毫无疑问与那些村民一样,都是失血过多加上妖力枯竭。

妖狐正思索着,忽然背后发出急促的沙沙声,一回头,便见黑影嗖的一下,一只小妖扑来,他连忙拿起扇子甩出一个气刃,并向左侧身躲去。可刚刚在脚边的妖怪,伸出手一把抓住妖狐的脚腕,死死的拽住,地上小妖怪的“尸体”都接连复活起来。

不好!

妖狐深知自己的妖术再精湛,也无法只身一人对抗所有。这些妖怪并没有死掉,只是失血和妖力溃散导致假死。妖狐单枪匹马陷入妖群中,恰似被丢进饥饿的狼群。妖怪丧心病狂般想从他上夺取妖气,来恢复自身的状态。

妖狐被蜂拥而上,团团围住,他只好一次又一次使出狂风刃卷,风化作一道道银光利刃,肆意卷起敌人。虽然最后逃了出来,可还是被伤到不少,最为严重的是腰间被短刀捅出的贯穿伤。


“怎么了?不说话?”茨木问。
“不准备走了吗?”
“暂时没地方去,汝这挺好的。”
“我们不熟吧。”
茨木笑着看向妖狐,说:“处处就熟了。”
妖狐顿了一下,却意外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喂!汝为什么要在这跳舞啊?虽然跳的不错。”
妖狐在屏风后面换着衣服,茨木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传来。
“汝说话啊!”茨木又问了一遍。
“小生是这里大人的式神,大人怎么说小生怎么做。”
“哦。”

妖怪投靠阴阳师成为式神很常见,这是个非常流行的自保方法,很多小妖怪都会寻求这样,而得到一定的庇护。但像茨木这样的大妖怪自然是非常不屑。

接着他冷哼一声,“就这样轻易做了人类的傀儡,放弃了吗?”
妖狐停下动作,脑海深处大人的模样一闪而过。

放弃…

指什么?

转瞬即逝的一年,妖狐放弃了太多。这世间又有多少妖怪不是为了生存而在苟且,大妖怪还真是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妖狐走出来,转向茨木,好久才说出一句话。
“小生只是身不由己。”



隔天,妖狐两眼放空,坐在床上寻思着早上的事。

“妖狐,两天之内,找出犯人。”阴阳师,也是妖狐口中的大人。
妖狐不抬头,也不语。

阴阳师伸手,顺着妖狐削瘦脸庞,指尖擦过,最后停在下颚,轻轻挑起。
他眯起眼,带着笑意故意问道:“怎么?办不到?”
那副神情像是看透了一般,但面具着着实实遮住妖狐的整个脸蛋。
“不,不会,小生尽力。”妖狐只好应答。

砰砰。
房间的木门被敲的声响,妖狐一个惊醒,才慢慢回过神来。
“妖狐,村里又死人了,去处理一下吧。”
阴阳师只是隔着门说道。
妖狐连忙答应后,从窗户往山脚赶去。


这次妖狐算是有备而来,先躲在一旁的树后探查,眼前的景象与昨日无二般。虽说是第二次见了,但还是小小的惊到了妖狐。这漫山遍野的“尸体”,有的横躺在地上,有的倒栽在树旁,似乎数量上比昨日还多,这情景只怕是在大战之后才能碰见。

妖狐算着时间,也没犹豫,乘着这些妖怪还没恢复,闯进去,杀个片甲不留。

午后的阳光褪去了那份正午的炙热,却添了几分悠闲和清凉。山脚却不似这般,接连不断的妖怪化作缕缕妖瘴,星星点点,随风飘散。黑压压的一片瘴气笼罩在半空中,无数道无形的利刃闪过,混合着飞扬的血滴。

气刃,狂风刃卷
妖狐手中的折扇,破开空气,指引啸风。

虽然没有像昨天那般身受重伤,但磕磕绊绊,还是多了不少伤口。回到房间后,熟练的清理一番,就开始为晚上的跳舞做准备。

妖狐站在方台幕帘的后面,心里还在想山脚一事。

茨木童子就是犯人。
这个不争的事实,让妖狐纠结又害怕。

忽然,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转过身来,就撞上了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脸。
“过了今晚,就只有一天了。”
“小生知道。”
“抓紧时间哦。”
阴阳师又随意问了几句后,带着笑意离开,留下独自冒着冷汗的妖狐。


匆匆表演结束之后,妖狐就立马钻回了房,身上的疼痛让他今日出了几回错,原本带伤表演也算是经历过好几次。
只是这次,脑子里挥之不去那阴阳师的笑脸,眼睛弯弯,嘴角上扬的弧度。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又诡异。

妖狐没顾及又重新渗血的伤口,换好衣服,等在窗前。
不久,茨木总算是迟迟归来,屋外的银月透过密不遮蔽的云,悉数的撒下惨淡的月光。妖狐闻到茨木身上的血腥味又重了一番。

“等吾呢?”茨木一回来,便看见窗前的妖狐,顺势着从窗户翻进去。
“嗯。”妖狐点点头。

茨木心里一惊,虽然脸上依然波澜不惊。妖狐对自己的态度可谓是很明显了,说是毫无兴趣也不为过。自己只是随意打声招呼,没想到妖狐是真的有事找他。

“什么事?”
“你像这样找回妖力…还要多久?”
“大概两天吧,怎么?”
“可以别用这种方式吗?休息一周,妖力自然也会恢复吧。”妖狐说这话时,语气较以前和气不少,手也不自然的握在身前。

茨木大笑:“汝怎回事?看他们可怜吗?吾没有直接杀死他们!” 作为大妖,他完全没有在意过小妖的生命。

妖狐叹了口气:“你没有杀死他们,是因为可以引来新的妖怪,这样数量比前一日更多。”
“汝到底想说什么?”
“小生的主人在查犯人,但小生知道与你为敌必然讨不到好处,算是和解吧。”

“哦?”茨木歪了歪头,站起来笑着靠近妖狐:“那汝拿什么和吾换?”

妖狐愣住了,因为他完全忘了这一事。

他想着茨木看起来挺大方豪迈,自己提一下,茨木应该会答应。毕竟也不亏,只是恢复速度变慢,况且自己也在帮他处理伤口。

小生还真是越来越天真了…

茨木看了眼妖狐因不知所措而僵住的身体,笑出声:“哈哈,汝还真是有趣。逗汝玩的!不过这事放在以往,吾会答应。但现在不行。”

茨木收起笑容,还没等妖狐反应过来,接着说:“七日之内,吾必须取回手臂。晴明那个可恶的东西,告诉那个男人要行七日的物忌。倘若物忌一过,吾拿不回断臂,妖力将全失。”
“晴…明?”
“嗯,怎么?” 茨木瞥见了妖狐嘴角抽搐了一下。
“没…没什么。”

妖狐意识到,事情已经黔驴技穷。接下来两天,他依然要去山脚解决那些妖怪,然后挂着满身伤回来继续跳舞。若告知大人,茨木就是犯人,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与茨木斗上几番,死都是有可能。若不告诉…

脑子嗡的一下,男人的笑脸,接着,那间冰凉的地下室,粗过小腿的铁链,那个生不如死的边缘体验。

妖狐咽了咽口水,身体打着寒战,背上的汗已侵湿了衣物一大片。

一个大胆的念头窜了上来。

是沙漠里的绿洲?亦或是海市蜃楼。

妖狐顿了顿,试探般轻声说:“小生还有个两全其美的方法…要不试一试?”
“嗯?”
“小生给你妖力,你就不要再去山脚了。”

茨木的脸上停留了一秒的惊讶,随后又饶有兴趣般慢慢说:“两全其美?汝从中讨不到任何好处吧。”

“小生指的大人那边好交差。”
“哼,汝很忠心嘛,为了他,不惜这样?”茨木上下扫了眼妖狐。

妖狐捏了捏衣袖,压住声音问:“答应吗?”
“当然,求之不得。”

茨木一把揽过妖狐的腰,贴在耳边低语。
“汝的妖力可比那些妖怪大到不知道多少。”

瞳孔闪烁着光芒,还一丝不知为何的焦躁。


TBC

评论(6)
热度(48)

西北

吃我安利(x

© 西北 | Powered by LOFTER